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2 油运出来了想压价?真当爷治不了你? - 重生军工子弟

892 油运出来了想压价?真当爷治不了你?

“呃……这个,王爷,您只能跟他们负责人谈。”谢凯心中狂喜,但是表面上却装出无能为力的表情。 尼玛,难道说,接了? 海湾几国,这都是狗大户,整天卖石油换钱的主儿! 绝对钱多人傻,好赚钱得很。 苏尔坦肯定以为自己跟河蟹佣兵团有关系,想要提出别的条件,谢凯暗自庆幸自己从一开始就坚决否认了跟河蟹佣兵团的关系。 对方的目的肯定不小。 至于说为了省钱,谢凯不认为这些狗大户在意钱。 “殿下,美国人不是答应帮忙护航?一直以来,科威特跟巴林的油轮都是有他们的军舰护航啊!”谢凯见王爷一脸为难,心中怪异,开口问道。 要是按照原本的历史,美国那多达50艘军舰的庞大舰队应该快要进入波斯湾了。 现在美国人还没有对全世界宣布要到波斯湾护航,整个波斯湾,可是承担着美国40%的原油供应。 波斯人在航道上布水雷,美国人为什么还不来? “他们用油轮在前面探雷……”王爷倒也没有隐瞒,开口对谢凯说到。 整个事情的缘由,甚至40万吨的布里奇顿号身后跟着3艘美国军舰还依然触雷重创,刚刚把大火扑灭的事情也给谢凯说了。 “或许,可以争取中东的这些产油国?”谢凯脑海中快速闪现出来这样的想法。 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中国根本就不需要进口太多石油,国内大多数人也仅仅只是解决了温饱问题,要想买汽车什么的,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只有少数一部分富裕起来的人买得起汽车。 国内生产的原油,都还有很大一部分出口呢。 何况,美国根本就不会容忍,苏联倒下后,他们一家独大,要真让海湾几国跟美国之间产生矛盾,这个世界就没有那么安宁了。 到时候,中国的经济发展同样会受到严重影响。 “相比美国舰队,河蟹佣兵团虽然没有战舰,没有战机在这边护航,不过他们表现非常不错。帮我运油的海上巨人号,连续招到波斯人的战机投放反舰导弹跟武装巡逻艇的攻击,最终都被雇佣兵们打退……”谢凯按捺下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对着亲王说到,“殿下,你找他们护航,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苏尔坦亲王看着谢凯,眼神不断闪烁,最终没有说什么。 这让谢凯有些失落,难道就不找自己帮着谈谈? 虽然心中好奇,苏尔坦会如何跟廖东他们谈,为了避免对方有更多证据证明他是河蟹佣兵团的幕后控制者,谢凯最终还是没有参与到苏尔坦跟廖东之间的谈判去。 只要等一等,等着廖东跟对方谈妥后,就能知道详情了。 “莫齐,新加坡石油公司的人过来没有?”谢凯问着莫齐。 莫齐点头,“来了,前天就到了,不知道他们想什么,没有跟谭哥他们接触。” “不想打钱?”谢凯这些天一直都盯着油轮,还真没有想过星加坡石油公司那边不想给钱。 现在的赵临臣,确实纠结着。 对方找到雇佣兵团护航,居然让数十万吨的油轮安全通过,这就表示以后也会有源源不断的石油运输出来。 国际石油价格居高不下的局面,将会很快改变。 他们可是跟中国人签订了3660万桶原油,一个月交付啊! 36美元一桶的价格,比起国际市场上低了6~7美元一桶,问题是如果国际原油价格跌幅更大,他们就会在刚一开工的时候就因为原油采购价格而亏损。 “赵经理,如果不要,请明说,我们寻找别的买家。在阿曼湾还有很多国家油轮等着。”谭林看着赵临臣,压制着自己的怒火,“不管是运输到阿姆斯特丹或是纽约,或则直接从阿曼转运,我们都可以马上收到现款。” 赵临臣急忙摇头,“谭总,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按照合同约定,船到阿曼湾,只要脱离波斯人控制的范围,就结算,现在海上巨人号已经停下了。”本来是谢凯的钱,谭林没有必要这样积极的。 奈何他还有事儿让谢凯帮忙。 赵临臣确实想要反悔,“随着越来越多的原油运出波斯湾,国际石油价格将会受到严重冲击……” “你的意思,要重新谈价格?”张蕊笑着问道,“或则,你们可以试着自己运油。