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9 数额巨大,却如同儿戏的交易合同与运输合同 - 重生军工子弟

869 数额巨大,却如同儿戏的交易合同与运输合同

感情为这个而来。 谢凯无语,他就知道对方不会是被他开出的高昂运输价格给打动的。 对方手中几百条远洋大船,动不动都是数十万吨,虽然没有董家的东方公司那样拥有世界载重量最大的海上巨人号那种载重量达到56.6万吨,一次可以装载410万桶原油的超级巨轮,但是其他的油轮,吨位都不会太小。 至少也是超过5万吨的。 吨位太小,运输原油成本会太高,不划算。 “对不起,包爵士,这是我们的机密。如果您是对这次运输业务有兴趣,我们非常欢迎。如果您的21条油轮全部用来运输我们的原油,我不管新加坡石油公司给多少的运输费用,每桶原油,我们给1.5美元的运费。”谢凯平静地说到。 36美元一桶卖出去,看起来利润每桶达到23美元,但是抛开用来刺激运输公司调集更多的油轮的成本,抛开让谭林出来当挡箭牌每桶给的1美元成本,谢凯基本上也就保持每桶在20美元左右利润。 270万吨的总吨位,按照7.35桶一吨,1984.5万桶,不到两千万桶。 “真的能确保不出问题?”船王看着谢凯,这年轻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城府,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儿。 代表的是谁? “不确定。否则我们也不会在石油公司给了运费后,还补贴这样的运费。”谢凯并不保证。 这事儿,没法说。 更没法解释,难道满世界嚷嚷,我跟波斯人关系很好,我跟伊拉克人有武器交易,他们谁特么的都不敢炸老子的船。 “那么,你们怎么保证安全?” “雇佣兵。河蟹佣兵团,知道吗?他们有战机,可以护航!”谢凯平静地说到,“对于这次的业务,他们也非常感兴趣。” 虽然没跟廖东谈过,谢凯自己就是河蟹佣兵团背后的老板呢。 “一个佣兵团能行?”包玉刚显然不相信谢凯。 “不知道,所以,才有这样高的运费补贴。” 哪怕站在自己对面的是被英国女王授予爵士的世界第一船王,谢凯都不愿意透露太多。 很多东西,是没有办法说出去的。 他必须得尽快看着合同签订,然后去中东。 “我们考虑一下。”船王见谢凯不愿意透露更多,也不再纠缠,起身告辞离开。 谭林看着船王离去,再看谢凯,苦笑着说到,“全球有运输需求,却又这样对待船王的,估计也就你一个人了。” “哪又如何呢?他如果不是有利可图,回来主动找我们?虽然他是世界第一船王,但是也没法一次给我们提供全部运输完的油轮。”谢凯尊重船王,那是因为他佩服这样没有金手指,全部靠着自己努力登顶世界第一船王宝座,好几个国家的国王都给授勋的传奇人物,是值得尊重的。 尊重是一回事儿。 商业合作,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谭林所有所思,谢凯的一些想法,一些行为,都让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 能被那家单位这样放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东方公司的人,需要见见吗?”谭林问道,“他们只派来了一个业务部经理跟他的助手。” “见。”谢凯毫不犹豫,“东方公司要是能再提供跟环球差不多的运输量,这次的事儿就算成了。” 林一阳也没想到,对方这样年轻。 他不确定对方真的愿意给出这么高的价格。 “运费根据你们能提供多少商船来确定。在这之前,我们刚跟环球公司的包爵士聊过。”谢凯看着林一阳,不在意他脸上的怀疑。 环球公司跟东方公司不同。 环球公司从最开始刚建立,船王只有一艘的时候,就采取了跟别的船主不同的运作模式长期租赁。 这样收费更少,但是业务却更稳定。 而且船王的行事准则为宁可少挣钱,也不冒险。 东方公司不同,在79年收购破产希腊船运老板订购的尚未建造完成的海上巨人号后,东方公司就在老董事长过分看好世界海运业务的情况下,不断订购大吨位的巨型货轮跟油轮,这导致整个东方公司欠着高达200亿港币的外债。 现在国际上船运竞争激烈,环球公司的商船吨位增长厉害,东方公司的业务更少。 所以,在知道了这笔业务后,林一阳这个业务经理全部被公司全权委托,处理这事情。 就连海上巨人号,也是调到了这边,因为从中东往亚洲运油,航程更短,何况波斯湾的情况让这边的运费更高。 林一阳可没想到,环球的老当家亲自过来了。 