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各自纠结的原油买卖双方 - 重生军工子弟

866 各自纠结的原油买卖双方

“爵士……”手下还想说什么,却被船王给瞪了一眼。 “作为全球最大的船运公司,如果连这点眼光都没有,能行吗?”船王严厉地说到,“告诉他,这次的业务虽然不是很大,风险与机遇并存。如何抉择,就看他自己,我不干涉。另外,安排人调查这批原油的主人。” 手下领命而去。 “这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啊!”船王嘴角带着笑意,慢慢陷入了沉思。 给出这样的运输价格,显然这批石油不是原本的能源公司拥有的。 “等一下!”手下已经快要出门了,船王叫住了他,“那边的人在什么地方?” 手下疑惑,不明白船王什么意思。 “安排一下,让他来见我。”船王还真想见一见对方。 手下摇头,“爵士,对方去了新加坡。而且并不是要求租赁我们的油轮,而是只给运费,只负责安全,不管其他……” 船王皱起了眉头。 他手下的航运业务,大多数都是环球公司买船,然后租赁给需要的公司,签订长期租赁合同,每月收取租金的。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可有人把消息汇报给了他,甚至手下还非常重视地把消息汇报给自己。 “对方不了解情况?” “了解。现在我们手中还有二十多条油轮没有租出去……大部分都是之前租借给新加坡石油公司的油轮,租赁公司不再续租……”助手解释着。 他们手中的油轮,大多数都是从事从波斯湾往亚洲区域运输原油的任务。 “苏海文在干什么?”船王终于明白为什么助手会告诉自己这事儿了。 二十多条油轮全部闲置起来,他却不知道。 “爵士,目前世界经济发展都很缓慢,我们还不断在面对着越来越多的竞争者……” “知道了。”船王压制着火气,“安排一下,咱们去新加坡瞧瞧。” “爵士,这不合适吧?”助手问道。 船王不说话,助手站了几秒钟,急忙转身出去安排了。 “谢凯,真的能搞定他们吗?要不我们租赁一些油轮自己运输?”谭林问着谢凯,“环球公司之前租给新加坡的二十多条十万吨以上的油轮,咱们去租来自己运输?” “你要接这个,也可以啊。”谢凯看着谭林。 谭林的洞察力挺敏锐的。 只不过,如果没法跟炼油企业谈好,这还真不是个事儿。 两伊战争打不了多久了。 而且国际原油价格会在世界经济下行的时候降低。 “还是算了。你就这批原油……”谭林最终叹了口气,“新加坡那边,具体情况得到了才能知道。” “总比我什么都不熟悉,两眼一抹黑要好很多。” 张蕊从接到谭林的电话后,就愁眉不展。 打了不少电话,都没有谁跟新加坡三大石油公司的高层有关系。 谭林表达得非常明白,要三大石油公司的高层。 “尽给老娘找麻烦!找运输公司的人还行,现在哪里去找石油公司的高层?那些混蛋估计正发愁到什么地方去搞石油呢!”张蕊放下电话,有些冒火。“这混蛋,现在是越来越难斥候!” 她在新加坡待了很多年,一直都是帮谭林打理一些运输上的事儿。 平时根本就不跟能源系统的人打交道。 “看来,只能问问他们运输部门的人有没有渠道了,没有,就让他自己找关系去!”张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她是不想打这个电话的,因为那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看她的眼神,总是那么不正常。 最终,还是咬牙拨打了那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听到里面还有些喘息的问话,“什么事?” “黄部长,我是张蕊……”张蕊心中暗骂那老王八蛋,脸上厌恶无比,却不得不用高兴的语气。 “你们要搞石油?现在情况你也知道的,三家炼油公司的开工率都不足,缺乏原油……当然,如果要搞,也不是没有办法,这样吧,一会儿你来我家里好好谈谈?”电话另外一头的声音越来越轻快。 张蕊直接挂掉了电话。 “老不死的,也不怕自己马上风,死在女人肚皮上!”张蕊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可这事儿,她做不到。 一看时间,谭林快到了。 赶紧梳洗化妆,然后开车去机场,一路上,都在琢磨如何跟谭林交代。 “谭哥,他怎么来了?身边这阵仗很不小啊!”