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 404的造神运动 - 重生军工子弟

898 404的造神运动

“就是他……” 雀斑女怀着忐忑的心情,跟着郑宇成一起上了楼,她没想到,管理委员会大楼,所有的房间里面都锁着门,在郑宇成办公室外面,谢凯正依着墙抽烟,看着他们还一脸笑意。 她觉得,谢凯在嘲笑他们。 可谢凯心中的郁闷没法给他们讲,自己不过是抽烟压压惊,到现在,都还没有确定,这是不是穿越了或者又重生了。 不敢贸然叫郑宇成。 谁特么的知道哪个年代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看这些年轻人不敢进管委会大楼,谢凯就更加不确定,也没有看到内卫躲在什么地方。 “你小子,昨天下午就回去了,怎么还没搞清楚状况?”郑宇成看着谢凯,一脸无奈,“莫齐呢?” 一听这话,谢凯放心了一半,郑宇成说话的语气,还是熟悉的那个郑宇成。 “不知道。”谢凯摇头,随后递了一支烟给郑宇成。 老头子摇了摇头,掏出钥匙打开了办公室门。 雀斑女见谢凯跟郑宇成熟悉,有点发呆,这人跟基地最高领导有关系,这亏不是白吃了? “卿玉清,你也进来吧。”郑宇成进了办公室,谢凯也不客气,跟在他身后就进去了。 留下雀斑女在过道上发呆。 一听到郑宇成叫自己名字,顿时惊喜起来,基地最高领导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忐忑地进去,瞧见谢凯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得卿玉清气不打一处来,却又不敢在领导面前发作。 “介绍一下,他是谢凯,昨天刚回来。”郑宇成示意卿玉清坐下,亲自给她倒了杯水,指着谢凯介绍。 这一下,惊得都没敢坐实的卿玉清顿时站了起来,“他是谢凯?” “我很有名?”谢凯诧异无比。 这特么的穿越了? “我们无人机团队研究的方向都是你之前提出来的,控制系统跟控制理论都是你完善的,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了,具体的嘛……”郑宇成一脸阴笑地看着谢凯。 “郑主任,是不是搞错了?用于侦察作战的无人机,属于全球科技前沿,他是不是太……”卿玉清真不相信,他们未来的领导,会比他们年轻这么多。 “是不是要说他太年轻了?确实有些年轻,才19岁……如同你们听说的,我们外销了上千辆,为国家创汇超过24亿美元的359坦克,是他最开始提出理论模型的;我们的还未定型就已经卖出去上百套的飞盾-359,理论模型也是他提出来的;地红旗是他提出改进方案的;超-7战机也是他提出总体方案的……”郑宇成一本正经地介绍着情况。 谢凯听得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 郑宇成他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也不怕自己出去就被人家给喷死,一个人再怎么强大,也很难涉及到这么多领域,何况自己还这么年轻。 卿玉清真的无法相信,从他们经历漫长的政审跟军训,保密训练等一大堆训练,进入到这个被称为中国最神秘基地,中国军工最前沿科技诞生基地的第一天起就听到的名字,居然这样年轻! “当然,在技术方面,他没法跟你们比,他就是能想,敢想而已,你们的工作就是把他的想法进行论证,论证出来是否可以实现,然后再实现……”郑宇成也知道谢凯的情况。 让他搞点具体的技术细节,那还真的不行。 卿玉清听到这话,才觉得好受一些。 要是具体技术什么的也完全了解,还让不让人活? “我这想法多啊,老郑,你知道世界最大的油轮海上巨人号么?”谢凯问郑宇成,“那玩意儿长达450多米,宽68米,要是咱们搞艘航母也这么大,得停多少战斗机……” 卿玉清听到这个不由噗呲笑了出来,郑宇成却白了他一眼。 “卿玉清同志,你别听他瞎扯。不过关于无人机的事情,很多东西,你们可以多沟通一下……”郑宇成不想理会谢凯,而是转而跟卿玉清说话,“这也快上班了,先去吃早餐,准备学习跟工作。” 卿玉清点了点头,起身告辞离开,走的时候,不停地回头看谢凯,差点就撞在墙上了。 也没有再提什么谢凯导致他们扣分什么的。 