864 安全过波斯湾就能挣2倍利润,可能么? - 重生军工子弟

864 安全过波斯湾就能挣2倍利润,可能么?

“将军,这是在充分考虑石油从波斯湾运出来的风险,以及运输到我们国内的成本。另外,还得考虑贵国每天可以给多少原油。”谢凯慢条斯理地说到,“如果可以,只要你们运输出阿曼湾,哪怕进入到巴基斯坦的海域,我们可以同意贵国的价格。” “做梦!”易卜拉欣跳了起来。 要是波斯人知道是伊拉克人自己在运输石油,倾家荡产都的把他们的油轮给击沉。 “这不是做梦,事实就是如此。将军,除非您能改变总统的决定,停止跟波斯人的袭船战。”谢凯说到,“运输不出来,你们再多的石油都白搭,能运输出来,那风险也不知道有多高。” 伊拉克人跟波斯人,那都是逮着谁的货船就袭击谁的货船。 波斯湾现在让全球经济都面临崩溃。 欧美因为担心苏联鱼死网破,利用全球战争来解决他们国内严重的经济问题,护航舰队到现在都没有派出来。 哪怕南北也门已经干起来了。 “我们可以一天提供100万桶原油!”易卜拉欣说到,“谢凯,你的价格太低,没有诚意。现在我们的经费也非常紧张,你是知道的。” “11美元。”谢凯的底价,并不是不能变动的。 还留了足足2美元的差价呢。 要不是觉得要求8美元一桶实在是太过分了,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一开始,就会给这个价格。 反正慢慢谈吧。 他着实没时间跟伊拉克人慢慢磨价格,大家都很忙。 “最低16。”易卜拉欣也有底价的。 能多要一美元,那可是数千万美元。 “将军,这价格太高了。把风险算进去,再抛开运输成本,就没有多少利润。”谢凯再次提醒易卜拉欣,“更何况,这些石油,应该都不在欧佩克的配额之中吧?” 不在配额中,除非能找到买家。 伊拉克人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往外运输石油,超过配额太多,会打压国际石油价格,何况目前他们的石油,都是通过输油管道从土耳其出口。 易卜拉欣有些尴尬。 确实是如同谢凯说的,这些石油都不在配额中,要想增产,得欧佩克同意。 伊拉克现在欠着中东各个产油大国大量债务,这些债务都是用石油出口配额换取的。 反正平时跟波斯人打仗,特别是南部重镇巴士拉旁边最大的产油区拜祖尔油田不断被轰炸,没法生产,这就使得他们有配额也用不上…… “15美元,不能再低了。”易卜拉欣也不去解释什么,再降低1美元的价格。 “12美元。将军,如果你们觉得可以接受这个价格,就签合同。每天供应100万桶。这些石油在支付完成预付款的钱之后,如果还觉得可以合作,咱们可以再谈。”谢凯并不想去签太多的合同。 易卜拉欣根本就不同意这个价格。 太低了。 他又拿国际市场价格来说事儿,却被谢凯鄙视了一番。 真的能卖到国际市场的价格,伊拉克人就不会这样跟谢凯谈了。 “将军,这些石油,我们也不可能按照国家价格出售。为了尽快卖出去,还必须得低于市场价格,否则,几千万桶原油流入国际市场,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的。”谢凯知道伊拉克人现在的经费已经非常紧张了,不可能给出太高的价格。 他相信伊拉克人的底价没有那么高。 傻大木跟不少国家关系保持不错,关键是现在石油没法从波斯湾运出来。 “你们跟波斯国内的关系不错,还有着交易,他们不会袭击中国商船的。”易卜拉欣不满意谢凯把价格给压这么低。 “我们根本就没有超大型远洋商船进入到波斯湾!”谢凯心中不是个滋味。 两伊战争进入袭船战阶段,中国没有一艘船被炸沉,不是因为跟波斯还有伊拉克关系好,而是中国没有几艘大型远洋货轮。 唯独一艘被炸的“海上巨人”号,勉强算是跟中国有点关系,因为香港是中国领土,关键这时候还没有被收回来呢。 即使中国有大型远洋货轮进入到波斯湾,目前没有远洋舰队的情况下,中国海军也没有能力护航。 所以,对于交战的双方,中国一直都是呼吁和平解决。 “将军,无论是你们还是波斯人,都是赶大货船跟油轮炸,国际油价上涨到这样的程度,你们居功至伟。而且目前国际上大型油轮进入波斯湾,不管是运输你们的货物或原油,还是运输波斯人的,都会面临严重危险……” 对于波斯湾的那点事儿,地球人都知道。 