张蕊开始还在奇怪,为什么谭林让她订那么多房间。 谭林笑了笑,“为他的事情来的。” “他谁呀!”一想到是为谢凯这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张蕊越想越委屈,亏得没有去,“你知道不知道,就为了跟几家石油公司的高层搭上线,姓黄那老王八蛋让我去他家!” “什么?”谭林也火了。 敢动自己的女人。 “激动个屁,老娘还没去呢。找了一圈,就那老王八蛋认识……你说你们这时候搞什么石油?现在无数油轮停在港口等着运油!”张蕊翻着白眼说到。 新加坡是靠着中转贸易发家的,虽然没有一滴油,但是却是世界三大炼油中心。 缺少原油,对于整个国家的炼油产业造成的影响都不低。 而且新加坡的原油来源,又没有纽约跟鹿特丹那样多。 从墨西哥湾跟加勒比海运油,那运输成本都够得他们受! “我们不买油,卖油。那老家伙如果再敢打你主意,老子弄死他。对了,这次你跟我回去,这么多年,该给你个交代了。”谭林语气一开始很激动,很快变得温柔起来。 “算了吧,从决定跟你那天开始,我就放弃了这想法。”张蕊幽幽地说到,“你能拗过家里?” “以前不能,现在可以。谢凯能帮忙,他现在可是红人。”谭林没有透露更多。 “小心!”张蕊有些不相信,一时间失神,车子想着旁边的绿化带撞去,吓得谭林急忙扶正方向盘。 “他究竟什么身份?”张蕊惊魂未定,把车停在路边,让谭林来开。“凭什么可以改变那些顽固老头子的看法?” “你不要问那么多,知道的越多越不是好事儿。”谭林摇头。 谢凯的身份,没法告诉张蕊。 “对了,卖油?哪里来的油?难道他个人有油井?我可是听人说过,现在大陆有不少人投资油井。”张蕊问道。 谭林苦笑。 一口油井一天能生产多少石油? 哪怕是一个大型油田,生产几千万桶,都不是短时间的事儿。 “中东的。所以,根本不用找关系,只要有人能把话传递过去,别说三大石油公司,哪怕是新加坡的石油部长,都得主动找过来。”谭林说到。 “中东的油,谁都可以买,问题运不出来啊。”张蕊无语。 新加坡的各大媒体,天天都在介绍两伊战争,天天都在骂两个混蛋国家,就是因为他们相互攻击各自运输石油跟货物的商船与油轮,那边的油轮,大部分都是往新加坡运油的船。 于是,新加坡石油缺口将近一半! 整个新加坡都缺油。 新加坡的石油产业被三大石油公司掌控着,壳牌、埃克森美孚以及新加坡石油公司。当然,还有一些小型石油公司,从69年新加坡石油公司成立后,冶炼能力一直在增长。 不过这次,这家年轻的石油公司却因为缺乏原油而使得整个公司的业务萎缩不少,没法跟壳牌以及埃克森美孚等公司竞争。 老牌跨国公司有着丰富的石油来源。 “我们现在每天的原油不足20万桶,壳牌跟埃克森美孚不断抢我们的订单……”新加坡石油公司内部,正在进行着一场持续了数个小时的会议。 议题就一个原油。 “目前在波斯湾,亚洲的船队被击沉的数量是最多的。”采购部经理赵临臣汇报着情况,“其他两家公司的炼油厂也受到影响,但是没有我们的影响这么大。” 老牌公司的各种实力都不是他们可以比的。 “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怕用更高的价格,都必须获得足够的原油。”最终,董事会得出这样一个结果。 然后,压力就到了赵临臣身上。 作为采购部负责人,搞不到原油,让整个公司运转持续不下去,他的能力自然让人会质疑。 “经理,我们怎么办?现在不是没有原油,而是运输公司都不愿意进入波斯湾,哪怕是提高运输价格,他们也不愿意。”杨嘉延作为采购部副经理,之前还想着把赵临臣挤下去。 可现在,却没有了任何心思。 不是缺油,而是缺乏运输石油的胆量。 伊拉克跟波斯人都在炸油轮。 不仅连对手的都炸,就连沙特跟科威特,巴林这些国家的也炸。 “美国还没有做出派护航舰队的决定吗?”赵临臣问道。 手下都是摇头。 美国的护航舰队如果进入了波斯湾,那么,这些都不是问题了。 “现在上哪里去找足够的原油?” “约各大运输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他们,我们可以把原油运输价格提高到1美元,如果有哪家公司可以帮我们每天搞十万桶以上的原油,每桶再增加20美分的奖励!”赵临臣无奈,只能继续提高运输价格,期待解决这问题,“另外,跟环球公司及东方公司的负责人约一下,不行我们就自己租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