几千万美元,会让对方亲自来么? “我想知道,合作是长期的还是只是这一次?”林一阳掂量了一下,放低了姿态。“如果是长期合作,我们可以调集更多油轮。” “只是这一次。”谢凯平静地说到,“虽然看起来有两个月的时间,但是必须在36天内全部把油运出阿曼海,算上前期时间,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没有为了让对方调集更多船而乱说是长期合作。 如果这次没有问题,后面算是给河蟹佣兵团找到了一个好业务。 甚至,可以拿到欧美各国的护航订单,毕竟目前苏联尚未解体,欧美各国得避免过分刺激苏联的情绪。 要不然,谢凯还真不好把河蟹佣兵团给拉进来。 甚至,佣兵团可以在中东租借个基地。 整个一切,都是为了后面的那个庞大的计划。 “安全真有保障?”林一阳皱起了眉头。 谢凯摇头,“任何事情都有意外。虽然,我们跟河蟹雇佣兵团签订了护航合同,只要挂着佣兵团的旗帜,波斯人敢攻击,就会被干掉,谁都不能保证不会出意外……” “你这是不想签合同了?”谭林有些急了。 林一阳并不相信佣兵团有能力完成护航工作。 “有风险,所以,才有这样高的运费。” “我们可以提供150万吨左右的油轮。”林一阳思索了一会儿,没有说把整个东南亚区域的油轮都调集起来。 谢凯心中算了一番,150万吨,也不过才1100万桶左右。 距离所有的原油全部运输完成,还有着将近500万桶的缺口。 这需要好几艘十多万吨的油轮。 “225万吨总吨位,每桶给2美元的运费补贴。”对方既然缺钱,谢凯也就不介意用钱来砸。 一吨7.35桶,每吨的运费达到14.7美元,这还只是额外的补贴。 “所有运费,现金结算。”谢凯再次开出了一个林一阳无法拒绝的条件,“如果同意,马上就可以签合同。” 石油公司里面的运费,就已经有一些利润了。 225万吨的运输业务,可以额外给东方公司带来3300万美元的纯利润。 在整个公司财务状况不好的情况下,林一阳如何拒绝? 于是,权衡再三,林一阳直接就跟谭林签订了合同。 到快晚上的时候,赵临臣主动约谢凯一起吃饭,席面很豪华,谢凯却没有心思去认真品味新加坡五星级酒店顶级大厨的水平,而是琢磨着对方是否会签合同。 “不知道对于预付款,贵方怎么打算的?”饭局中,赵临臣还是没有忍住。 用预付款来试探谢凯他们是否是真的。 到现在,他总觉得这问题不小。 “不需要任何预付款,只需要签订合同,同时,调集运输船队到阿曼海就行。”谢凯说到,“每一艘油轮离开阿曼海,就按照油轮上原油数量结算。” “你不怕我们不结算?”赵临臣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问道。 “不怕。”谢凯平静地说到,“每艘油轮,在通过波斯湾过程中,都会有雇佣兵。只要不给钱,这油,就动不了。我喜欢讲诚信的人。” 赵临臣嘴角跳动了一下。 再问了不少问题,最终,直接就从兜里掏出了准备好的合同。 谢凯没有看合同,而是让郑宇成他们安排的人员看着上面的合同,没有问题,是以他要求的36美元每桶进行结算,收款方则是谭林皮包公司的账户,签合同的也是谭林。 “合作愉快。”在双方签订了合同后,谢凯主动伸出了手。 赵临臣却苦笑,“这是我从业二十多年,第一次签这样如同儿戏,总金额却高达十多亿美元的合同!” 可不是么。 这合同,签得太快了。 不仅合同签的如同儿戏,就连支付方式,也是有些儿戏。 “您要油,我们要钱,双方不用浪费时间,简单最好。”谢凯平静地说到。 “希望我们这次赌博不会出问题。”赵临臣出来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胸口中的浊气给吐了出来。 到现在,即使合同在手中,他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如果不是对方的价格足够低,同时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好处,甚至他了解到对方已经跟东方公司签订了运输补充协议,每桶原油支付高达2美元的运费,根本不会这样轻易签合同。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加坡石油公司居然以50美分每桶的运输价格跟东方航运公司签订了高达225万吨原油的运输合同。 “现在就看环球的船王怎么决定了。如果能搞定,咱们就得去中东了。”谢凯巴不得一天就搞定所有的一切,现在就开始往外运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