波斯人不仅轰炸伊拉克籍商船,帮伊拉克人运输的商船也得挨炸,比如科威特等国,都在波斯人的袭击名单上。 伊拉克人同样也是如此。 历史上,甚至在美国人开始护航后,伊拉克人的幻影f1发射两枚飞鱼反舰导弹,让美国斯塔克号导弹护卫舰严重受创,37人死亡,最终伊拉克人说是误炸,美国人也没有追究。 具体情况如何,当事人比谁都明了。 就是为了保持石油价格! 连美国的军舰都敢炸呢。 谢凯现在倒不怕伊拉克人敢炸他们的油轮,同样也不担心波斯人敢炸,到时候,谁炸了就让谁赔偿。 现在得达成协议。 “所以,12美元,已经非常高了。要不然,你们支付现金!”谢凯咬死12美元不松口。 易卜拉欣甚至把价格降低到14美元,谢凯都不同意。 “谢凯,要不这样,我们各自退让一步,13美元,就按照这个签合同,不管运输到什么地方,2~3美元一桶的运输成本,已经非常高了。”易卜拉欣说到。 这比他们的底价还低了1美元。 他了解谢凯的性格,又怕影响到双方之间武器交易,也就没有如同国际上几美分几美分地谈价格。 谢凯看了易卜拉欣很久,也知道这是伊拉克人的底线,还得去寻找买家跟运输公司,这一切都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时间越长,利润就会越少。 美国人现在因为意外尚未开始护航,即使护航,也会因为波斯人跟美国的敌对关系而无法短期内让石油价格回落。 全球股灾,石油价格没有可能还会高企的。 “好!”谢凯也懒得多说,“不过将军,这估计需要您跟郑主任他们谈。” 谢凯必须尽快出去。 易卜拉欣也知道,谢凯不会跟他们签合同,反正跟他谈的管用,那就行了。 “莫齐,你跟谭哥问问,他有没有认识拥有大型远洋油轮的公司。”谢凯出来还没向郑宇成他们汇报这事儿,就让莫齐跟谭林联系。 谭林原本就是做进出口贸易的,现在更是成立了一家远洋运输公司,为的就是把国内生产的设备运输到坦桑尼亚,再从坦桑尼亚把精矿石运输回来。 “他手中没有油轮啊。”莫齐也逐渐掌握了谢凯手中可以利用的资源。 谭林原来都是搞走私的,现在有远洋运输公司,也不过是为了运输非洲的资源。 “他没有油轮,有关系。”谢凯没有解释,“你跟他联系,新加坡那边他的路子也比较野,最好是让他跟我们一起去。” 新加坡那边,谢凯还真的没有多少的路子。 政府跟那边关系也不是太好,哪怕新加坡也是华人国家,那些人都是跟着欧美国家混的。 “13亿美元?哪怕给3美元一桶的运费,也都能有两倍利润啊!”郑宇成口水都流下来了,“我们可以多搞十亿美元的利润!” 老家伙的心脏激动得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想太多了。虽然是这个价格,抛开各种成本,每桶能有20美元的利润,也算烧高香了。”谢凯看着郑宇成,哭笑不得,“不可能用国际石油价格来交易。我们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把这批原油运输出来,甚至卖出去。” “国际价格在那里啊!” “这些都不是欧佩克计划内的产量。无论是沙特,还是科威特,甚至是苏联,各个产油大国,都在拼命提高石油产量。”谢凯解释着,“如果不是因为两伊战争爆发,伊拉克跟伊朗两个产油大国的石油产量锐减,国际石油价格也不会这样高。” 投资油田,增加产量的事儿,不是今天开始明天就能见到效益的。 油田的建设周期可不短。 机会只有这一次,就看是否可以把握住。 “你打算多少价格把这批石油卖出去?”汪贵林问谢凯。 “35~36美元。”谢凯说到,“一共3660万桶,一天百万桶,也得一个多月时间。何况前期我们根本就没有可能一天就运走上百万桶原油。” 谢凯很着急。 “我们一天能运走50万桶,都不容易。国内没有多少大型油轮。”汪贵林最担心的是这个。 “这种事儿,根本就不能用我们国内的油轮。甚至,我们都不需要自己运输!”谢凯说到,“需要做的,就是安全从伊拉克的港口把石油运输出来,过了阿曼湾,钱就算到手了。” “这么容易?”郑宇成不相信,“要是真的有这么容易,凭什么我们挣2倍的利润?”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