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一个月3660万桶原油,吃得下么 - 重生军工子弟

867 一个月3660万桶原油,吃得下么

“经理,要是我们租船,那损失将会更大!”杨嘉延急了。 这是开什么玩笑? 原本找运输公司,就是为了把风险给转嫁出去,现在倒好,赵临臣居然要租船去自己运油。 不管是运输伊拉克的原油,还是伊朗的原油,他们的船,都脱离不了被炸的命运。 沙特的原油? 都是被欧美石油公司给把持着,他们目前每天几万桶的原油,大部分都是从红海运输回来的。 “难道你有别的办法?在没有运输公司愿意的情况下,除了我们自己组建运输公司!”赵临臣也不想这样,“我们的原油大部分都是从波斯湾运输回来。如果从加勒比海跟墨西哥湾运回来,成本就会让我们的竞争力大幅下降。” 新加坡石油公司的采购部门跟董事们为难的时候,谢凯在了解到这边情况后,同样也是非常为难。 对方需要大量原油,他现在却没有办法跟对方搭上线。 “这样吧,明天早上直接去找他们公司的人,不用通过别的渠道。”谢凯想了想,给态度好转很多的张蕊说到,“本来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这样大规模的交易,也不可能完全保密。” “谢总,现在不是有没有原油的问题。新加坡石油公司不是缺乏原油,而是缺乏把原油运出波斯湾跟阿曼湾的渠道。”张蕊看着谢凯,情况已经介绍得非常明白了。 “就告诉他们,我们有能力安全运输出来。而且价格比国际上低很多。”谢凯自然清楚这事情。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用国际原油价格跟用户交易。 在这样的情况下,完全可以用更高的价格跟炼油公司交易。 张蕊还想说什么,却被谭林阻止了。 “他分明是不知道情况。” “没搞清楚情况的是你。他有能力把原油安全运输出来。”谭林摇了摇头,“干脆也别回你家了,今晚就住这边得了。” 说完就拉着张蕊往他房间走去,张蕊倒也不反对。 “我们不自己去吗?”莫齐猜不透谢凯的想法,这种事儿,自己去谈,更合适。“谭林的贸易公司加入进来,每桶一美元的佣金,这也是好几千万美元。” 谢凯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出面反而不合适。” 这些原油本来就是军火交易的,必须通过多方中转,让人难以查清楚状况,更何况,谭林手中注册的皮包公司不少,专门用来干这些事儿的。 几千万的佣金,并没有什么不合适。 第二天一大早,谭林就带着张蕊两人到了新加坡石油公司。 前台小姐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上的包。 “麻烦找一下你们采购部门的负责人,我有一笔大生意想要跟贵公司谈。” “请问您有预约吗?”漂亮的前台小姐看着谭林,怎么都不像是来谈大业务的,如果不是他身边跟着的张蕊穿着打扮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她非得叫人把谭林轰出去。 谭林摇头。 有预约至于这样么? “那请问您是运输公司的负责人?你们公司有多少油轮?如果有油轮,可以直接把原油运到我们的码头……”总有很多小船主有着冒险的心思,这种小船主跟小运输公司,那点运油量,根本就没法满足公司的需要。 “不是!”谭林有些火了。 “不是您来愁什么热闹?”前台也火了,总有些人闲的没事儿干。 大清早的跑来找麻烦。 赵临臣昨晚几乎一夜没睡,今天约了好几家运输公司的负责人一起谈事儿。 就连东方海外公司跟环球公司这两家世界上最大的两家航运公司都会参加。 琢磨着如何跟这些运输公司谈判,知道他们的处境,运输公司的价格,将会让他们难以承受…… “怎么了?”赵临臣皱着眉头走过去,又是小船运公司? “赵总,这人没有预约,想要见您……”前台小姐急忙解释。 这种事情发生的不少。 赵临臣看着谭林,“如果你们希望获得我们公司的运输合同,请直接找我们相关部门……” “我不要你们的运输合同,手中有一批原油,不知道你们有兴趣没有,远低于国际价格。”谭林说到。 赵临臣不由乐了。 走私的原油? 这能有多少? “没兴趣。”如果是别的时候,赵临臣还会问问对方手中有多少。 几万桶原油,能如何? 还是走私的,要是来源有着太大的问题,这会给他们公司带来很大的麻烦。 “我们有办法安全把原油从波斯湾运出来。”谭林见对方要走,也不管对方是管什么的总经理,直接开口说到。 赵临臣停下了脚步,一脸严肃地看着谭林,“真有能力?” 