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 你们这F16/79就是垃圾 - 重生军工子弟

910 你们这F16/79就是垃圾

有把握吗? 屠浪也在问自己,他心中都不敢确定。 “屠浪,你怎么了?赶紧准备,快要起飞了。”其他几名飞行员虽然对屠浪不待见,因为他瞎搞,不听命令,搞得整个团队都挨批评。 不过现在对于屠浪,不得不服。 无论是心理素质还是操作技术,屠浪绝对是最优秀的。 眼镜蛇机动,这样的机动动作,目前国际上尚未出现过,上级部门说了,这种机动动作很可能会以屠浪的名字来命名。 创造一个全世界都学下的超级机动动作,在航空领域名流千古,这是所有飞行员的梦想。 很多飞行员,别说创造复杂的机动动作,有些机动动作都做不出来,一方面是因为战机性能不够,另外一方面就是经验的问题。 “还早呢,要快十点才会起飞,这会儿才八点不到呢……”屠浪跟其他飞行员寒暄了一会儿,借故检查战机,到了停放他们战机的停机坪前面,看着战机银灰色的涂装,不由自主又点上了一支烟。 除了第一天单飞他紧张过,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再出现这样的紧张心态了。 贴地飞行,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却没有几个人敢这样飞,难度极大,而且为了展现战机的地空性能,必须用较低的速度飞行。 只是飞行,不会让屠浪如此简单。 问题关键是,还必须机腹朝上,倒着飞,在距离地面十米的高度上做出各种机动,以此展现战机低空低速的性能。 f-16主要卖点就是地空机动性能。 现在谢凯为了卖超-7a这样的垃圾战机给美国,就必须让他们在美国人要展现给中国军方看的方面狠狠打他们的脸。 “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早知道就不吹牛逼了,这习惯,必须得改!”看着战机,手中的烟头烧着了手指,屠浪都没有感觉到。 谢凯知道屠浪现在有压力了,可他也没有办法。 只是一个眼镜蛇机动,真的是不够的。 “老郑,这次美国人都来了谁?”在去南苑机场的路上,谢凯问着郑宇成,“他们的战机现在已经停在了南苑机场吧?” “国防部长卡珀斯带着一帮子美国军方的人员,具体咱们也不认识,也没有必要认识,反正我们跟他们合作的机会不多。”郑宇成心中也是没有底。 要是屠浪在美国人面前表现得不好,这将会让人非常难以接受这个后果。 用眼镜蛇机动,就足够为中国航空制造业挽回颜面了。 “咱们的部长不陪着?”谢凯这么久了,一直都在跟军方打交道,还从来没有见过国防部长张将军。 “肯定要陪着啊,不仅张将军,就连空军王司令他们也都会一起……”郑宇成说到,“所以才更得慎重,一旦出了问题,这后果……” 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郑宇成,都担忧起来了。 谢凯还真没想到,自己国防部长都得来看啊。 空军司令看看就得了! “张将军那么忙,他来看什么?”谢凯有些无语。 国防部长整天忙的不行,来看啥热闹? 谢凯不是不期待国防部长来看,而是一旦屠浪上演贴地机动飞行,出了问题,就会让张将军脸上无光。 美国人的嘴脸,他比谁都清楚,真的失败了,他可以想象美国人在自己国家国防部长前的得瑟。 “人家美国国防部长主动邀请,何况,这也是看他们空军战斗机性能的机会,国防部长能缺席么?”汪贵林如何不明白谢凯的想法。“那事儿,没有把握,就叫屠浪不要做了。” “放心吧,我给他说了,没有把握就不做。”谢凯确实是这样交代的。 南苑机场,现在还属于军用机场。 只不过没有多少战机在里面,算是一个备用机场,404的运十经常就停靠在南苑机场里面,对于这边非常熟悉。 一行人过来的时候,还很早。 机场的安保力量显然增加了不少。 