谢凯不知道郑宇成他们想要干什么,好像自己出去的时间并不长,基地怎么就变得自己彻底不了解了? “老郑,今天是几月几号?”谢凯想要再次确定一下自己有没有穿越。 “9月14号啊。你小子不会连几月几号都忘了吧?”郑宇成诧异的不行,“要喝水自己倒啊。” “哪一年?” “1987年啊,小子,你不会是累坏了,把脑子给累出毛病了吧?” 谢凯无语。 没有穿越,没有重生。 “你脑子才有毛病呢!我这出去不过半个月时间,回来基地就变得这样陌生了,等毕业后回来,不是就得彻底陌生了?还有,你们这是抽什么疯?个人崇拜能搞么?”谢凯真的有些火大。 不是自己智商出现了问题,而是他实在是被郑宇成他们这帮老家伙的瞎搞给弄得有些受不了了。 一旦开始搞个人崇拜,后面事情的变化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哪里搞什么个人崇拜,你不想多了。”郑宇成有些尴尬,“无人机研究这方面,之前理论框架是你提出来的,基地里面又没有多少人懂……” 机场跑道旁边到现在都还在继续修建,就是为了建设无人机生产工厂。 研究这方面,从当初采购长空-号打靶给巴基斯坦人看,成功推销出去前卫防空导弹,基地就在琢磨摇跟金陵大学合作研究搞靶机,谢凯却提出来,要搞航程更远,滞空能力更强,甚至可以用于侦察作战的无人机。 那时候开始,基地就已经在准备了。 只不过到了现在,团队才刚刚开始建立起来。 原本的靶机都是利用无线电控制,现在为了让无人机控制抗干扰性更强,转而先考虑利用数字信号跟卫星通讯信号等。 “你不是搞到了苏联格洛纳斯卫星系统的通讯频率吗?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卫星系统先展开这方面的研究……”郑宇成明显是不想再谈之前的事情。 基地正在逐步推动谢凯站在基地前面,为谢凯以后接班而做准备。 这些事情,自然不会跟谢凯商量。 “我觉得你们这样搞,非得出事儿不可。个人崇拜那是绝对不能搞的,虽然我提出来了不少东西,真正实现的是我们的技术人员们。想法,谁都可以提出来。”谢凯不想就这样算了。 郑宇成他们觉得没有问题,却没有想过,这样干,完全是把自己给架在火上烤。 这时候,汪贵林敲门进来,他身后跟着一脸着急的莫齐。 “我就说这小子在这里,现在你放心了?”见谢凯在郑宇成办公室,汪贵林扭头对莫齐说到。“在基地,人丢不了。” “领导,对不起!我昨晚回家太累,早上睡过了……”莫齐急忙解释。 “……”几人都是无语。 “对了,这事情,莫齐知道。这批学生,是这几年毕业分配给我们的,只不过之前都是交给相关兄弟单位帮我们培养,同时也是处于考察期,今年上半年开始,基地的几个研究单位重新整合了一下,就把他们给拉到隔壁特战旅进行了三个月的军训……”郑宇成反正就不想去谈谢凯提出来的基地搞个人崇拜的事情。 “我说的不是这个!”谢凯火了,“继续这么瞎搞,以后你们自己玩儿。” 对于郑宇成他们瞎搞的事情,谢凯有些承受不起。 之前瞎搞项目,弄得自己整天挖空了心思去给基地搞钱。 现在倒好,项目郑宇成他们自己都嫌多了,涉及了海陆空三军所有的先进装备。 他们不瞎搞项目了,又开始把自己往神位上推。 一直以来,谢凯很多时候表现得都是非常低调的,就是怕自己某一天膨胀起来控制不住,最终只会害了自己。 如果他是重生前的年龄,不介意这些。 可现在他这个年龄,才特么的19岁。 “基地技术人员青黄不接,中间的研发人员断代了。”汪贵林看着谢凯,“他们必须尽快成长起来,光靠挖人,那是不行的。” 从当初各个科研单位撤离404,到现在所有高层管理人员一心要恢复昔日404科研城盛况,就产生了极大的矛盾。 全部挖人,并不现实。 所以,404到现在,只能大量从各个学校抢优秀毕业生,自己培养。 这就造成青黄不接的情况。 或者说,黄的都没有,因为那些顶级大拿,404根本就没有可能挖到基地里面。 中科院的院士,404的人能去挖么? 最多请他们帮忙培养。 “现在我们涉及的项目,很多都是前沿科技,只能采取以老带新的模式。刚好,你就成了他们追赶的目标……” “那也不能全面这样搞。上级知道了,会怎么想?”谢凯无奈。 “上面都知道的,你小子怎么比我们一帮子老家伙还胆小?之前各种事儿,胆子不都是挺肥么?”郑宇成皱眉看着谢凯,“行了,还是先说说关于战机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