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又被保密科盯上了 - 重生军工子弟

091 又被保密科盯上了

“那坦克我们开发,难道我们还要生产?我们有那样的生产能力?617的生产任务都缩水了很多,有着庞大的队伍得养活呢!”谢凯觉得郑宇成的想法有问题。 国内只有两个坦克制造基地,617跟541。 541没建设完成就中止了建设,现在搞民品搞得热火朝天,日子好过的不得了。 617不行,他们没法如同541那样军转民。 “我们只搞研发,不生产?”郑宇成有些疑惑,“咱们这么多厂子,没有生产任务,怎么行。” “厂子都是给研究单位配套的,可不是用于大规模生产!”谢凯说道,“以后样车在红旗机械厂制造就行了。咱们只搞研究,技术才是来钱的。404原本是先进武器装备技术的研发备份基地呢!” “那你还让他们制造军用挖掘机?” “现在不弄点活,难道让他们都闲着?”谢凯鄙视着郑宇成,随后话题一转,“对了,郑主任,我想去趟香江,你看如何?” 谢凯的话,让郑宇成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神色严肃地看着谢凯,“你想干什么?” 他怕谢凯要出逃,这可是基地的未来,怎么可能让他逃跑了? “想啥呢!我就是想要去国外看看,帮咱们基地寻找一些更赚钱的项目。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经费来开发更先进的技术。”谢凯想好了说辞。 红旗机械厂看起来有业务,军用挖掘机一旦没法获得军方的认可,就只有一机部跟五机部下拨的那三千万经费。 看起来多,根本消耗不了多久。 当然,他出去,肯定不是考察市场的。 “现在不行,等收回来了,你想啥时去就啥时去!”郑宇成不会放谢凯走。 谢凯瞪着郑宇成,“我爹告诉我,要多去外面看看,增长见识才能更好地把握未来。在他给我的规划中,让我上大学之后,再申请国家公派留学的机会去国外见识几年再回来……” 谢凯这谎撒的天衣无缝,郑宇成清楚谢建国的想法。 这事情对于谢凯的未来,是好事情。 对于基地来说,就不行了。 他甚至让谢凯上大学都不愿意,更别说让他出国留学。 “我不想出国留学,国外虽然比我们发达,科技比我们先进,但那是人家的国家。我妈也说了,国外根本就瞧不起咱们,去干啥?所以,我觉得出去看看,瞧瞧人家究竟如何……”谢凯说道。“前几天,我帮着你刺激王浩等人,我说什么了?这些日子免费为基地累死累活,我可有怨言?出去一趟,怎么就不行了?” 谢凯有些火大。 “你真的只是想出去看看?”郑宇成显然不相信谢凯只是出去看看。 他不太相信谢凯的话。 “我又不是一个人出去,带上两个小伙伴……” “莫齐也去?”郑宇成警惕地问道。 “不。”谢凯摇头,“我父母都在基地里。” “对了,今天晚上我要去嘉峪关接人,你给弄个通行证。”谢凯知道,郑宇成不会现在就答应他。 几十年后,他们这样单位的人出国也不是容易的事。 “你去嘉峪关干啥?整天就你事多,多认真学习!”郑宇成瞪着谢凯说道。 “给基地找了个财神爷,如果项目合适,以后咱们搞数控系统的芯片问题就容易解决了。同时,还能养活整个基地。”谢凯说道。 郑宇成怀疑地看着他。 “别老用这副怀疑的表情,我小舅这两年在那边倒腾,发了点小财……”谢凯开始为跟基地合作铺路。“那天打电话被保密科的人给审问了一天,就是跟我小舅打电话。” 他没法出面,外面的运作,一得靠小舅柳东盛。 “晚上我派人送你去。”郑宇成城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 谢凯点了点头,不接受也不行,保密第一。 “郑主任,您别忘了我开始说的事儿啊!最好是在元旦前搞定,我可不想在外面过年。”郑宇成走的时候,谢凯对着郑宇成喊道。 放学后,罗峰跟孙娟两人来了谢凯家打听消息。 “已经有眉目了,你们这几天别在外面躲了,反而容易被发现。孙娟自己多注意一些。”见两人都是愁眉不展,谢凯安慰着他们。 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毁掉一辈子。 晚上爹妈又没回来,谢凯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一般。 对于老爹跟老娘只顾工作不把他这个儿子当回事,心中却在想着,他们这样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究竟是否值得。 