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1 王爷,有需要就说出来嘛,不说出来我怎么帮忙 - 重生军工子弟

891 王爷,有需要就说出来嘛,不说出来我怎么帮忙

“苏尔坦亲王来了?他来干什么?找我的?”谢凯再一次在离开前,被打断了行程。 苏尔坦亲王到阿曼是正常的,是不是来找谢凯的,那就不一定。 换成别的时候,谢凯会欢迎对方,可现在,显然不行。 对方来找自己,除了催促交货,还能有什么? 海湾的局势是越来越紧张,在前天傍晚十分,海上巨人号上的雇佣兵正在揍波斯人派出的武装快艇时,科威特40万吨油轮在大通布岛旁边航道上触雷重创,燃起滚滚大火的消息,也在昨天谢凯跟波斯人达成协议后知道了。 波斯人果然布雷了。 朝鲜人生产的水雷在波斯湾逞威了。 美国人出工不出力,让科威特的油轮给他们军舰来探雷,态度谁都明白,他们是在消极干活。这样的工作态度,完全没法跟河蟹佣兵团相比。 所以,目前的情况下,不管是沙特,还是伊拉克,甚至是巴林,卡塔尔,管他有没有护航需求的,谢凯都让廖东他们把剪辑出来的录像带都送了一份。 广告是不能不打的。 这样的录像带惊动沙特苏尔坦亲王到这边来? 谢凯不认为有这样的可能。 何况,对方不知道他跟河蟹佣兵团之间的关系。 “他确实来找你的。”廖东说到,“对方跟阿曼王室的关系可不错。” 无奈之下,谢凯只能停下来,看看这王爷找自己干什么。 苏尔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还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谢凯。 “谢,我的朋友,你到这边这么长时间,怎么不来找我?”苏尔坦对谢凯的态度,好了太多。 谢凯也是挤出一番笑容,“亲王殿下,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原本正准备打算到贵国找您呢!” 这话,双方谁都不相信。 包括谢凯自己。 “正好,我也要找你,谢,我们租借用于训练海军的军舰,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还没启航?”王爷也不废话,直接问谢凯。 谢凯不想见到他的原因,这个占很大的因素。 “殿下,之前不是约定,要先加装防空导弹系统吗?我想这一点应该有人向贵方的军代表解释,现在贵国的海军官兵已经开始熟悉上舰操作了……”谢凯厚着脸皮解释着。 改造,那是需要时间的。 至于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出发,到达波斯湾,这个就没办法了。 沙特的海军官兵都没有熟悉呢! 何况,一开始双方约定的只是中国教官带着沙特的海军官兵们从中国海通过航行,进入到波斯湾。 “其他的装备我们希望贵方能加快进度,越快交付越好。”亲王说到。 谢凯忙不迭点头,表示肯定会加快进度的,毕竟越快交付,沙特的钱也就越快能支付不是? 这就让谢凯疑惑了。 苏尔坦王爷找自己,难道就是为了增加感情的闲聊? 不对啊。 这太不符合他们的风格了。 “王爷,要是没什么事儿,咱们以后再聊,可否?我这出来太长时间,必须得尽快赶回去……”既然对方不表态,谢凯也就不好继续下去了。 跟苏尔坦王爷增进感情什么的,他着实没有那心情。 “不急在这一时不是?谢,要不我介绍阿曼王室给你认识认识?”苏尔坦王爷显然不想放谢凯就这样离开。 谢凯无奈了,早知道就特么的不见了,都是什么事儿! “王爷,咱们已经是老交情了,除了蘑菇弹,什么都可以谈。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请尽管开口。”谢凯没法继续下去了。 沙特的王室究竟想要干什么? “河蟹佣兵团跟你们有什么关系?”王爷见谢凯确实急了,才慢悠悠地问道。 这话把谢凯给吓了一跳。 自己这些天没有得意忘形吧? 平时很少跟廖东他们一起抛头露面的,就是为了避免让更多人联想他跟河蟹佣兵团的关系。 “没有关系啊!”急忙否认。 苏尔坦亲王看着谢凯,也不说话,那眼神让谢凯都有些受不了,好像在他面前没有什么秘密一样。 “真没有关系。”谢凯表示,自己跟河蟹佣兵团没有什么关系,“如果真要说有,最多也就是合作关系,伊拉克的原油属于他们采购武器装备的一部分经费,我们没有远洋舰队护航,找他们护航……” “是么?”苏尔坦亲王显然不相信,“他们使用的导弹,跟你们提供的前卫单兵防空导弹一样……” 有些东西,怎么否认都是没有用的。 前卫便携式单兵防空导弹的作战性能,沙特方面是非常清楚的。 