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 抢麦道T-45的订单必须干(为爱死中文大大幸苦刷百次打赏加更) - 重生军工子弟

921 抢麦道T-45的订单必须干(为爱死中文大大幸苦刷百次打赏加更)

“要他们2000万美元一架!”郑宇成咬牙切齿地说到,“仅仅是帮我们改歼-8ii,一套航电系统跟火控雷达,他们就要了我们1000万美元一套!有这样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了。” 对于卖超-7a给美国,多少钱一架,他第一个提出来了。 卖,那是肯定要卖的。 过了这村没有了这店,反正也是往国外卖的。 卖给美国人,这是更好地给国内的军工行业做广告。 汪贵林看着郑宇成,老家伙完全是异想天开,美国人不是不识货,价格太高了,人家不要怎么办? “这个价格没有可能,我们卖给埃及才1000万美元一架。”汪贵林觉得这个价格不现实。 超-7a表现出来的性能得益于鸭翼搭配大三角翼气动布局提供的巨大升力跟气动性能,并不是整体性能多么优异。 作为一款高级教练机或者轻型战斗机,超-7a确实非常不错。 但是这款战机用于实战,不会有太好的表现。 搭载的航电系统跟雷达系统虽然有所进步,还是没法跟f-14、f15、f-16等西方主流战机比较,甚至有很大差距。 谢凯看着郑宇成异想天开,不由叹了口气。 再怎么样,超-7a想要价格翻倍,很难。 早知道,当初就不急着卖给埃及人了,要不然现在他们怎么说,就能怎么的。 “还是听听谢凯怎么说。他一直都在谋划这事儿。”汪贵林见谢凯一直都没说话,觉得还是看谢凯怎么说比较好。 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可以把超-7a卖给美国人。 “目前情况看来,想要高价卖给美国人,可能性不大。当然,按照埃及那种低价格,也不行。”谢凯也在考虑这事儿。 埃及当初采购的时候,超-7a还没有完成首飞,而从苏联买回来的200台发动机放在仓库里生锈,老爹谢建国刚进入管理委员会第一次负责项目,就出现意外。 所以,谢凯为了让人没得说的,跟埃及方面并没有谈太多的价格问题。 一千万美元一架,作为教练机,肯定比较贵了。 但是却拥有远超过一般轻型战斗机的性能数据,也就不算贵了。 “价格方面,至少得涨到1200万到1300万美元一架。数量方面,可以做文章。”谢凯想了半天,都觉得只能在数量上做文章。 “你还不如价格多涨点,他们买那么多有什么用?”郑宇成都被谢凯这话给气笑了。 美国人最不缺的就是战斗机。 别说现役的先进战机数千架,以前退役的战机,那数量加起来,都是让人恐怖到无与伦比的。 谢凯居然想要在最不可能的数量上做文章。 没看到人家美国买歼-7,都只买了15架么? 刚好也就一亿美元左右。 歼-7价格便宜,一架也就700万美元。 “郑叔,您别忘了,超-7a的定位,可不是主力战斗机,而是高级教练机!”谢凯强调着。“而现在,战斗机性能优异的美国空军,却没有一款先进的高级教练机!” 谢凯这是充分结合了了解到的情况而寻找到的突破点。 作为未来美国空军跟海军航空部队作为重要的高级教练机的t-45,目前尚未进入首飞阶段。 原本在美国作为主力教练机型的t-38鹰爪教练机,也因为是五十年代的设计,无论是飞行性能还是仪表,对于主力战机全部是技术性能更强的美国航空部队来说,早就已经落后了。 更加不要说47年改进p-80战机而来的老式t-33教练机了。 “美国人没有性能优异的高级教练机?”郑宇成不相信,“那他们那么多先进战机的飞行员哪里来的?” “同型号战机的教练机。”谢凯说到,“他们缺少的是通用高级教练机。” 现在各国空军发展,一开始都是在基础教练机上训练飞行员,有了飞行基础后,进入战机同型号的教练机继续学习飞行。 在这样的培训方案下,飞行员只要单独放飞,就可以很好地驾驶学习的同类型战斗机。 这也是各国空军培训的主要方式。 但是在这样的培训体系下也不是没有任何弊端,飞行员的培训时间就变得很长,培训成本增加不少。 t-45本来就是根据美国海军“喷气飞行训练系统(vtxts)”而由麦道公司跟英国宇航公司联合研制,81年11月开始研制,到现在还没实现首飞。 