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1 嫌贫爱富要不得,穷国也有权利用先进武器(99/100) - 重生军工子弟

871 嫌贫爱富要不得,穷国也有权利用先进武器(99/100)

“不过他确实是一个传奇人物。”谭林也是由衷佩服船王。 当年就靠一条船,而且还是一条烧煤的二手船,最开始的业务是从印度往日本运输煤炭,就这样慢慢发展,成为世界第一船王。 英国女王授爵,电话可以直接打到美国白宫。 “人生该当如此,什么时候我能有这么牛就死而无憾了。”谭林说到。 谢凯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放弃现在的这些活,努力经商,没有问题的。要不然,到时候一旦你的黑材料被人公开了,你的一切都得化为泡影。” 谢凯这话倒不是吓唬谭林。 他们这些人,身上都是有着一些没法公开的事儿。 不是说他们都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任何事情只要跟国家沾上关系,在国内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到了国际上,那些竞争对手在竞争不过的时候,就会使一些不光彩的手段。 比如说什么帮着政府刺探情报啊,比如什么危害他国国家安全啊。 谢凯对于欧美那些不要脸的混蛋的手段,知道的太清楚了。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很少去让人知道跟凯胜的消息,平时更是很少在外面冒头。 欧美的人,都是自己随便怎么瞎搞,都没有问题;别人老老实实地发展,他们就胡乱指责了。 只要跟政府有关系的,想要在国际市场上立足,就没有那么容易,除非那些技术是国外没有或者赶不上的。 比如,中国的高铁,那是新的科技名片。 比如,中国的基础建设,全世界工程最浩大的基础建设项目,一半以上在中国。 也因为这样,中国被称之为基建狂魔。 这些问题,是谭林他们现在想不到的。 “算了,你作为咱们国内首富,都不在意这玩意儿呢。”谭林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过我说你,好歹是代表着国家形象,好歹也是国内第一个亿万富翁,怎么也得整几套好的行头不是?” “我穿的差么?我妈亲手设计,亲手缝制的。多少钱都买不来。”一说到母亲,谢凯心中就有些酸楚。 现在都好长时间没有见过老娘了。 估计老爹都恨死自己了,不是他,母亲柳絮也不会全世界到处乱跑,毕竟,现在柳絮做的很多事儿,同样也是在为他的苏联计划而准备。 等苏联解体了,谢凯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考虑退休的事儿了。 基础打好了,后面的运行,都会由惯性推着发展。 “谢凯,你怎么了?”莫齐很快发现了谢凯的不对劲。 谢凯摇头。 重生过来,好像就特么的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 一时间,心中很不是滋味。 现在就连莫齐也都跟着他,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放弃了未来。 “不舒服就休息一会儿吧。天天这样连轴转,谁都吃不消。等这事儿结束了,应该好好修个假了。我还没看过大海呢……”莫齐知道谢凯很累。 很多时候,看着谢凯的工作状态,她都心痛不已,可劝也劝不了,更没法分担。 动不动就是几十亿美元的大合同,多少人能搞定? 轻轻地给谢凯揉着头部,让谢凯趟在座椅上休息。 这架飞机,依然不是专机,出入不方便,莫齐觉得,应该跟管理委员会提出,要搞一架专机,不然这样长时间飞行,很容易出问题。 飞行了数个小时,飞机在巴基斯坦西南重镇图尔博得的军用机场降落。 这座城市距离跟波斯人的边境只有一百多公里。 目前双方之间的边境也不是非常安宁,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双方军队不断地在边境上有着小摩擦,只不过没有上升到战争的程度。 巴基斯坦最大的敌人是隔壁的三哥,波斯人正跟傻大木在干架,自然承受不起再跟巴基斯坦开战,两线作战的成本。 跟傻大木都干不下去了。 现在巴基斯坦也已经开始生产359坦克,不过这些坦克不是他们自己用,而是用于交付给隔壁的邻居,具体如何交付,谢凯不知道,也不去干涉。 “不飞了?”谭林没想到,飞机降落后,他们没有再继续起飞,而是上了几辆停在旁边的212吉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谢凯没有解释,“现在时间很急。” 