两天前,科威特40万吨的布里奇顿号触雷重创的事情,赵经理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赵临臣纠结的就是这点。 又怕太多原油运出来会使得国际市场价格大幅度回落,又怕得不到原油。 布里奇顿号油轮触雷,这让更多油轮跟商船不敢再进入波斯湾,阿曼首都马斯喀特港外,停满了巨轮。 赵临臣不说话。 他就是这个意思,要是油价能再降低几美元,冒着风险,也可以马上结算。 “降价?没得可能!这边很多运输公司都是自己来运油,告诉赵临臣,2个小时内不打款,就把油卖给那些赌博的运输公司。”谢凯专门询问谭林,如同他一开始担心的,赵临臣希望降低价格,重新签合同。 这种人,又想占便宜,又不想冒风险,可能么? “那我就让人去码头边放出风声?”谭林问道。 谢凯想了想,摇头,“不用,可以直接找佣兵团的人,这几天找他们的油轮不少,直接让他们告诉那些船主,我们运出来的油,可以直接在海上转运给他们,前提是先给钱!” 国际上,为了转嫁风险,炼油公司结算一般都是以到港价结算;而出口石油的国家,实力强的就建立自己的运输船队,比如,科威特有着11艘超级油轮,沙特有19艘,其他国家都有数量不等的超级油轮。 更多的则是运输公司从船舶公司租借的。 石油出口国跟小运输公司合作,那都是先行结算,只不过,小公司不用支付而已。 整个结算过程都是非常复杂的。 运输公司不仅是只负责运输,一旦运输过程中出现问题,就将会导致血本无归,这也是目前阿曼海外停满了巨轮的原因。 谢凯原本就防着新加坡石油公司不给钱。 很快,运输了56.6万吨原油的海上巨人号因为新加坡炼油公司违约,准备把船上原油转给其他运输公司的油轮的风声就传出去了。 赵临臣的人很快就收到消息。 “赵总,我们必须尽快拿出主意,一旦他们把原油转运给别的公司,我们的开工就会受到严重影响……”助手提醒着焦头烂额不断抽烟的赵临臣。 “他们就是一帮无赖!”赵临臣大骂,“谁说我们毁约不要了?” 助手很想提醒赵临臣,如果不是他临时想要压价,拒绝支付,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对方敢以比国际原油价格低了超过15%的价格出手,肯定就不会走寻常道路。 赵临臣去找谭林的时候,谭林正在跟几名运输公司的人谈判,内容就是把海上巨人号的原油转运的事儿,赵临臣被张蕊接到办公司里,就坐在旁边听着。 越听越着急。 “谭总,您这样就不厚道了吧?我们双方签订了合同,所有的原油我们都要了!”赵临臣见欧美几个公司的经理不断争抢,沉不住气了,当即就开口了。 “你们签订了合同?早就该结算了!可现在没有,凭什么不让我们运走?” “我们谈业务,管你们什么事情?” “给不起钱就滚蛋!” 谭林找的,基本上都是来自欧美的一些小运输公司,他们不介意多挣一笔。 最危险的航道都已经走完,而且对方只要36美元一桶,哪怕是每天都有油从波斯湾运出来,他们也不敢去冒险的。 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 几万吨的油轮,一次可以运输几十上百万桶原油,这就多好几百万美元的利润,谁愿意放弃? 所以,赵临臣成了众矢之的。 “行了,行了,油,大家都能得到的,先准备钱,谁先给钱,油就卖给谁!”几名小公司的人顿时欢呼雀跃,嚷嚷着要签合同。 谭林却要求,签了合同马上结算给钱,让他们各自先去筹钱。 “谭林,你们不能这样干!我要见你老板。”赵临臣急了。 眼看原油就运输出来了。 波斯湾能运出来多少油,先不去考虑,至少海上巨人号的原油,是不能不要的。 “赵经理,听说你希望重新谈价格?非常抱歉,我现在很忙。”谢凯见到赵临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赵临臣也不顾尴尬,“之前我们公司确实表示要重新议价,经过我努力,公司董事会同意按照原本的合同交易……” “海上巨人号就停在海上,谁先给钱,油就给谁。”谢凯说到,“到现在,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天,后买还有一艘25万吨的油轮快到了……” “全部结算,马上给钱!”赵临臣明知道对方的心思,可现在,哪里还有时间给他来讨价还价? 总数将近600万桶原油,他们用不完的,还可以转手卖给日本韩国的炼油公司,之前谈好的那些原油公司的油轮,已经在新加坡港等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