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 就要在美国人眼前飞五机编队的眼镜蛇机动 - 重生军工子弟

907 就要在美国人眼前飞五机编队的眼镜蛇机动

摔飞机,那是战机设计定型,技术改进所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 尤其是技术验证的时候,没有任何一家单位敢保证,他们设计的飞机在上天后,不会有任何设计的缺陷。 设计没有缺陷,谁能保证生产没有任何缺陷? “老汪,你在开玩笑?”郑宇成看着汪贵林,再看看谢凯,急了,“别的事情,可以由你们瞎搞,这个事情,可是关系到国家的尊严,整个国家军工系统的脸面。” “你看我,像开玩笑?”汪贵林认真地说到。 平时,谁要动用基地的经费,只要稍有点不符合规定,都别想从汪贵林这里拿到一分钱。 现在这老家伙倒是大方了。 超-7a的售价,那可是一千美元一架! 虽然说,生产成本没有这样高。 “郑叔,真不开玩笑。如果信我,就听我的。”谢凯也是不得不打包票,“只要能完成,狠打美国人的脸,绝对不是问题。即使无法完成,屠浪一个人飞这样的机动,也不是问题。” 谢凯没说,屠浪一个人飞,永远没有五机编队同时飞眼镜蛇机动那样震撼。 岳林想要说什么,看这状态,连汪贵林这最不好说话的人都表态了,他想要反对也不会产生太大作用,索性就不去说什么。 “让屠浪来,可以,但是我们得准备另外一套方案,要不然,到时候丢脸就是丢整个国家的脸了。”岳林最终只说了这样一句。 目前情况下,谁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屠浪的处理怎么办?不处理也不行。”郑宇成问道。 刺头不收拾,以后都有样学样,还怎么管理? 郑宇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当然,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他对谢凯,那是例外,谁叫谢凯让整个404从濒临解散的边缘起死回生,现在小日子红火无比呢? 如同国家最高领导人提出的,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 显然,谢凯就是只好猫。 “处罚是必须的,有功必奖,有过必罚。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允许他先来试试,即使到最后能完成,依然得处罚他这种不听命令,严重违纪的行为。”谢凯坚决地说到。 无规矩不成方圆。 任何人,都绝对不允许越过规矩。 哪怕他谢凯,到现在,为基地挣了上百亿美元,上面大佬看着他都是面带微笑,他不仅没有任何的自得,反而觉得压力更大。 明明自己有钱,都不敢去乱花一分;明明自己可以去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他却不敢乱来分毫。 就连扒掉莫齐的裤子,那也是他权衡了再三,最终以莫齐本来就是他媳妇儿为借口说服了自己…… 要是在几十年后,他早就扒掉莫齐的裤子了,不同意? 霸王硬上弓呗。 “带领其他几架战机同时做出这个机动动作?”屠浪对于谢凯去而复返,一开始弄不明白,听了谢凯的要求后,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你们还是枪毙我吧,这事儿干不了。” 眼镜蛇机动,不是谁都能飞的。 屠浪自己干之前,就考虑过后果,要么自己机毁人亡,那样再严重的后果,他都可以不用管了;要么,就是上军事法庭,一辈子都不再碰战机。 可现在却告诉他,带着其他的四架超-7a一起飞眼镜蛇机动,他觉得还是枪毙自己来得痛快。 “你有两种选择。这两种选择的结果,相差很大。第一种,就是拒绝,后果呢,不算严重,最多也就是上军事法庭,然后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任何碰战机,甚至飞行器的机会;另外一种,同意带他们飞,你有三天时间,不,确切地说,只有两天半。必须保证5机编队同时做出眼镜蛇机动,如果完成了,违反明令的处罚,依然都接受,不过,我们领导特批你每年可以摔一架战机,不只是目前的超-7a,甚至还有已经开始样机试制的双发超-7b。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谢凯没有理会屠浪,说完就准备离开。 时间不多了。 他心中也没有任何的底气。 哪怕屠浪同意了,最终看不到5架超-7a同时做出眼镜蛇机动的震撼动作,也都是白搭。 谁能想到,超-7a这样被谢凯归类到非战斗机类型的战机会有这样的机动性? “等等!”屠浪见谢凯要走,急了。 谢凯停住脚步,扭头看着他,“怎么?” “真的能让我飞超-7b?”屠浪显然知道超-7b,甚至看过模型。 “看你表现。”谢凯叹了一口气,对于有的人来说,命可以不要,挑战更重要。 “首飞可以让我来么?” “做梦!” 谢凯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 一款战机的首飞,那是极其严肃认真的,屠浪这样动不动就瞎搞的人,谁都不可能同意他去首飞。 首飞失败,将会严重打击整个研发团队的信心。 人为因素的影响,都会彻底被降低到最低程度。 “飞任何机动动作,都没有问题?”屠浪也知道,首飞的事儿,这辈子都跟他没关系。 “看你表现。当然,即使飞各种机动动作,也必须在起飞之前,跟试飞团队商量,绝对不允许再出现违反命令的情况。”谢凯很严肃。 屠浪一脸苦笑,“如果上级能同意,我至于冒这样的风险么!” 谢凯又要走,这次走了很远,才被屠浪叫住。 他没有保证可以成功,只说可以试一试。 对于他的回答,谢凯非常满意,如果一开始屠浪就说他可以保证,谢凯反而没有这样放心。 当屠浪再次出现在他的4名同僚面前时,其他几人显然都是震惊不已,甚至脸上露出鄙视。 谢凯没有去干涉他们内部的问题,只是跟在郑宇成他们身后,由一脸严肃的岳林对着4名神态各异的超-7a飞行员下达命令,让他们跟着屠浪一起飞眼镜蛇机动。 