美国海军对新的教练机的要求是新型的教练机与海军目前使用的教练机t-2和ta-4相比,可将训练编队规模缩减42%,飞行时数减少25%,人数减少46%…… 超-7a,刚好可以胜任这样的工作。 而且由于其短距离起降跟高超的低空飞行性能,甚至比正在研发的t-45更加适合美国海军。 “要是这样,还真的有可能。不过,美国跟英国那边研究t-45的会不会捣乱?”汪贵林听了谢凯的解释后,觉得完全有可能。 超-7a本身就是定位到高级教练机。 对于大国来说,这是教练机;对于小国家来说,这就是战斗机了。 可以对空,可以反舰,可以对地攻击,综合性能完全根据作战任务不同而变化。 “他们捣乱什么?大不了不卖就是了。麦道之前不是坑了咱们运-10一把?抢了他们的订单,又如何了?何况,美国方面,还没有下订单呢!” 美国的军工单位就是这样,自己先研究,到时候再推销给军方,如果军方有兴趣,那么,他们就发财了;如果军方不感兴趣,对不起,研发的投资,就浪费了。 跟国内的军工系统研发完全不同。 甚至,404目前也是走的这样的道路,先自主根据市场需求来立项研发,然后再卖出去。 跟国内其他军工单位都是执行上级的任务,上级下达研发任务,拨付研发经费再开始搞,完全不一样。 “这个好!老子早就不爽麦道了,就指望着运-10彻底搞成功,然后抢他们的订单呢!这就当我们先收取一点利息好了!”郑宇成当即大喜。 对于麦道,别说他,就连很多搞大飞机的技术人员都把运-10下马的原因归结于麦道进入了中国。 运-10虽然技术落后一些,油耗高一些,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环保,只要有订单,就可以持续改进下去。 麦道进入中国,完全让运-10失去了持续研发的经费。 “麦道本来就是我们的敌人,所以,抢他们的订单,无可厚非。”谢凯比郑宇成更不爽麦道。“当初他们要不是想要用我们第三架飞机的零部件来给工人练技术,我也没这么恨他们!” 谢凯说的话,显然是言不由衷的。 麦道的技术,确实比大飞机厂强了很多,这点没法否认。 有人说麦道是对中方进行公关了,才进入到中国,葬送了运-10的前途,对于整个国家的高端制造行业了解越多,对上面这些大佬们越了解,谢凯却越觉得那是扯淡。 如果上面的大佬真的没有眼光,会允许404这样的搅屎棍存在? 上面希望用技术换取市场,估计谁都没有想到,十来年后,麦道会破产,被波音给兼并了。 最终,中国国内没有大飞机可以生产。 不管怎么说,麦道在中国生产了十多年,对于全国人才的培训,还是算不错的,要不然,国内在麦道飞机不允许在中国生产后,搞arj-21支线客机跟c-919大飞机没有那么容易。 唯独不好的就是没有了运-10,国内系统配套都不健全。 “我们能抢过吗?”汪贵林有些担心,“别到时候影响到别的合作。” “不合作更好!麦道撤离中国,那是最好的。到时候我们运-10就没有竞争对手了。”郑宇成巴不得呢。 谢凯知道,麦道不破产,不会退出中国市场的。 甚至,因为运-10的存在,麦道飞机涨价都不敢如同原本历史那样过分。 民航总局的人不是傻子,中国生产技术太差,成本太高,麦道想要涨价? 涨价就不要了,运-10差点是差点,能飞不是? “麦道撤离是不可能的。随着国内经济的增长,国内民航市场将会大规模增长,对于民航客机的需求也将会更加庞大……”谢凯严肃地说到,“甚至,空中客车跟波音都会为了市场而进入中国建厂。” 中国的航空市场,将会是未来几十年内全球航空市场增长最为快速的国家。 几人尚未商量完,就接到龙耀华的通知,美国人邀请他们共进晚餐,一起探讨关于超-7a战机合作的事项。 “有啥好讨论的?要就直接给钱买呗!”郑宇成现在腰杆子硬起来了。 好不容易能在美国人面前得瑟一回。 “还是老规矩,让他们先给预付款?”汪贵林也是满脸急切。 谢凯摇头,“不,这次改规矩,学习他们跟我们合作的歼-8ii项目,让他们先给全款!” 反正合作最终会因为苏联不行了,美国人不再需要中国帮他们分担强大苏联压力而中止。 歼-8ii都没有完成就胎死腹中,到时候吧,以牙还牙呗。 美国人要求中方多支付几亿美元继续完成歼-8ii,到时候中国也可以以成本上涨为由,要求美国人多支付钱,不然就不用交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