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 船王的要求(98/100) - 重生军工子弟

868 船王的要求(98/100)

赵临臣纠结了。 信吧,对方什么情况他都不了解,这样大的交易量,在石油还没运到公司就得支付,这会造成公司很大的资金压力。 不信? 好像目前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他们面临的缺油问题。 新的厂还没正式开工,每天就面临几十万桶的原油缺口,只要伊拉克人跟波斯人的袭船战不结束,愿意冒险去运输原油的运输公司就不会很多。 一艘大型油轮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为了一趟几十万美元甚至更少的运输费用来冒着被击沉,血本无归的风险,没有多少运输公司愿意去冒险。 除非有军舰护航。 可现在,美国人跟欧洲其他国家尚未决定是否派出护航舰队。 “你能告诉我,怎么确保安全地把石油运输出来吗?”赵临臣问道,“如果没有完善的方案,所有运输公司都不会冒险。” “如何确保运输安全,是我们的事情。当然,运输公司是否愿意,那是他们的事儿。我们不强求。”谢凯平静地说到。“倒是贵公司,是否需要这批石油,我觉得,这更重要。” “价格太高了。”赵临臣思索了一番,要想打动整个公司董事会,这价格还不够让人心动。 10多亿美元的资金啊。 现在整个公司的财务本来就不是太好。 国际原油市场价格太高,成品油的竞争压力同样不小,加上原本经济发展非常快速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现在发展也陷入了停滞期,油价高涨,让成品油消耗的增长不足。 “您觉得价格多少合适?”谢凯笑着问道。 只要谈钱,就好说。 反正这事儿,大家都有得赚才最好。 3660万桶啊。 “30美元。”赵临臣报出了绝对的底价。 谢凯看着他,一脸笑意,甚至连还价的欲望都没有。 太过贪婪了。 虽然自己拿的价格低,但是也不能让新加坡人分走太多的利润不是? “33美元,这已经是最高的价格了,你们的原油要求在阿曼湾交付,这会造成我们很大的资金压力。同时,国际原油价格,每天都在变化。” 炼油公司采购原油,可不是直接就结算的。 “37,如果觉得这价格还高,就没有必要了。”谢凯说到,“短期内国际原油价格是否会大幅度下降,我想谁都明白。” 国际原油价格每天都有波动,这是正常的。 现在比历史上的价格高了几乎50%,为什么会这样,谁都不清楚。 美国股灾引起全球股灾,会对国际原油价格造成不小的影响,但是也不可能直接回到十多美元的程度。 “另外,南北也门的战争爆发,短时间内没有结束的可能,沙特跟南也门的战争也在进行着,如果南也门攻击沙特的油田……”谢凯看着赵临臣,把赵临臣心中想的给说了出来。 沙特的士兵打仗不怎么样。 而南也门背后有着苏联撑腰。 哪怕没有,在国际石油价格跌幅太大,危害到沙特的利益时,估计沙特也不会介意让南也门多炸他们几座油田,以此来达到控制石油价格高企的目的。 “35美元。”赵临成咬牙说到,“这些原油我们全部要了。算上运费,这些石油的成本将会接近36美元……” “36!”这是谢凯的底价。“算上运费,你们这边到港价格也不会超过37美元,哪怕是42美元一桶的国际原油价格,也高五美元。这批石油可以给你们多带来至少1.8亿美元的利润!” 以13美元的成本价,能卖到这个价格,谢凯已经非常满足了。 赵临臣没有给谢凯答复,却告诉谢凯,他需要回去跟公司沟通。 将近两亿美元的利润,确实是让人心动的。 十多亿美元的大生意,他这个采购部门负责人做不了主。 同时,下午他还要跟各个运输公司的负责人沟通。 “他们会同意吗?”谭林问道,“虽然价格很低,但是却需要他们在原油尚未到港就得支付。” “对于资本家来说,足够的利益,是会让他们动心的。”石油冶炼的利润他还没有算进去,如果新加坡石油公司搞不到大量原油,这将会对他们开工率造成很大影响。 庞大的炼油厂,每天各种成本,都不是小数。 赵临臣回到公司里面,直接就找公司执行董事,把情况做了汇报。 很快,这事儿被上报到政府主管部门。 