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 横行波斯湾的螃蟹旗(二) - 重生军工子弟

895 横行波斯湾的螃蟹旗(二)

“报告!侦察机发现波斯不少油轮在哈尔克岛上运油……” 伊拉克,巴士拉前线司令部,卡西姆将军听着情报参谋的汇报,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哈尔克岛两年前才被空军轰炸了,虽然国内导弹数量不少,总统并不希望用导弹袭击那边,毕竟一枚导弹的价格不便宜,用来炸波斯人的城市,让他们更快坐在谈判桌上达成停火协议才是王道。 “向总统汇报,等待命令。”卡西姆没有贸然命令战机出动去轰炸波斯人已经修复的输油港口。 他们的原油正在源源不断地运出去,换成经费可以补充更多武器装备。 波斯人南部战线不可能不知道消息,却没有出动战机轰炸,甚至在法奥半岛的炮兵都没有向在阿卜杜拉水道入口处装油的油轮开火。 大家都要挣钱嘛。 或许,这样是最好的? 要是贸然轰炸,引起波斯人疯狂反扑,这就不好了。 伊拉克当初轰炸了哈尔克岛的输油港,作为报复,波斯人调动超过150架战机展开疯狂的报复轰炸,摧毁了伊拉克北部最为重要的两个油田基尔库克油田跟摩苏尔油田。 好不容易,到现在才逐步恢复两座油田的生产呢。 “对了,司令,那些进入哈尔克岛的油轮上面,都悬挂着螃蟹旗……”情报参谋正要离开时,突然想到侦察机飞行员汇报的情况。 卡西姆将军皱起了眉头,“也是帮我们运油那些油轮上面的雇佣兵在护航?” “是的,如果按照他们给我们护航的标准配备,没艘油轮上,至少有超过5枚前卫防空导弹……”情报参谋肯定地说到。 “把情况详细汇报上去。”卡西姆略一思索,就知道这事儿自己没法直接下令了。 欠了一屁股债的傻大木现在越来越烦躁,他都已经同意停战,跟波斯人握手言和,大家不干架,安心挣小钱钱了,结果霍梅尼不同意。 继续打下去,也没有任何进展,每天庞大的军费开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波斯人也开始在哈尔克岛运油?”傻大木听到这消息,暴跳如雷。 哈尔克岛是波斯人最重要的石油生产跟输出港口,在1984~1985年,波斯全年预定石油收入235亿美元,哈尔克岛就负担了200亿美元。 所以,傻大木当初就派出空军,把这座岛给炸了。 甚至还不断派出战机去那周围轰炸对方的油轮,平时几乎就没有几艘油轮敢上前去运油了。 现在倒好,又出现大规模的运油行动,当伊拉克空军队伍的战斗力不存在? “派出空军,再去给我把这座岛炸平!”傻大木得到肯定答复后,下达了轰炸的命令。 波斯人空军数量少,应付伊拉克的空军都来不及,在南边布置的战机还得应付其他几个国家呢。 “陛下,不能轰炸!”得到消息的易卜拉欣赶了过来,想要阻止总统的命令。 “易卜拉欣,这没有你的事情……”总统心情很不好,“如果让波斯人搞到钱,他们将会获得更多武器装备,我们的战争更难结束……” “陛下,炸了更难结束战争。目前我们从拜祖尔水道运油到阿卜杜拉水道旁边,法奥半岛上的波斯炮兵没有任何阻拦,一旦轰炸了他们的油港,后果不堪设想!”易卜拉欣知道谢凯不是瞎威胁他的。 对方敢冒着波斯人袭击的风险来运输伊拉克的油,价格低廉,不可能放弃波斯人的原油。 也许,波斯人的原油价格更低。 真炸了,关系就大了。 可他又没有办法对总统明说内情。 “他们那是不敢炮击油轮,运油的油轮可是在科威特海域……”傻大木看着自家亲戚,并不想就这样放弃了轰炸波斯人的油港。 没钱,仗打不下去,他们自然就同意不打了。 “陛下,他们连科威特的油轮都炸沉了好几艘,商船炸的更多……波斯人的防空力量加强很多,他们手中也有大量来自中国的单兵防空导弹!” “那就安排战机轰炸他们运油的油轮!”傻大木也清楚,波斯人把国内大多数的霍克中程防空导弹跟奈基远程防空导弹布置在了他们最为重要的油港周围。 这些导弹系统,原本是跟着美国混的巴列维王朝布置起来防御里海对面的苏联空军的;现在巴列维被推翻了,波斯人跟欧美各国闹翻了,而且跟苏联走得很近,那些防空导弹自然也就没有了必要。 如同波斯人不敢来轰炸防御严密的巴格达一样。 战机,现在傻大木是损失不起了。 “炸他们的运油船,没什么问题吧?”现在易卜拉欣在傻大木心中的分量那是越来越重。 