也懒得开灯,躺在沙发上考虑着如何操作自己的公司,如何让郑宇成放他出国,最后睡着了。 一直到门被敲响。 “是你?”谢凯看到门口齐耳短发的女人,不情愿地说道,“我这可没有干啥事儿!” 来的居然是审问过他的女机要员。 “首长派我陪你去嘉峪关。”女机要员平静地说道。 “能让你们头儿换个人么?”谢凯对着脸如寒霜,谁都欠她八百块钱一般的女人有些发怵。 “不能!火车马上要走了,你再拖时间,今天就没车出去了。”女人眉头一挑,对着谢凯说道。 谢凯无奈,只能跟着这个脸色冰冷的女人往外走。 也没啥好收拾的,火车到嘉峪关,要好几个小时,白天在嘉峪关呆一天,晚上再回来。 跟在女人身后,到了基地外的火车站。 一路两人都不说话,上了火车,发现龙耀华等人居然也在车厢里。 龙耀华等人也看到了谢凯,只是点了点头。 谢凯倒也没跑上去打扰首长们休息。 一路到了嘉峪关火车站,天依然黑漆漆的。 冬日的嘉峪关,寒风凌冽,一出车厢,谢凯就被扑面而来的刮骨寒冷给冻得哆嗦了起来,他居然忘记带大衣! 女机要员也不知道从哪搞的军大衣,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递了一件给哆嗦的谢凯披上了。 “谢谢!”谢凯丢出一句生硬的谢谢,却依然不爽这女人。 候车厅大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西装,梳着大背头,脚踏皮鞋的矮个子年轻人正在不停跳着。 谢凯看到不由直乐,感情小舅不知道大西北冬天有多寒冷,亏得现在才十一月,不然他会哭的。 “再跳还是长不高!”谢凯走上前去,柳东盛居然没有发现他过来。 “你小子终于来了,再不来,就只能给你舅收尸了。赶紧的,把你身上的军大衣脱给我!”柳东盛被冻得鼻青脸肿,鼻涕直流,见谢凯裹着军大衣,也不管自己是舅舅,让他把军大衣脱下来给自己穿。 “要点脸行不?你可是我舅!”谢凯打开了柳东盛来扒他军大衣的手,随后指着跟在他身后的女机要员说道,“这位是基地保密科的人,所以,有什么不该问的问题,你别问我。” “你!”女机要员见谢凯直接指明她的身份,当即要发作。 “我小舅整天满嘴跑火车,前阵子吹牛不是害得我都被你们关了一天么!”谢凯平静地说道。 柳东盛一脸的诧异,“还有这事儿?你们那边这么严?” 女机要员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谢凯看了看他,没有说话,他告诉柳东盛眼前这女人的身份,本就违规了。 “赶紧找个地儿,这里冻死我了!你也没告诉我这里十一月就这么冷啊。” 谢凯也知道柳东盛冻得不轻,最终还是把军大衣脱给了他,带着他向着对面的招待所而去。 “两间房。”女机要员进了招待所后,把几人的证件给了接待员,开口说道,“明晚回去的车票。” “要明晚才有车?”柳东盛诧异。 谢凯瞪了他一眼,柳东盛没有再吭声。 分房间的时候,女人指着柳东盛说,“你去隔壁房间,我跟他一个房间!” “同志,男女授受不亲!”谢凯不乐意了。 这女人是要干什么? 被她盯着,怎么跟小舅沟通? “要不你跟我一个房间得了!”柳东盛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情况,自己外甥难道干了啥事儿? 女机要员没有理他,直接抓着谢凯进了房间。 “非礼啊,救命啊……”谢凯没想到,这女人一点都不避嫌。 “你最好老实一点。”女人一把把谢凯扔在床上,冷冷地说道。 “大姐,我哪里不老实?这是你强行要跟我一个房间!”谢凯看着女人,有些头痛。 被保密科的人盯着,如何跟小舅商量计划? 女机要员没有理会他,铺床准备睡觉。 跟一个女人住一个房间,尤其这女人还挺漂亮,脱掉了外套身材凹凸有致,这让心理年龄成熟,雄性霍尔蒙分泌旺盛的谢凯很是闹心。 “你就不怕我对你做出什么?”看着让人心猿意马的背影,谢凯对铺床的短发女人好奇地问道。 “啪!”女人没有回答,直接掏出一把小巧的枪放在床头柜,平静地看了谢凯一眼。“你能对我干什么?” 蠢蠢欲动的小兄弟看着漆黑的杀人利器,瞬间焉了。 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女机要员就把枪放在床头,关了灯,和衣而眠。 谢凯翻来覆去睡不着,倒不是他有什么想法,而是考虑怎么跟小舅沟通。 一直到外面天色微亮,听着轻微鼾声,谢凯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向着门边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