对于这样大批量的原油,价格比国际市场低了五美元,对方没有要求在伊拉克港口交易,而是把风险最大的一段运输航程承担了,有什么不要的? “对方要求的是在原油运出阿曼湾就支付货款!”赵临臣说到,“这中间有个比较大的风险,就是在运输过程中,国际石油价格大幅跌落……” “现在这趋势,国际原油价格会大幅跌落吗?沙特对南也门宣战了,甚至发射导弹打击南也门的军队,也仅仅是如此了!”负责人说到。 “可这对我们资金压力很大。”赵临臣总觉得这事儿风险太大了。 国际上,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短期内,需要调集十多亿美元啊。 “炼油公司,我们石油公司控股,而其他的股东并不关注这些,他们需要的是利润!”负责人说到,“股东大会上其他股东不是也同意接受这批石油吗?” “或者,我们只要部分?” 赵临臣不死心。 “你是巴不得让我们的竞争对手获得更多的底价石油?去跟他们签合同吧!实在不行,这些原油我们可以多增加一两美元转售给日本跟韩国的石油公司!”负责人挥了挥手,让赵临臣先回去准备。 转售? 赵临臣还真没想过。 “现在整个亚洲都缺乏原油,不只是我们。”负责人都开始怀疑赵临臣是否适合这个职位了,“既然对方要求在阿曼湾结算,我们同样可以要求别的公司在那边结算,每天120万桶原油,我们能消化的也就七十万桶,剩下的50万桶,就转售给其他炼油公司,这也是数千万美元的收益。”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需要承担这样大的风险。 “同时,我们还能通过这些原油供应从其他国家交换一些别的利益。” 对于这些,赵临臣是不懂的。 反正他只是采购部门的负责人,职责就是为公司寻找到足够的原油,让炼油厂全方位运转起来。 “船王?劳您大驾,如何敢当!”谭林见到进来的人,急忙站起来,有些激动地说到。 他没想到,世界船王会屈尊,亲自来见他们。 扭头就对着谢凯说到,“谢凯,这位是环球公司前董事长,人称海龙王的世界第一船王,包爵士。” 谢凯打量着这位世界船王,心中震惊不已。 他也没想到,这么点业务就能惊动世界第一的船王。 这可是手中拥有着超过两百条巨轮,总吨位在80年就超过2000万吨的船王,谢凯还真没想过,某一天能够跟这样的传奇人物一起合作。 “都是大家抬爱,不过是靠着海运混碗饭吃而已。”船王在谢凯打量他的同时,也在打量谢凯。 阅人无数的他,第一眼就发现,谭林不是做主的人。 “包爵士,您来找我们,不知道有何贵干?”如果只是跟这样的传奇人物一起喝酒吃饭,再瞎扯淡一番,谢凯觉得那是很爽的。 可眼前,他没有心思干这些。 “你们不是需要油轮吗?我手中有二十多条十万吨以上的油轮现在闲置着,听说你们愿意给很高的运费,我就来看看是否可以争取到合作的机会。”船王笑着说到。 谢凯不知道真假,向谭林看去。 “有您加盟,我们就更放心了。”谭林惊喜地说到。 谢凯要想在短时间内把这批石油运输完成,少不了这些世界级船王的支持,一般的石油运输公司,都没有他们的强悍。 对于包爵士的到来,谢凯却没有那样乐观。 几千万美元的业务,不可能让世界第一船王亲自出马。 “包爵士,能跟您合作,是我们的荣幸。根据我们所知,您从拥有第一条船开始,都是把船出租给运输公司,而且还是长期租赁。”谢凯平静地说到。 包玉刚来,应该是为了别的事儿。 “确实是这样。不过我对你们这次业务确实非常感兴趣。虽然数量不多,跑一趟几乎是平时跑三趟的价格,还没有任何危险,谁会愿意放弃呢?”船王笑着说到。 几千万美元,他确实不在意。 但是更在意的是别的,让他这个已经宣布退休的老船王出马,简单的事儿不行。 “不知道包爵士一个月内能调集多少吨位的油轮。”谢凯问道。 国际上原油交易,都是以桶为单位。 国际原油都是以一桶42美加仑为标准,按照国际平均水品,大约7.35桶为一顿。 所以,船王能在短期内提供多少总吨位,就关系到谢凯是否能在短时间内把原油全部运输出来。 “在新加坡到波斯湾跟红海沿线,我们总共有43条十万吨以上的油轮。除了目前已经租出去的运输油轮,现在可以调集21条总共270万吨的油轮。”船王平静地说到,“如果你告诉我通过什么方法让船从波斯湾安全出来,这些船,都可以帮你们运输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