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 惊动世界船王的高昂运输价格(97/100) - 重生军工子弟

865 惊动世界船王的高昂运输价格(97/100)

“不凭什么,就凭我们能让石油安全地运输出来。”谢凯说到。 “波斯人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尤其是现在我们拒绝了向他们出口地红旗-2型导弹的技术,波斯人怀恨在心,炸我们油轮也正常。”汪贵林提醒谢凯。 别太乐观了。 谢凯不以为意,他既然准备去波斯一趟,自然也就不是没有想法的。 “人到了吗?翻译,书记员,这些都不能少。”谢凯转移了话题,“我今晚就走。” “这么急?” “伊拉克人的合同签订是你们的事儿,我们必须尽快准备好油轮,从波斯湾到新加坡,巨型油轮需要的时间可不短,至少得组织超过五十艘十万吨以上的巨型油轮来运输,越多越好。” 现在谢凯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感觉。 甚至,都让他没时间去关注欧美股灾什么时候爆发了。 要寻找到卖家,还必须得找到足够的油轮,甚至还得跟伊朗人沟通好,不然他们炸了运输自己的油轮,就没有意思了。 “你准备让油轮悬挂我们的国旗?”郑宇成也知道时间紧张,“这事情没法这样干,本来跟我们国家没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欧美那些不要脸的又有理由胡乱指责咱们政府支持波斯人。” “如果巴基斯坦人参与进来呢?或者别的国家呢?反正只要他们不攻击,就行了。”谢凯自然清楚。 肯定不会去悬挂中国国旗不是? 甚至,可以不用悬挂任何国家的国旗,只要有个认识的标志就行。 “让河蟹佣兵团去呗。”汪贵林随口提了一句,“他们不是也承担国际安保业务么?这样也能给他们输送一些经费。” 谢凯眼神亮了起来。 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 这种事儿,就适合给雇佣兵来干。 “廖东还在沙特,过去可以跟他们沟通一下。”这钱送得合理不是? 哪怕一桶石油给一美元的安保费,只要全部运输出来,这也就变得物超所值了。 “飞机晚上8点到,人员都配备齐了,翻译什么的你可以不用理会,合同什么的,你谈好了,按照现在的模式,告诉他们怎么准备就好。”郑宇成出去了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谢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谭林接到莫齐的电话,纠结无比,现在他可是有笔大生意要搞,从苏联境内弄一些技术资料回来呢。 “谭哥,要不我去?”毛文峰现在是紧抱谭林那粗壮的大腿,能力不错的他,也被谭林依为左膀右臂。 “这事儿还是我去,老毛子那边你盯着点。虽然有郑权的路子,但是他的侧重点不同。”谭林摇头,“苏联人需要数控设备,他们不敢搞太多幺蛾子。新加坡那边应该很重要。” 如果不重要,谢凯绝对不会找谭林。 毛文峰即使不愿意,也没办法。 谢凯的大腿,比谭林还粗,平时根本就接触不到。 这倒不是他想要背叛谭林,而是想要跟谢凯搞好关系,更熟悉一些。 “马上给我订去蓉城的机票……” “谭哥,现在哪里有去蓉城的飞机……”助手为难了。 “没有就包机!”谭林不知道谢凯又要去新加坡干什么,而且还是让他联系巨型油轮,这玩意儿,利润绝对不会小。到时候要是可以插一脚进去,利润绝对不会少。 包趟飞机能多少钱? 载着谭林的飞机,直到八点十多分才在蓉城机场降落。 飞机还在滑行过程中,谭林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运十,也没有出去,就往运十而去。 “谭哥,怎么到蓉城了?”谢凯正要上飞机,见谭林过来,有些诧异。 没有手机的时代,联系可不容易。 “这不是为了省趟机票钱嘛。”谭林笑着说到。 谢凯看到那架飞机只有谭林一个人下来,也不说破,心中感激,这欠了对方一份人情。 “你们不是不搞石油?怎么需要巨型油轮了?”在上了飞机后,谭林也没有关注太多飞机上的人,而是小声问谢凯,“香江那边的四大船王,都有联系。” “哦?”谢凯有些惊喜,“短期内可以弄来多少油轮?我手中有一批原油,需要寻找买主跟运输的油轮。” 谢凯对香江的运输业并不熟悉。 他平时根本就没有关注这些。 “世界运输业排名第一跟第二的都在香江。”对于香江的船王,谭林非常熟悉。“不过目前最适合合作的就是董家,从进入八十年代开始,董家的东方公司不断采购大型货船,虽然世界第一的位置被包家的环球公司挤占……” “董家的海上巨人号?他们不是在帮助伊朗运输石油?”谢凯只知道海上巨人号。 毕竟这玩意儿占据世界第一的位置不少年,而且运输能力十分强悍,一次装满,就可以装载56.6万吨的原油。 在这艘船被伊拉克人击沉后,世界上再也没有出现过载油量如此庞大的超级油轮。 这是一艘全球唯一载重56.6万吨的超级油轮,全长458.45米,宽68米,一次可以运输410万吨的原油。 问题是他们的船,运输的是波斯人的原油。 “确实是跟波斯人签了运输合同,不过现在波斯湾那边,双方都在炸对方的油轮……”谭林说到,“你能解决这问题?” 谢凯看着谭林,笑着没有说话,“我手中有3660万桶原油,需要在两个月内运输出来。” 谭林瞪大了眼睛。 这么多的原油! “波斯人的?” “不,伊拉克人的。”谢凯说到,“所以必须找到足够多的大型油轮。” “今晚先去香江?”谭林嗓子发干。 虽然他猜测谢凯手中的原油不少,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不,直接去新加坡。不过这之前可以跟那边联系,询问一下他们有没有兴趣。”谢凯说到。 飞机还没有起飞。 “去新加坡找买家?”谭林问谢凯,“运费怎么算?目前波斯湾的运输费用很高。” 风险大,利润自然就高。 “我会想办法解决风险,运输伊拉克人的石油,至少,伊拉克人不会袭击。至于波斯人,我会搞定他们!”谢凯的语气很肯定,“告诉运输公司,从波斯湾运输出来,一桶原油1.5美元。” “这么高?”谭林都心动了。“不是没有风险?” “得快!如果有公司可以在40天内全部运输出来,价格可以给到2美元!”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谢凯现在的想法很简单,能更快地运输出来,多运多少,都是钱。 距离美国股灾的时间越来越近。 之前他还盼着股灾提前到来,他才好收割,赚自己的小钱钱。 可现在,晚一天,就意味着404可以多收获好几百万美元。 “这样的价格,估计所有的运输公司都得动心。”谭林说到,“让飞机先不急着起飞,我下去打个电话,让人去找环球公司跟东方公司。” 世界第一跟第二的远洋运输公司,都是在香江。 这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是华人,哪怕现在香江尚未收回来,这些民族企业家,对于国内的事业依然是非常支持的。 谭林打了电话后,再次回到飞机上,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他没有给谢凯说,他跟东方公司以及环球公司的关系,没有谢凯想象的那么好,人家都是国际富豪,他连老板人都没见过。 “2美元一桶的运输价格?这是在开玩笑?”东方海外航运公司业务部主任林一阳正要下班,接到手下的消息,顿时觉得手下加班加糊涂了。 “老板,确实是这样的,具体情况对方没有透露。现在环球公司应该也接到了同样的消息。”手下肯定地回答,“消息是跟我们有很多业务往来的盛华公司老板亲自传来的。” “我先向董事会汇报。”林一阳心脏猛地一跳。 老董事长从收购海上巨人号后,由于过分看好船运业务,公司不断订购新的各种巨型轮船,使得东方海外航运公司的外债高达200亿港币。 为此,公司董事会经过多次讨论做出决定,把81年才下水,全球最大的油轮海上巨人号从加勒比海域调集到波斯湾运输石油,只因为目前波斯湾区域的袭船战让整个航道风险很大。 风险大,运费自然就高。 即使高,也没有这样高啊! 2美元一桶的运输价格,海上巨人号哪怕只运输一次,也能挣820万美元的运费! 抛开运输成本,也是超过700万美元的毛利润。 “真的有这样的好事?”世界船王在自己家里接到公司汇报来的紧急情况,“全球的能源公司在运输费用上一直都把价格压得很死。” 了解了情况后,同样也是感觉到疑惑。 “是的,爵士。这次最低数额3660万桶,如果有公司能在40天内运输完成,每桶运费2美元。”手下肯定地说到,“对方并没有介绍详细情况,不过保证可以搞定交战的双方,避免运输的油轮遭到袭击。” “现在我已经退休了,这事儿让苏海文自己决定吧。”船王考虑了一阵后,才开口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