是的,这种机动动作已经被谢凯给命名为眼镜蛇机动。 至于是否叫屠氏眼镜蛇机动,要看效果。 “诸位,我知道大家对我很不待见。超-7a,你们都比我飞得更久。这是一款优秀的战机,机动性能超乎我们的想象……”屠浪没有废话太多,“当然,你们都比我更优秀,这次不是为了我个人的荣誉,而是为了给国家争光,大家都清楚,我们将会跟世界上最优秀的空中表演团队同台展示,如果没有点新花样……” “他怎么废话这么多?”郑宇成问谢凯。 谢凯耸耸肩,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根本不理解。 最终,也不知道屠浪说了多久,其他几名飞行员都是哈切连天了,屠浪才结束,转而向直属领导岳林申请,他要再飞行几次,确定进入到这种机动动作时候需要的各项参数。 岳林也不废话,直接让地勤加油,同意放飞。 地勤加油的时候,屠浪主动提出了要求,只能给战机加三分之一的油,理由就是油太多,重量会影响到战机做出这样的机动。 所有的一切,都依着他。 “他还能做出来吗?”郑宇成现在可没有当年把所有赌注都压在谢凯身上的那种勇气。 再给他一次机会,他都不一定会把基地连工资都不够发的有限经费砸到数控系统的研发中,从而进一步同意谢凯自己去香江找巴基斯坦,截胡617的订单。 当时,404已经濒临解散,哪怕是赌输了,最终的后果,也不过是解散。郑宇成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跟404同时消亡。 而现在,不同。 虽然这次不会像当年赌谢凯一样关系到整个基地的生死存亡,但是对于郑宇成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国家荣誉跟尊严,胜过一切。 国受辱,民无光! 何况,人家是光明正大的打上门来,就因为中国拿不出一款性能好的战机。 用技术实力来告诉美国人,你中国大爷不需要你的垃圾战机,我们随便瞎搞的个教练机就比你们的战斗机更好! 郑宇成期待这个。 “看呗。”谢凯心中也是没有一点底。 只能看着屠浪爬上战机驾驶舱,从超-7a发动机点火那一刻开始,谢凯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屠浪驾驶的那架歼超-7a上。 超-7a从停机坪缓缓地滑向跑道,随后在跑道上等待航站楼的命令。 飞机缓缓地在跑道上开始滑动,速度越来越快,也就跑了不到两百米的距离,机头就开始猛地上扬,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机头距离跑道也就越来越远,最终,在不到500米的距离中,超-7a主后轮就脱离了跑道,整架飞机呈现45°角往天空上不断爬升。 战机越往上,看到的体型也就越小。 可谢凯不敢让屠浪冒险,之前屠浪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飞机高度只有800米,这次,飞行高度,被众人商量后,定到了1800米。 如果能成功,再降低高度。 不是谢凯不想把高度定得太高,而是在3000米高空上,战机基本上就难以看的清楚动作了。 屠浪也保证,在千米以上的高空足够了。 1800米,如果无法做出机动,战机进入尾旋状态中,也有更多的时间来想办法。 超-7a不断地向着天空上爬升,最终,在1800米的高空上开始盘旋。 不用望远镜,肉眼都看得不是非常清楚。 这一次,屠浪没有再玩各种机动动作,直接平飞,随后缓慢地降低速度……地面上的众人看着天空上的战机,机头连续抬起来了好几次,最终都没有能够完成眼镜蛇机动。 “能不能行?如果不能行,就让他下来吧。飞机跟人,都损失不起。”汪贵林叹了口气。 还是他们想太多,期待太高。 就连谢凯,也是有些失望。 看这状况,屠浪好像并没有把握。 “机头又抬起来了,天啊,他成功了……”在谢凯几人都失望地放下望远镜后,一直都举着望远镜关注着天上超-7a动作的莫齐,突然高兴地跳了起来。 谢凯急忙举着望远镜看去。 却没有看到,飞机的机头已经开始向着水平方向压下来了。 不过,没有让谢凯几人等多久,飞机的机头再次拉起来,整个战机一直跟地面保持垂直,甚至超过了90°,呈现机尾在前,机头在后的状态,整个状态持续数秒,眼看战机就要这样掉下来。 地面上的人心脏提到嗓子眼时,战机的机头又开始向下,随后改为平飞。 一连做了好些个眼镜蛇机动,期间也有不成功的,但是到后来,几乎每次超-7a都能成功进入这种机动。 “飞机进入的速度,大约424公里到428公里之间,最好在425公里每小时的时候拉操纵杆,动作必须要快……同时,在整个操作过程中,让战机以152公里每小时以上的速率减速,一直减速到110公里每小时左右,推杆猛压机头……”屠浪在经过好几十次实验,最后每次都完全成功,才开始跟另外几名飞行员讲解如何进入到这种机动动作。 傍晚时分,其他的四架超-7a全部跟着屠浪的战机进入了空中。 这次,他们实验的高度,到了3000米。 虽然地面上肉眼看不清楚,却能通过航站楼了解到情况。 所有的飞行员,都是国内精英中的精英,能作为种子飞行员教官的,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心理素质过硬,技术精湛。 除了一开始担心战机因为失速陷入尾旋,到了后来,几架战机的飞行员都成功在3000米高空上做出了眼镜蛇机动…… “不错,不错!”谢凯一直在机场上等着。 在了解到其他飞行员都可以完成这个动作后,长吁了一口气。 飞机下来后,岳林马上安排地勤对所有的战机进行全面的检修,这样的机动,对于战机的结构强度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谢凯,跟你商量点事情呗。我觉得,我们可以在美国人面前,来点更复杂的……”屠浪飞了几个小时,一点都不觉得累,见谢凯在机场旁边,一点都不考虑两人关系没有太熟,搂着谢凯的肩膀,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