212吉普在平整的道路上行驶速度很快,谢凯在飞机上睡够了,这会儿也没有了之前那种烦躁的心情,开始思索如何跟波斯人沟通。 一直以来,他嫌弃波斯人穷,很少理会他们的武器交易。 对于波斯人的特种部队培训什么的,第一期结束后,由于国内把守备团升级为特种作战旅,用于探索未来的军队发展方向,所以不再对外国军队展开培训。 国外的培训工作,全部转手给河蟹佣兵团。 “咦,这不是你们的招牌,359坦克嘛。”车队沿着公路开了两个多小时,周围都是黑暗。 到达地方的时候,天色刚刚亮起来,谭林等人一看,居然是一周依山而建的军营,军营入口,几辆涂装这黄褐色沙漠迷彩,楔形炮塔,底部却只有五对负重轮的坦克炮口低垂着。 谭林对这东西了解的最清楚。 他认为,这已经是59坦克的终极升级版本了。 “咦,我们的人?” “什么我们的人。没看到他们的旗帜么?”谢凯不满,指着军营顶部迎风飘扬,一面白色的旗帜上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让人觉得怎么看怎么怪异。 尤其是螃蟹的两只大钳子,一只夹着一把枪,一只夹着一枚炮弹。 总让人觉得有些搞笑。 这是军营啊。 “螃蟹?”张蕊不解,“哪个国家的军旗是螃蟹?” “真没见识,这是河蟹,中国最顶级的神兽,任何妖魔鬼怪在他面前,都会被吞掉。”谢凯一脸鄙视。 河蟹佣兵团,那可是谢大老板亲自取的名字。 甚至,军旗,也是写大老板提议的。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还有麒麟,啥时候有个螃蟹成神兽了?”张蕊以为自己对大陆的文化没学好。 谭林也不知道这出处,见莫齐在一边偷笑,由不好去揭穿谢凯,只能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新世纪的神兽,比那五大神兽还厉害。等过几天这面印着螃蟹的旗帜在波斯湾横行的时候,就是世界级的神兽了。”谢凯说到。 “这是他们的驻地?”谭林不解。 非洲那边,他可是去过。 甚至还开着河蟹佣兵团的59坦克一起向布隆迪进军,帮助他们总统镇压叛乱过呢。 没听说在巴基斯坦也有基地啊。 “巴基斯坦跟河蟹佣兵团有合作,河蟹佣兵团提供训练,培训,巴基斯坦一些优秀的退役军官会被招入河蟹佣兵团……”谢凯说到。 这时候,军营里面两辆轮式的363装甲运兵车从里面冲了出来,在车队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 “东子?”看清楚来人,谭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几乎成了非洲人的廖东咧嘴笑着跟几人打招呼。 “我还以为有会儿呢。先休息,这里的条件可比不得大城市哈。”廖东顾不得跟谭林他们寒暄,而是招呼谢凯。 谢凯摇头,“他们来了吗?” 出来前,他就已经跟波斯人的大毛拉哈扎里约好了。 这货这两年在波斯国内混得风生水起,原本跟谢凯刚认识的时候,只是一个师的毛拉,后来混成了一个大毛拉。 伊霍尔更是升级到了南部前线的司令官,负责整个南部的作战。 谢凯约的就是这两人。 “伊霍尔将军跟大毛拉哈扎里都来了,不过他们态度有些不太好。”廖东看着谢凯,欲言又止,“昨天晚上到了后,把我都给骂了一通。” “啥原因?”谢凯开始感觉到不妙了。 要是搞不定波斯人,他炸了运输自己石油的船,那就麻烦了。 找的全部都是大油轮,原本应该帮波斯人运输石油的海上巨人号,都会进入到伊拉克的海港,运输伊拉克的原油呢。 别到时候伊拉克人没有把海上巨人号给炸沉在波斯湾,倒被波斯人给炸沉了。 “他们说你卖了太多武器给伊拉克人,而他们什么都没有……”廖东把谢凯拉到一边,低声地说到,“还指责你,嫌贫爱富,口口声声说都是朋友,结果好东西都卖给该死的阿拉伯人了……” “他们钱都没有,卖个屁啊!”谢凯直翻白眼儿。 不是他不想卖武器。 而是在上次交易,对方不过才十亿美元不到的订单,非得嚷着要装备换石油,用石油支付。 那时候还缺钱的404,要石油干啥? 国内都还在出口原油呢。 这次,也只是没办法,谁叫人家傻大木没钱了,豪气不起来呢? 何况,人家前前后后从404手中买装备的钱,加起来都七八十亿美元了,这样的客户,必须给点优惠嘛。 要不是对方同意用13美元一桶的价格抵债,赚不到钱,谢凯也不会同意不是? 波斯人可没有这么豪气。 “果然他们是对的,你嫌贫爱富。昨晚我探了下底,要让他们不炸运伊拉克石油的船,有些不容易。”廖东都觉得谢凯太过分了。 卖装备不能因为别人穷就不卖不是? 穷国也有权利用先进武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