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 你过分了之当着主人打狗 - 重生军工子弟

887 你过分了之当着主人打狗

“好,很好!”谢凯被气得笑了起来! 谢凯本来没有这么大的火气。 原本还是觉得有些底气不足的,毕竟雇佣兵毁人家的船,还杀了好几人。 雇佣兵整天都是打仗,以前的电影也好,还是网络上的文章也罢,很多都说当兵打仗久了军人心态就会出现问题,被称为战争后遗症什么的。 谢凯就怕墩子他们也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先觉得是河蟹佣兵团的问题。 了解了详细情况后,谢凯更加气愤,波斯人太过分了,这跟之前商量的一点都不同。 “团长,我下的令,我的错,不该这么冲动,让你们为难了……请放心,有什么问题,我一个人承担,命令是我下的。”墩子见谢凯这神态,以为他是不满意他们在对方失去攻击能力还下令炸船跟杀人。 墩子也无奈。 之前被对方搞得一肚子火气,然后又用小型巡逻艇来欺负人。 杀鸡儆猴,不整点严重的后果,对方的骚扰将会一直持续,后面还有好几十条油轮呢。 如果展开护航业务,那会更麻烦。 “墩哥,你没错!做得非常好!遇到这样的事情,就得这样处理。下次搞点射程远的重火力,只要他们敢对我们的船开火,就给我干掉!”谢凯摇头说到。“不过还是有些让人不满意的地方,既然要杀鸡吓唬猴子,一只鸡杀了,也不介意多杀几只,让他们彻底被吓住。” 他还有些不满意,因为跑了一艘武装巡逻船。 “要是他们安排军舰追击,就没办法了,油轮速度很慢,而且根本没法机动规避,太过庞大了。”墩子没想到谢凯居然是这样的尿性。 原本还以为,廖东会劈头盖脸给他一顿好骂,谢凯作为老板的老板,这事儿背后还涉及到很多的东西,明显会影响到背后的秘密交易,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他们或许以为,咱们得求着他们?在合作中,他们做主?”谢凯的声音很冷,“放心,我会找他们算账的。另外,让人把这里面的东西剪辑一下,到时候我有用,不行就给cia以及克格勃各发一份。他们正愁没有理由跟证据护航,西方媒体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内容!” 如果波斯人不给谢凯满意的答复,那么,他不介意让希望媒体再宣扬一波反对波斯的舆论。 霍尔木兹海峡那可是世界经济命脉。 海湾7国,抛开伊拉克跟波斯,每天都有上千万桶原油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到了21世纪,每天更是有着超过200艘油轮,2000多万桶原油通过这里运输出去。 一直以来,霍尔木兹海峡都被誉为西方的“海上生命线”、“世界油阀”、“石油海峡”。 这样重要的海峡,被波斯人瞎搞,世界上哪个国家会乐意了? 欧美国家跟西方国家,明明知道波斯人瞎搞,但是没有任何的证据。 谢凯现在手中有了证据,对方不仅派出战机轰炸,还有武装巡逻艇来用各种武器对付没有任何武装的油轮跟商船,一旦公布出去,全世界的矛头都会指向这边。 波斯人再强悍,也没到那种可以承受全世界怒火的程度。 没瞧着,历史上,波斯人从朝鲜进口了m-08型锚雷,在整个航道上布雷,最终导致美国政府动怒,组建了中东联合特遣部队司令部,出动50多艘舰艇,包括航母、巡洋舰、驱逐舰、核潜艇等,甚至派遣了超过150架作战飞机进入到波斯湾区域。 这是二战之后,美国出动规模最大的一次海军特混舰队。 从那以后,美国舰队就留在波斯湾不走了。 谢凯比谁都清楚美国的野心,按照历史,美国的特混舰队,现在应该已经到这边了,然而,因为他这只蝴蝶,伊拉克跟波斯人都多了不少导弹,对于袭船战反而没有历史上那样严重,现在为止,波斯人还没有在航道上布置从朝鲜进口的水雷。 所以,美国规模庞大的特混舰队尚未到来。 “消息还没有传出去吧?”谢凯问廖东,“苏联跟欧美情报部门是否收到了消息?” “没有,波斯人吃了亏,不可能自己主动放消息出去。”廖东摇头,随即扭头问墩子,“你们交战的时候,没有路过的商船跟巡逻的战机吧?” 墩子摇头。 商船是不会靠近那中间,所有在波斯湾航行的船,巴不得贴着这边几个海湾国家的陆基线走,波斯人至少不敢在别国领土跟领海炸船不是? 有战机巡逻,波斯人哪里还敢动手? 海湾几个国家被波斯人炸船搞得怨声载道,正愁没有机会还手呢。 “那就好,先不急着,等我跟波斯人谈谈,然后再决定。”