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0 海湾片儿警的烦恼 - 重生军工子弟

890 海湾片儿警的烦恼

“可他们要赔偿,这事情……”穆罕穆德觉得,自己挨揍,可以不报复对方。“我们的船被炸,人被杀……” 这完全时丧权辱国。 要是上级知道了内情,最终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谁都没法保证。 “他们手中有证据,这个足够向国防部交代。”哈扎里说到,“另外,赔钱,不太现实,但是原油没有问题。这么多的原油,全部赔付也不行,完全可以在原油价格上来做文章。我们的石油运不出去,卖不掉,他们可以,要是每桶石油赔付一点……” 1000万美元,如果每桶赔付1美元,那么中国人就得帮他们运走并且卖掉1000万桶原油。 穆罕穆德并不反对这样的方法。 确实非常不错。 两人沟通了好长时间,甚至把谢凯还会增加的条件都给设想了一遍,确保无误后,才去找谢凯。 没有了分歧,谈判就容易多了。 在谢凯跟哈扎里一行人谈秘密合作的时候,全球最大载重量的海上巨人号,已经进入了阿曼海,过往的商船跟等在外面的油轮都见到了这艘超级油轮。 其实,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不少国家得到了消息。 最早得到消息的就是阿曼王室,整个阿曼地处阿拉伯半岛最边缘,根本就不用担心霍尔木兹被封锁的问题。 真正担心的是科威特,巴林跟卡塔尔这样的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才能运输石油出去换钱的国家。 “殿下,波斯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该死的波斯人太过分了!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否则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油轮被波斯人袭击……”萨马科;阿卜杜勒,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的胞弟,正在向苏尔坦亲王控诉波斯人的罪行。 不仅科威特的油轮遭到袭击,沙特在波斯湾的油轮同样也在攻击范围内。 苏尔坦看着萨马科;阿卜杜勒,皱眉说到,“亲王殿下,美国人不是一直在派出军舰给你们护航吗?” 在去年12月23日,科威特就正式向美国政府提出申请,在他们的油轮上悬挂美国星条旗。 一直到今年4月,美国同意为科威特的11条油轮护航,并且给科威特油轮上发放各种武器,用来对付波斯人的那些专门袭击商船跟油轮的小型武装快艇。 “美国人……” 提到美国人,萨马科;阿卜杜勒的幽怨就冒了出来。 要是美国人认真给他们护航,至于跑来找海湾地区的大哥沙特么? 沙特可是这一区域的片儿警,在当初傻大木放言要袭击商船的时候,就牵头成立了半岛防御部队,甚至他们的空军还在美国预警机的指挥下击落了一架波斯人偷袭商船的战斗机。 “殿下,我们政府觉得这是我们区域内部事务,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当初法赫德国王提议成立半岛防御部队,现在您是司令……”萨马科;阿卜杜勒不想说美国人。 那些混蛋,除了要钱,什么都不会干。 “美国人怎么了?”苏尔坦亲王有些诧异,科威特王室一向跟美国关系很好的。 虽然说沙特是这一区域的片儿警,但是傻大木跟霍梅尼两个都不是好惹的,军事实力什么的,一向只是希望安心赚小钱钱的沙特,自然没法跟他们比。 沙特现在也在谋划给钱请美国舰队帮他们护航呢。 科威特这边都已经出了问题,沙特还能找美国? “该死的美国人,他们的军舰不仅不护航,甚至用我们的油轮在前面探雷,军舰躲在油轮后面……”萨马科;阿卜杜勒也不再隐瞒。 现在片儿警不管,他们剩下的几艘油轮就只能帮美国人的舰队探雷了。 就在昨天,40万吨的布里奇顿号跟35万吨的石油王子号,领着美国护航的3艘战舰途径大通布岛西侧的时候,美国战舰明知道波斯人有可能在航道上布置了水雷,也没有往前去扫雷,让油轮跟在后面。 于是乎,40万吨的布里奇顿号油轮,在大通布岛以西20海里的航道上触雷重伤,到现在,油轮都还在燃烧,也不知道火是否扑灭了。 “……”听了这话,苏尔坦亲王一脸震惊。 他有些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 “布里奇顿号油轮,现在还不知道是否已经扑灭了大火。殿下,我们希望贵国能牵头,带领我们一起反抗该死的波斯人!贾比尔陛下表示,采购军舰跟战机,我们可以承担部分经费……” 美国人不可靠,那么就只能让他们自己来解决这问题了。 