通过检查后,谢凯他们一行人的212吉普直接就向着机场内部的航站楼去了。 美国雷鸟飞行队表演的时间定在9点45分,表演时间为15分钟。 那个时候,差不多也是 现在还不到八点半,谢凯他们这么早过来,其实就是为了去看看f-16。 不是谢凯想要看,而是霍海源他们想要看看f-16这款在全球名声都被炒得火热的先进战斗机。 在国内,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这玩意儿。 哪怕在国外,都很难看到。 上次在巴基斯坦为了看美国人的f-16,结果搞得引起了老毛子跟美国人的斗殴,也不知道最后巴基斯坦方面怎么解决的。 老远,谢凯就看到了整齐停在机场停机坪上,机头以红白蓝三种颜色的红嘴f-16。 机身以白色为主,看不到喷涂蓝色的机翼部分,而白色配红色边的尾翼两面各有13颗蓝色星,飞起来,确实像一只鸟。 战机的尾部喷管收拢在一起,基本上看不出来个啥,翅膀下面没有挂载武器,没有啥看头。 战机前面不远处,围着一群人,不是霍海源他们还有谁? “国内的战机设计师,都来了?”看到那一帮子人被挡在距离战机有至少十米的老设计师们踮着脚往那些停在航站楼前面不远处的f-16,谢凯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来了。 “这种机会,难得。”汪贵林点了点头。 谢凯没有多说什么,快步走了过去。 他不是为了看f-16,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玩意儿就是特么的一垃圾。 但是国内的战机设计师们不知道啊。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只是装着j79涡喷发动机,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垃圾中的垃圾,没有人要的东西。 “霍总,看啥玩意儿呢!”谢凯不认识其他飞机设计研究所的专家们,他看着这些大拿们伸着脖子想要看清楚不远处的f-16,心中还在琢磨,要是这会儿美国人来一发导弹,击中这里,中国战斗机的发展,至少又得落后十年。 因为谢凯看到,就连611所负责搞十号工程的宋总都在人群里面。 “宋总,这玩意儿看看外形的气动布局就行了,里面的航电系统跟火控雷达什么的根本就看不到,浪费时间。”谢凯见宋总回头过来看自己,心痛地说到。 宋总苦笑一声,还没说话,就听到旁边一个粗暴的声音,腔调怪异:“请保持距离!” 谢凯扭头一看,一名穿着美军礼服的上尉正在推搡着霍海源,脸上表情严厉,顿时就火了,居然敢欺负404的战机总师? 上前一把推开那名美国上尉,冷冷地问道,“干什么?在我们中国的地盘,以为是你们美国?” 上尉顿时要发火,却被他后面的一名少校给阻止了。 “先生,请不要超过警戒线!”少校平静地说到,“这里是中国,我们很清楚,但是作为受邀来向贵国展示我们先进的战机,你们是否应该有相应的尊重?” 对方的话虽然说得平静,但是那脸上的嘲笑却一点都不隐藏。 甚至还附带着嘲笑一番中国的军工。 “受邀?谁邀请你们的?你们自己上赶着想要推销卖不出去的垃圾……”谢凯的不屑同样表现了出来,“你们以为我们中国人都是傻子?这卖不出去的f-16/79,真以为我们会要?” 谢凯一点都不客气。 反正他根本就不在乎对方什么态度。 只不过心痛国内的这些航空领域的大拿们。 “垃圾?这样的垃圾,你们有?”旁边的上尉冷笑着说到。 这话一出,周围所有的大佬们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倒是说说,我们的战机哪里垃圾了?今天不说出理由,我们将会取消飞行表演。”少校看着谢凯,脸色也变得冰冷。 宋总看着谢凯,眉头皱了起来。 年轻人想要为国家争气,他们是可以理解的,所有人的心思都是这样。 