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 抗命不降落的超-7A(国庆快乐) - 重生军工子弟

904 抗命不降落的超-7A(国庆快乐)

“要是表现不好,这会影响到我们对埃及的军售的,他们可是目前超-7a最大的买家。”谢凯不担心丢人。 中国航空制造业技术不先进,这是谁都知道的。 丢人不要紧,知耻而后勇,军工领域的所有人同心协力一起追赶就是了。 可问题关键是目前埃及军方已经引进了生产线,表现太差的情况下,对方不退货才是怪事儿。 “不会的。埃及人那边钱已经给了,何况他们也清楚,超-7a只是定位在高级教练机上。”郑宇成急忙辩解,“是在不行,用f-14上,也得扳回一局。上面不好直接拒绝美国人,一直推说价格太高。现在人家来咱们国内展示f-16/79这种价格便宜的战机,一架只要不到3000万美元,虽然还是贵……” “啥玩意儿?美国人的雷鸟表演队来中国飞f16/79?”谢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通用公司这是花了多大的代价才说服他们国防部? 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死心。 难道不知道,中国空军装备落后是落后,但是绝对不会对先进战机没有追求。 苏联人愿意廉价出售米格-29,空军都觉得他们的战机性能太过落后,无法符合空军未来的发展,从而拒绝了苏联人的推销,转而要采购他们还处于保密状态的苏-27! 美国人这是真当中国没有战机,随便整个垃圾玩意儿来中国圈钱。 中国人有那么傻么? 更何况,国内的战略分析团队综合全球各种因素考虑,都觉得短期内中国周围都不可能爆发大的战争,波及全世界的战争,将会更难以发生。 和平发展才是全球的主旋律。 所以,更不会用有限的经费去买美国这种垃圾到了无以伦比的战机,努力攒小钱钱,要把苏联的苏-27给娶回家。 现在美国人居然不要脸,非得厚着脸皮来中国推销他们的垃圾,欺人太甚了。 难怪郑宇成他们说把f-14给拉出去,斗得把面子保住。 “对,就是f-16/79,装涡喷的减配版本。”汪贵林神色严肃,“那种战机,在很多性能方面,甚至还不如我们改进后的歼-8ii,经过设计研究团队的分析,我们的超-7a在航电系统,雷达系统,甚至动力系统等方面都不如他们,但是在地空机动性能方面,却不是他们f-16/79可以比的。” 谢凯叹了口气。 他们是被美国人给刺激得太过厉害了。 超-7a是什么水平,谢凯比谁都清楚,本来就是一款为了项目而随便搞出来的轻型战斗机。 搞的时间不短,到现在为止,生产了好几架,谁敢说超-7a就真的能胜任了? 美国人确实过分。 “其实,咱们的超-7a在天空上看起来,还是非常漂亮的。”郑宇成望着天空上越来越大的战机编队,一脸自豪地说到。 谢凯想着天空望去,f-14的体型更加庞大,中单翼在飞行时完全展开,跟后面三角尾翼构成一个不小的角度,从下面看能够更容易辨认出来。 而超-7a,在f-14旁边飞行,对比就太明显了,前面的鸭翼是f-14没有的,整个飞机后面就是一个大三角翼,跟歼-7歼-8的气动布局差异也非常大,太好辨认了。 仰着头看,确实还是看起来不错的。 只不过,看起来不错没用。 谢凯是第一次看到飞在天空中的超-7a,这原本是才有的气动布局,只不过,动力跟不上,估计也没有歼十那样的机动性能。 要不然,别说通用搞出来的f-16/79那种垃圾,就连美国人装备f100涡扇发动机的真正f-16,都能同台竞技玩几把。 “下来了。” 在机场航站楼的引导下,f-14先行降低高度,随后一架接一架降落在跑道上,最后缓缓地转入到停机坪。 几架超-7a显然是没有想到这边的飞机跑道跟周围的环境几乎看不出多大的区别,唯独就是直了一些,这些属于核心种子飞行教官的飞行员们,为了战机的安全,小心翼翼地在降落了下来。 “咦,那架怎么不下来?” 一直降落了4架超-7a,谢凯正准备过去近距离对比超-7a跟f-14的差距的时候,岳林有些严厉的声音响起。 抬头看去,天空上确实还有一架超-7a在数百米的天空上盘旋着。 “他想干什么?哪里找的飞行员?”郑宇成也火了。 再优秀的飞行员,不服从命令,都不是好飞行员。 这些飞行员都算是国内的精英,按理,不应该出现不服从命令的。 新机型的试飞,随时都可能出现问题,何况试飞后还得培训空军的核心种子教官,在让种子教官去培训空军的飞行员。 本来就因为要跟美国最优秀的雷鸟飞行队同台展示而压力大得心情都不好了的郑宇成,见到天上那架超-7a不下来,顿时就有些火大。 空军护航表演大队现在使用的歼教-5,那玩意儿,根本就没法跟使用f-16的雷鸟一起飞,实在是太丢人了。 人家飞行表演都是用最先进的战斗机,空军的表演队则是选用教练机,哪怕是代表中国空军表演队的飞行表演技术迈入了世界先进行列,那也没法跟人家最先进的战机表演同台。 战机性能差距太大,缺陷太过明显。 这次本来就不是单纯的表演,而是通过战机的表演来展示飞机的机动性能。 岳林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虽然这些战机在降落前,都不归他掌管,手下有了这样的刺头,谁能舒坦得了? 想要叫对方下来吧,又不是在航站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这货难道是想要多飞几分钟?”谢凯有些无语。 目前国内空军飞行员,就连最优秀的一年都飞不了几十个小时,总有一些飞行员想尽千方百计地想要多飞一些时间。 这点,他是可以理解的。 可天上飞机的是超-7,不是其他的战斗机。 突然,天空上一直盘旋的超-7a,左侧机翼突然向上方升起,谢凯还以为这架战机要摇晃翅膀得瑟一番,结果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事情。 只见超-7a机翼一直向左,就这样在众人注视下来开始表演空中翻滚的机动动作,连续翻滚了至少三次! “这是谁?下来后就让他滚蛋!”郑宇成顿时大怒。 非得在这里装逼,现在一帮子人都等着开会,这飞行员倒好,居然还在空中玩得正欢。 “目前还不知道……”岳林满额头的黑线。 这确实是太过分了。 他手下的飞行员队伍中,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 超-7a虽然结构不是太过复杂,依然还是新机型,试飞密度就不小,天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要是弄得机毁人亡,那可就不美秒了。 下面人如何担忧先不说,在空中的那架超-7a居然在玩了横滚后还觉得不够,在郑宇成等人的怒火越来越严重时,居然先是来了个180度的水平横滚,随后机头向下加速俯冲,在降低了很大一截高度后,猛地把机头抬起去,改成水平平飞状态。 这居然做出了分离s机动! 谢凯叹了口气,这飞行员,太特么的爱装b了,难道其他飞行员不会? 而且,等确定了表演方案后,这几天都会让他们尽情地用超-7a飞各种机动动作。 如果不是明知道超-7的机动性能不够,谢凯都会让他们飞眼镜蛇机动。 “这飞行员绝对不能要了!”郑宇成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就连一边的汪贵林都觉得,这架超-7上面的飞行员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知道是玩够了,还是航站楼里面的命令让天空中的飞行员接受了,天空中那架在数百米高空上盘旋,不断翻滚,猛地向下俯冲。 “啊!”在一边看着的莫齐惊得叫了出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谢凯的心脏好像突然从胸腔中跳出,就卡在嗓子眼。 一直到飞机俯冲了几百米,眼看就要坠落的时候,突然又拉起机头,向着上空飞去…… “命令这架飞机马上下来,不然就让防空部队给老子打下来!”郑宇成也被吓了一跳,他刚才以为这架战机坠机了! 这会儿胸膛剧烈起伏,暴跳如雷。 也不知道是对谁下达的命令。 基地的守备团升级为旅后,防空力量空前强大,甚至防空机枪什么的都被淘汰了,要装备飞盾-359系统。 