之前没要,是因为他们有了性能更先进的飞盾-359,整合的导弹比用士兵发射前卫防空导弹更理想。 结果,到现在,却发现,前卫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好像性能比他们想象的更好。 谢凯一听这话,赶紧表示,“殿下,如果你们对前卫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感兴趣,我们可以提供,着玩意儿性能先进,操作简单,更重要的是价格低廉,每一枚,只要8.8万美元,哪怕加上导弹发射架,一套也不过12万美元……” “谢,你知道我不是来找你买武器的。我们最好是谈谈关于河蟹佣兵团的事情。”王爷冷脸对谢凯说到。 “殿下,我真不知道您想要说什么。跟河蟹佣兵团之间的关系,除了我卖武器给他们,也就是这次我找他们护航了。要知道,每一桶原油,我可是给了50美分的安保费用!”谢凯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对沙特的王爷承认自己跟河蟹佣兵团有什么关系。 哪怕是问易卜拉欣,他们也没法表示自己跟河蟹佣兵团有关系。 没有一点股份呢。 “你是怎么跟他们搭上线的?谢,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你不会对朋友有什么隐瞒。”王爷很失望。 后果,不一定严重。 谢凯再三表示,跟河蟹佣兵团没有关系,他搞不明白沙特王室想要干什么。 对方开始就绕圈子,现在却问自己跟河蟹佣兵团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帮助美国人打听河蟹佣兵团的背景? 一想到这个,谢凯都有些毛骨悚然。 美国人要对河蟹佣兵团动手了么? “根据我们情报显示,河蟹佣兵团团长跟一帮子骨干,都是来自你们国内的退役军官。”王爷手中还是掌握了证据的。 廖东他们的身份,怎么隐瞒都没有用。 目前世界上几支最精锐的军队中,都是看不到华人士兵的身份的。 廖东他们的华人身份,那是没法隐瞒的。 “确实,他们曾经是我们的军人。殿下,不过他们不是退役军人,而是畏惧战争的逃兵!从我们战场上逃跑的逃兵!”说这话的时候,谢凯心有些痛。 廖东他们明显是得到了特殊的任务,才离开部队的。 如果有可能,谁都不愿意隐姓埋名,背着逃兵的不好名声去国外混着。 一开始通过小舅柳东盛认识廖东时候,他只是郑权手下的一个小头目,香江混混! 也是后来知道了郑权是郑宇成侄儿的身份后,谢凯才知道这些内情。 可现在,这一切,都没法对外解释。 “逃兵?”王爷不相信。 “是的,曾经的逃兵。所以他们不敢回国。殿下,认识他们,还因为我跟坦桑尼亚军方关系很好,有着一些业务往来……刚好这次,波斯湾的局势不容乐观,波斯人肆意袭击往来的商船跟油轮,而我们单位缺钱……” 谢凯的解释,合情合理。 就连苏尔坦亲王都觉得无懈可击。 哪怕心中有怀疑这支雇佣兵团是谢凯这小子或者他们所在的那个神秘的中国军工单位搞出来的,这会儿,找不到任何理由揭穿谢凯的谎言。 所有的一切太过巧合了。 河蟹佣兵团的业务在中东展开,谢凯就跑到中东来了,还在这边待了这么多天。 对于河蟹佣兵团,苏尔坦亲王自然不陌生。 之前寻找南也门导弹发射基地的任务就是交给这支雇佣兵团的,为此,沙特国防部支付了6000万美元的高额雇佣费用,加上后续的一些任务,河蟹佣兵团从沙特国防部就获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巨额报酬。 苏尔坦一支都希望自己手中有这样一支精兵,可惜,这支雇佣兵团的负责人跟骨干队员,都不是那么容易收买的,合作可以,要挖人,不行。 要是属于谢凯的,就可以通过别的途径,要么帮忙培训,要么干脆就成为沙特的外籍雇佣兵团,帮沙特打仗。 “原本我还以为你跟他们有关系,希望你能从中牵线搭桥,帮我们解释介绍。”王爷摇头说到。 谢凯来了兴趣,“不知道殿下有什么业务,虽然跟他们关系不是很熟,好歹有业务往来啊,我可以帮忙牵线搭桥,还能帮殿下压低服务费用。” “是么?”王爷一脸鄙视。 不是说没有关系么? “对的!这一次的雇佣,虽然出于无奈,但是后面很长时间,我们可能都会跟他们有合作。”谢凯点头说到,“您有什么需要,可以说出来,您不说出来,我就不知道。不知道,就没法帮您争取更多好处不是?” “我们需要他们护航,不仅是我国的,还有科威特、巴林、卡塔尔……”王爷说到,“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能力。”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