谢凯见消息还没有透露出去,也就放心多了。 要是满世界都知道了,他跟波斯人谈,就没有这样容易了。 一直到凌晨四点多,谢凯才迷迷糊糊睡下。 第二天,在谢凯做梦刚扒掉莫齐裤子,正要进入的时候,却被人敲门破坏好事儿,正要怒骂,莫齐却消失了,耳朵边的敲门声越来越响,才发现,居然只是一个梦。 “干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谢凯怨气顿时生了起来。 特么的,莫齐见都不见自己,没法真枪实弹来一发,做梦来一发都不允许么? “谢凯,哈扎里来了,很急。”门外响起莫齐的声音,让谢凯一哆嗦,准备把她给拉进来先来个起床操,一听哈扎里,顿时回过神来。 挣钱的机会来了。 “他在什么地方?”谢凯快速收拾好,可某处有些不自觉。 刚开了门,莫齐就看到了,顿时红着脸骂谢凯,“不要脸!” “我要是要脸了,还怎么敲诈波斯人?”谢凯回答着。 两人说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 谢凯倒没有想别的,一肚子火没地方泄,波斯人不守规矩还找上门,谢凯不敲他们竹杠敲谁的? 正好火气找波斯人承受着。 莫齐很想提醒谢凯,这样出去太丢人,可又羞于启齿,这事儿怎么说? 再加上昨天谢凯让她出丑,一看到廖东都尴尬,她都不敢见廖东,可现在在国外,她有她的工作。 还好,廖东刚才只是让手下的人来通知,而不是亲自找莫齐。 谢凯倒没有在意什么,一心想着如何敲波斯人一棒,让他们长点记心,知道在谈判中谁占据主动,免得以后又瞎搞。 这样的心思下,身体的不良反应,自然很快就消失了…… “……必须给出交代!这件事情,后果非常严重,我们也没法向上级交代!把发射火箭弹毁船跟杀人的狙击手交出来……” 谢凯刚到,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年轻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外面警戒的雇佣兵见到谢凯,正要打招呼,被谢凯给阻止了。 满脸阴沉的墩子靠着墙抽烟,胸膛急剧起伏,显然是很气愤。 谢凯拍了拍他肩膀,一把推开门,黑着脸,“交待?交代什么?让我们交人?你们好意思?” 人还没进去,声音就先传进去了。 “你是谁?”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愤怒地看着谢凯。 哈扎里就坐在他旁边,而他对面的廖东,则是瘫在沙发里慵懒地抽烟。 谢凯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坐到了会客室中间的主位上。 “哈扎里,我想,你来这边,是为了给我交代的。”谢凯没有理会那个中年人,坐下后,直接冷脸对着哈扎里说到,“你们不讲规矩在先。” “你……”中年人气得站了起来,却被他旁边的哈扎里呵斥了一声。 哈扎里看着谢凯,一脸平静,“谢,你的手下炸了我们海军的巡逻艇,在我们士兵跳水后,狙击手还开枪……” “是么?”谢凯眉头一挑,仰着脑袋问道,“然后呢?” “我们国防部很生气,要求必须严惩凶手……”中年人抢着哈扎里的话说到。 谢凯看着他,然后再看了看哈扎里,撇嘴笑着,“哈扎里,你的手下,连基本礼貌都没有啊,要不要我让人帮你教训教训?” “我教训你还差不多!”中年人居然就要对谢凯动手。 见到自己男人被欺负,莫齐的战斗值瞬间怒涨,就要掏枪,却被谢凯拦住了。 “墩哥!” 墩子顿时就蹿了进来。 “这孩子不懂礼貌,大毛拉舍不得动手,帮大毛拉教训教训。”谢凯指着那中年人,开口说到。 墩子没有任何犹豫,一个恶虎扑食,蹿了上去,一把抓住那名中年人胸前的衣襟把这个比他自己高了大半个脑袋的波斯人给举了起来,随后猛地一拳砸在他肚子上。 “啊……” 惨嚎声响起。 墩子并没就此罢手,一个过肩摔,重重地把中年人砸在地上,一脚踏在他肚子上。 “将军,不用感谢我。”谢凯见哈扎里脸色变化,却也不吭声,一脸笑意地看着他,“您舍不得教训,作为朋友,我让人帮忙教训,要不然,出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唉,现在的年轻人啊,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一句话,说得老气横秋。 哈扎里的脸色,终于变了! “谢,你太过分了。”哈扎里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