前台小姐则是笑了,倒是也没有出言,只是觉得心中好笑。 波斯人跟全世界为敌,伊拉克人的战机也是乱炸运输伊朗原油跟货物的商船油轮。 “没有的话,会来这里?当然,我们的能力,只够把我们自己的原油运出来。”谭林说到。 “请跟我到办公室谈。”赵临臣不管真假,总觉得先谈谈没错。 从对方的口音中,他就听出了对方来自中国大陆,也许真的有办法。 “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办法把原油安全运输出波斯湾,如果方案可行,我们的原油可以都交给你们运输。”赵临臣在办公室里给两人泡好茶,直接开门见山。“每桶的运输价格,可以提高到80美分。” 眼前的情况,没时间给他浪费。 “我们不是运输公司。”谭林笑了,真特么的抠门。 没瞧见,谢凯都愿意给2~3美元的高价来给运输公司? 赵临臣需眯着眼,看着谭林,没有开口,而是等他自己继续解释。 “伊拉克的原油,数量很大,就怕你们吃不下。”谭林也没有过多解释,“如果你们能吞下,我们可以在运输出阿曼湾后进行交割。” 运出阿曼湾,通过印度洋就能进入到马六甲海峡,沿途没有任何的风险。 当然,整个航程超过6000公里,20万吨以上的大型油轮,经济航速一般都是在12~16节,哪怕是以16节最快的速度航行,航行速度也不过才29.6公里每小时,跑完全程,需要超过203个小时,算下来,最少需要8天半的时间。 如果加上装油,通过波斯湾跟阿曼海这上千公里航程的时间,整个行程,最少需要15天的时间。 何况,不是所有的油轮都可以一直以这个速度跑的。 谢凯不可能跟新加坡石油公司签订到岸结算价格。 时间本来就短。 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利润。 “我们的炼油厂,每天需要超过80万桶的原油!”赵临臣笑了,“之前虽然炼油能力不高,不过我们的新厂,还有不到一个月就会投入使用。” 如果不是这样,他们的压力怎么会这样大? 日处理超过50万桶原油的炼油厂,对于原油的需求,让整个石油公司的高管们晚上都睡不着。 “是么?”谭林同样笑了。 谢凯要求在40天内把3660万桶原油全部运出来,甚至完成交割。 抛开前面准备的时间,每天需要运输至少120万桶。 “每天120万桶,你们能吃下么?”谭林的话,让赵临臣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 “不可能!”赵临臣摇头,“你们不可能有能力把这么多的原油运出来。” “那是我们的事儿。当然,我也只是一个跑腿的。赵总,如果有兴趣,可以跟我老板谈谈,他会告诉你,是否有能力。而且这价格,将会低于国际原油价格很多。” 这样的情况下,赵临臣如果还不知道怎么决定,就有些对不起现在的职务了。 在酒店见到谢凯的第一时间,他就觉得自己上当了。 谢凯太年轻了! “对不起,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们开玩笑。”他心中都笑自己的病急乱投医了。 “赵总,来都来了,不打算先听听么?”谢凯用普通话问到。 一点都不隐瞒自己的身份。 旁边的翻译,则是用英语翻译了谢凯的话。 “不用翻译,我能听懂普通话。”赵临臣看着谢凯,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被对方给玩了,是谁用这样的方式来戏耍自己? 杨嘉延? “3660万桶原油,一个月内完成交割,价格,38美元一桶。”谢凯知道对方不相信自己,因为自己太年轻了。 是否能抓住这个机会,那就让赵临臣自己去抉择。 “你们用什么办法安全运出来?” “这是我们的事情,油轮出了阿曼海,就进行交割,你们公司打钱!”谢凯平静地说到,“怎么样,能吃得下么?” 这比国际油价低了4~5美元一桶。 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国际上都是到港交割。”赵临臣摇头,“到港交割,我们可以以40美元一桶交割。” “如果这样,那就没得谈了。”谢凯摇头,“要么就在阿曼海外面交割,要么就不合作。” 到港交割,根本就没有可能把所有的原油全部以高价卖出去。 股灾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在那之前,九月下旬,美国股市就会稍微跌一些,这将会影响到全球石油价格下跌。 “你们能吃下么?”谢凯再次问着赵临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