可这个不是赌一时之气就能解决。 正要上前让谢凯道歉,却听到谢凯指着旁边的f-16说了起来,“这个不是f-16a/b或者其他标准型号,而是通用搞出来迎合贵国卡特总统禁止出口f-16标准战机政策的f16/79对吧?” 少校看着谢凯,虚眯着眼,“这个怎么垃圾了?” “怎么垃圾?你们自己更清楚。就因为这比f-16性能差太多,全球没有获得任何一个订单!” “没有订单代表垃圾?”少校怒了。 谢凯见周围的大拿们都看着自己,想要听听,也就不卖关子了,“装上了j79涡喷发动机的f-16,根本就不再是f-16,只不过借用了名声罢了。涡喷跟涡扇发动机,不用我给你分析优劣吧?” 这个时候,谢凯根本就不在意对方的想法跟态度了。 少校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涡喷本来就比较适合你们,目前你们的战机都是采用的涡喷发动机……” 他的辨别有些无力。 在旁边的技术大拿们,终于知道为什么美国人不准他们靠近了。 “涡喷发动机油耗高推比低,谁都知道。你们把f-16的f100涡扇发动机换成j79涡喷发动机,总推力下降了多少,你们比谁都明白。另外,通用为了降低性能,在尾部的发动机周围加装了一吨多的减热罩……” “那是为了降低红外特性!”少校咆哮着。 他完全不知道,中国这些根本就不了解他们这些战机的技术人员怎么知道这些的。 “降低红外特性?前卫防空导弹,知道吧?来,我们来试一试,看看我们的前卫能追上不?”谢凯见对方急了,谢凯心中反而更加冷静。 中方的技术人员不知道,都以为这是真正的f-16呢。 美国佬这是在丢他们自己的人。 “不仅推力不足,你们还故意减配……在低空机动性能上,还能有多厉害?不是垃圾是什么?”谢凯继续说到。 “确实,如果是涡喷发动机,哪怕美国技术比我们高不少,对于f-16这样还增加了一吨多重量的战机,推力确实不够……” “我们的歼-8ii都得用两台发动机,载弹量跟航程都还不足……” “这玩意儿,还有什么看头?” 一帮子技术大拿见美国人脸上的表情,不由开始讨论起来。 他们都是航空领域的专家,对于发动机什么的,都是非常熟悉的。 “虽然是涡喷发动机,但是在高空高速的性能上比f-16要强很多。”少校急了。 显然,他听得懂中国话。 “呵呵……高空高速?我们缺高空高速的战斗机么?”谢凯再次冷笑一声,“f-16的设计定位,那是昼间格斗机!卖点也是空中格斗能力!因为你们的垃圾减配设计,把大推力的涡扇发动机换成涡喷发动机,总体来说,缩短了航程,损失了滞空时间,能量特性更是萎缩得厉害,甚至都不具备空中格斗能力!不是垃圾是什么?” 众位大佬都听明白了。 按照谢凯的说法,这确实就是垃圾。 如果给歼-8ii换上国产发动机,美国人提供的这种f-16/79的作战性能甚至不如国产战机。 难怪高层不要。 “你这是污蔑!”旁边的上校急得想要动手。 “污蔑?今天你们不是要进行表演么?听说雷鸟飞行队最拿手的双机一正一倒编队通场,最小半径盘旋,4机菱形编队同步横滚,4机纵队筋斗变菱形编队,5机向上开花等等。来,今天让我们见识见识呗!” f-16做出这些绝对没有问题,尤其是雷鸟飞行表演队在82年就已经换装了高性能的f-16,各种高难度机动动作,飞行起来都是得心应手。 “对啊,用高难度的动作来让我们开开眼。”霍海源一直都没有说话。 rd-33发动机虽然性能不是特别优秀,那也是带有加力燃烧室的涡喷发动机啊。 少校的脸色变得铁青。 原本,他们的飞行表演计划中,根本就没有这些雷鸟飞行队最为顶尖的项目,而是只是搞个编队飞行给中国人看,再来几个单机机动动作就凑够15分钟表演时间了。 可现在,对方提出这个…… “发生什么事情了?”正在这时候,几名中美双方高层在随行人员的陪护下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