现在缺货,但是前卫防空导弹装备了不少,甚至还有一个改进了之后的红旗-2防空导弹发射阵地。 要把这架飞机给打下来,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 虽然不可能真的大,但是逼急了,郑宇成绝对会干出这样的事儿的。 天上的飞机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一样,机头几乎跟大地垂直,一边向着天空上蹿去,一边还坐着翻滚机动的动作,看起来惊险无比。 可地面机场的人,心都提起来了。 这是超-7a,国内刚研发的轻型战机! 没有经过太多试飞的新机型! “报告,天上飞的是屠浪,他说还没飞完……”很快,一名穿着军装的人跑过来汇报。 “屠浪?”岳林显然不知道这个名字。 郑宇成同样不知道。 谢凯倒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当初好像白彦君专门给他介绍过这个人? “他不是f-14的试飞员么?”谢凯顿时就想起来了,当初搞到第一架f-14,修复完成后准备试飞,一直都在国内寻找能试飞的飞行员。 作为熟悉国内所有的战斗机性能的飞行员,结果却被停飞,然后…… “f-14什么试飞员?一直都没有过试飞员!”郑宇成的怒气,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凶神恶煞起来,“管他是谁,下来就给我滚蛋!” 这些试飞员是132厂那边提供的,404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自己的试飞队伍。 “他是611所屠总师家的亲戚……” 谢凯现在都已经记不清楚当初白彦君是怎么向他介绍的。 反正对于这个还是记得。 白彦君原本介绍的时候,说的据说是611屠总的亲戚,显然,这会儿谢凯记不住了。 “我管他是谁家亲戚,我们的战机不是给他们玩儿的!”岳林现在也是火大无比,“谁家亲戚都不行。” 不服从命令,上了天就瞎搞,要让他以后一辈子都没法再碰飞机。 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岳林现在心中的怒火。 这刚到这边没有多长时间就出现这样的事儿,哪怕这事儿跟他没有直接关系。 “快看,他又要俯冲了!”莫齐的声音,再次让众人看向了天空。 对于战斗机尾部那rd-33发出的难听又刺耳的轰鸣声,众人几乎都直接无视了。 “打下来!” 郑宇成的火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 左右的人都为难了起来,这可是自己的飞机。 “郑叔,先看看他想要干什么吧。”谢凯对于飞行员,没有一点好感。 这样的人,哪怕技术再高,都不能留在他们单位。 无论是404航空口系统的试飞员,还是特战旅的飞行员,那都是国内最顶级的种子飞行员。 要是所有人都按照这样搞,以后根本就没法管理。 “还看什么?各种显摆!显摆他的技术!”郑宇成气不打一处来。 谢凯摇头,“如果只是显摆技术,在这之前,应该已经结束了,或许,他想要告诉我们什么。”谢凯觉得,一般情况下,飞行员真的要违反命令,也会考虑后果,“飞机里应该没有多少油了,他坚持不了几分钟了。” 对方这样的后果,已经是非常严重了。 郑宇成也无奈,人家不下来,难道真的打下来。 可当谢凯看到空中飞行员接下来做出的机动动作时,整个人如同遭到雷击! 只见空中的那架超-7a在上千米的高空中水平飞行,飞着飞着,机头猛地向上一抬…… “天啊,要掉下来了!”莫齐的惊呼声再次响起。 谢凯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机头已经越抬越高的超-7a,心中即使不相信,他还是期待出现奇迹,不断在心中念叨,“再往后一点,再往后一点……” 甚至,口里发出了声音。 时间在这一刻,却好像停滞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