前几天,易卜拉欣因为找到了人帮他们通过海上运油,虽然价格低,但是数量不小,有效解决了采购装备的经费缺口,总统一高兴,就把易卜拉欣从少将升到了中将。 就连参与这事情的哈利;莫桑上校也跟着沾光,从上校跨入了伊拉克数量不多的将军行列。 “陛下,如果是没有护航的,自然没有问题,就怕他们也找了河蟹佣兵团的人护航。那些该死的雇佣兵,只认钱!” “他们给波斯人护航?”傻大木愣了,“他们怎么能这么干?” 对于河蟹佣兵团,傻大木更加不陌生。 他的总统卫队精英,很多都是由河蟹佣兵团培训出来的,每年都会选派一批骨干到坦桑尼亚接受训练,为此,伊拉克政府每年都会支付高达1800万美元的培训费。 “他们只认钱。根据消息,现在他们跟沙特苏尔坦亲王的半岛部队合作……”易卜拉欣把情况做了解释。“如果用反舰导弹去对付油轮,实在是太浪费了,要想击沉,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能引来更疯狂的报复,我们现在第一要务是获得更多经费,积累力量……” 总统前几天才看到河蟹佣兵团的士兵在海上巨人号利用单兵防空导弹摧毁波斯人发射的反舰导弹,用火箭弹摧毁波斯人武装巡逻艇的录像。 傻大木现在就像积累力量。 波斯人如果再不坐下来谈,那就狠狠地反击,收回法奥半岛,到时候即使不坐下来谈,每天没事儿对轰也不怕他们。 “那就不炸他们护航的油轮!”总统最后还是妥协了。 对方没有炸他们装油的船,那就不炸对方的港口了。 河蟹佣兵团这些混蛋,手中的防空导弹,能有效威胁伊拉克国内大多数可以执行对舰攻击的战斗机。 于是,在总统的命令下,伊拉克空军再次出动,从南部机场起飞,向着波斯湾方向搜寻帮波斯人运输原油的油轮。 茫茫大海上,如何才能辨别一艘巨大的油轮是帮谁运油的? 看船上桅杆顶端飘扬的旗帜。 飘扬着螃蟹旗的,他们不炸,只要确定不是帮他们以及其他盟国运输的货轮,都是在攻击范围中。 “你们这是跟两国都约好了?他们同时攻击没有你们护航的货船跟油轮?”汤姆森手中的红酒杯子轻轻晃动着,言有所指地看着廖东。 廖东笑着摇头,“如果我们真有这能力,还干什么雇佣兵?” 这事情内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cia的情报人员再怎么无孔不入,都没有可能知道内情。 “我们要合作,我需要知道原因,只有这样,才能说服白宫同意跟你们这样掌握着数量庞大武装力量的非政府组织合作……”汤姆森知道没有那么容易套出对方的话。 廖东也没有做解释,而是让手下把那份完整的录像放给汤姆森看。 “少校,这就是我们能获得这么多业务的原因。现在跟半岛防御部队合作,虽然没有几艘军舰,不过我们的战机马上就要到了,只要遇到求救,要不了半个小时,我们的战机就会赶到!”廖东介绍着情况。 哪怕cia的人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也是没有办法的。 “少校,即使你们美国商船,挂着我们的旗帜,我们的雇佣兵也会全方位提供安保服务。价格很便宜,每吨才50美分!” 对方送上门,廖东自然不放过。 汤姆森摇头,“不用了,我们有军舰护航。不过非常感谢你们,让波斯湾的原油能源源不断地运输出去……” “波斯湾海面上,到处都飘扬着螃蟹旗,大家都安心地赚自己的钱,不再拖世界和平的后腿,不好么?”廖东咧嘴笑着。 美国人不会在他们的商船上悬挂雇佣兵的旗帜,这一点,在最开始的时候廖东他们都是清楚的。 好歹也是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之一,要是干了,面子挂不住…… 仅仅几天时间,无论是波斯人的飞行员跟武装巡逻艇,还是伊拉克飞行员,发现很难寻找到没有挂螃蟹旗的商船…… 谢凯搞出来的淡水神兽,居然开始在中东波斯湾的海中横行起来。 一时间,整个世界都知道了这只张牙舞爪的螃蟹,为全球经济发展,为世界和平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催啥催,美国人要来,咱们难道能让他们不来么!”谢凯见越来越多的轮船上挂上了螃蟹旗,心中高兴不已。可国内一天连发五六封催他回国的电报,让他实在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