毕竟,中东是中东人的中东,不是美国人的,他们才不管中东是否和平呢。 “殿下,对于布里奇顿号的遭遇,我们深表遗憾。我国已经订购了数艘军舰用于维护地区和平。可短时间内,无法完成交付。”苏尔坦亲王只能表示遗憾。 这一区域,他们也无能为力,之前根本就没有海军。 谁能想到该死的波斯人会这样瞎搞呢。 “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殿下,他们现在可不只是袭击商船,而是在航道上布置水雷!”萨马科;阿卜杜拉强调着。“贵国的油轮跟货船,可都得通过这些航道。” “我知道,殿下,我们会想办法!”苏尔坦亲王自然知道。 作为国内武装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他必须得考虑这些问题,要不然,等到国王陛下询问,他拿不出方案,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科威特油轮的遭遇,不仅让科威特头大,就连沙特王室也担忧起来。 法赫德国王陛下紧急召见苏尔坦亲王,希望他能拿出方案。 找美国人护航? 只有脑袋有问题的才会干这样的事情,美国人明显是只拿钱不办事。 原本正在掐架的巴林跟卡塔尔,这会儿也顾不得继续掐架,而是同时跑来找片儿警给维护海湾治安,带着大家一起来抵抗野蛮的波斯人。 这些混蛋,居然在航道上偷偷布雷。 吃喝玩乐什么东西都得靠着进口的他们,难道每天用国王的飞机去给全国人民运输食物淡水什么的? 虽然说,大家都是靠着卖石油为生,随便挖两铲子就能换来大把的美刀,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嘛。 对于其他几国派出的代表来请求沙特这个片儿警带着大家一起反对不让大家吃好喝好玩好的邪恶波斯人,法赫德国王很头痛。 无奈下,只能继续找苏尔坦亲王商量。 苏尔坦亲王在这方面是专业的。 “必须想办法,美国的舰队不可靠……”法赫德国王看着自己的胞弟,希望他能拿出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方案。“也不能找苏联人,否则将会影响到我们跟欧美国家的关系。” “陛下,我们自己成立护航舰队并不合适。订购的军舰跟潜艇,都要明年才能交付。”苏尔坦亲王摇头说到。 真的找不到什么办法。 大家都愿意出钱,可现在的问题是有钱都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大家的货轮跟油轮被该死的波斯人给炸了?”国王并不是责备自己的弟弟。 甚至,他还觉得苏尔坦有着先见之明。 当初虽然没有表示反对,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些不满的。 沙特要什么海军? 哪怕两边都是靠海,不管是红海还是波斯湾,都是狭窄的,何况周围根本就没有谁家海军强的。 沙特要是搞海军,不是引起周围各国的不安,到时候影响地区稳定与和平不是? 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必须得有海军,自己组建一支护航舰队,在航线上来回巡逻,波斯人那些几十吨的小型武装巡逻艇上的武器都没有办法靠近,仅仅是军舰上的副炮都能一炮轻易干掉他们。 “有一种办法,而且很可靠,不过名声不会太好听。”苏尔坦亲王叹了口气,“就在前天,有一艘邦族伊拉克运油装载了410万桶原油的油轮安全通过了霍尔木兹海峡……” “天天都有油轮出去啊……” 法赫德国王不解。 海湾几国中,除了伊拉克可以通过土耳其的输油管道运油,沙特可以把波斯湾开采出来的原油利用石油管道运输到红海边的港口,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都得靠油轮运油。 “那艘船上有雇佣兵护航,装备了先进的防空武器跟反舰武器。”亲王说到,“这里有一份录像……” 法赫德国王对于苏尔坦亲自带来的录像非常感兴趣,录像内容不多,但是却能清楚地看到一艘巨大的油轮上面发射出防空导弹拦截下来了两枚飞鱼导弹;同时,还能看到油轮对一艘武装快艇的攻击。 整个录像里面,没有任何标志,尤其是投放导弹的战机属于哪个国家。 反舰导弹的飞行姿态,除了飞鱼,还能有谁? 录像的最后,则是巨大油轮上迎风飘扬,猎猎作响的螃蟹旗! “这是?”法赫德国王不明白,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根据内部消息,这是前天发生在波斯湾的录像,油轮就是那艘帮傻大木运油的海上巨人号,上面是雇佣兵在护航……” “只要他们能保证货轮的安全,就跟他们谈谈!”法赫德国王大喜,“毕竟什么都运输到红海,再陆运,太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