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 快抛,晚了我们都得跳楼! - 重生军工子弟

958 快抛,晚了我们都得跳楼!

“又涨了,纽约股市道琼斯指数上涨幅度已经突破6%……” 一名二十多岁,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惊喜地对着捂着大肚子摊在沙发上的孙娟高兴地是说道。 “你高兴个什么劲儿?不就是涨了嘛。”孙娟脸色聚变,猛地站起来,冷冷地呵斥着职业装女人。 谢凯做空道琼斯指数,涨得越多,就越没有希望。 三亿美元啊。 这得挣多久?就连那家服装厂,也得好几年才能赚回来。 凯盛也得一年多才能赚回来。 “哎呦……” 这一站起来,起来得猛了,肚子顿时剧烈疼痛起来,职业装女人见到孙娟的大腿上流出血,整个人双眼一翻,就这样倒了下去。 她晕血。 腹中疼痛不已的孙娟,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去说她什么,剧烈的疼痛让她不得不瘫在沙发上。 “宝宝,再等一等,现在是你爸爸的关键时刻,等他熬过了你再出来啊!”孙娟要哭了。 这时候,或许只有孩子能救谢凯了。 谢凯是什么样的人,跟他一起长大,从小跟在他后面的孙娟比谁都更加了解。 一个不会承认失败的人,一旦真的失败了,就会被打击得再也爬不起来,就如同曾经的学习成绩一样,从小学开始,一直是第一,到了后来,有一次没有考到第一,就开始破罐子破摔…… 至于谢凯为什么突然努力,孙娟一直都没有想明白。 因为莫齐?也有可能。 所以她才会主动退出,要不然,根本就没有莫齐的机会。 现在,孩子早产了。 “怎么回事?”李丽开了门,见到沙发上满头大汗的孙娟,也是急了,“打急救电话了吗?” “丽姐,要生了,快帮我给医院打电话……”孙娟强忍着疼痛,满头大汗地说道。 李丽顾不得其他,快速给附近的医院打电话。 随后才看到倒在地上的女人。 “杨茜怎么了?” 孙娟疼得说不出话来,指了指自己腿上的血,再指了指杨茜。 李丽急得满头大汗,想要去抱孙娟,根本抱不起来,又怕伤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姐,凯哥怎么样了?”孙娟忍着痛,问着李丽。 李丽跟钱胖子去谢凯那边,孙娟是知道的。 “他没事,你这……”李丽没有生过孩子,没有任何经验,这时候急得不行,哪里还有心思管谢凯? “我没事,我等着救护车来,你去盯着他,亏了三亿美元,他心里肯定过不去。挣的钱,他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如果不是柳妈开服装厂……”孙娟强忍着痛,让李丽去盯着谢凯,“不要让他干傻事,钱没了,只要有人在,就能挣回来……” “你这样哪里行!”李丽哪里敢走。 “姐,你帮我把东西都拿出来就好……”生孩子的东西,孙娟早就备上了。 李丽没有生过孩子,没有任何经验,孙娟却从母亲那里知道了,平时也经常跟周围的孕妇交流,各种东西早就装备好了。 “除非他要做傻事,不然不能告诉他……”孙娟对着李丽说道。 李丽根本就不愿意走,眼看孙娟人就要不行了。 终于等来了小区附近医院的急救车。 “别说话了,保留体力,早产,氧气先挂上……”急诊医生快速地说道,随后就让人把孙娟抬上了担架,李丽只能手忙脚乱地提着东西跟着…… 股市依然在上涨。 谢凯掏出了好几天没有抽的烟,塞在了嘴里。 莫齐见状,赶紧给他把烟点燃,也不敢说话。 钱胖子已经把窗户都给关上,就守在门边,怕谢凯想不开。心中不断地埋怨,李丽怎么还没有把孙娟带来? 公司所在地跟他们住的小区,走路也就十来分钟。 “你不是要跳楼,还不去?”谢凯一口气把一支烟抽掉了三分之一,看着齐正山,一脸笑容。 “你不是说让吃饱了再跳?这挺有道理的。”齐正山惨笑着。 “不就是一千多万美元,至于跳楼?没瞧着,爷三亿美元都没了……”谢凯依然平静。 他的心中,确实涌现出了一股挫败感。 他以为,了解了历史,知道了历史的发展,就可以安正无忧,现在老天直接给他来了一巴掌。 唯一能庆幸的就是宋延进没有听他的,把基地更多的钱砸到这里面来。 “谢凯,没了就没了……你得想想谢爸,想想柳妈……” 钱胖子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 想要阻止莫齐,根本就来不及,只能紧紧地盯着谢凯。 “是啊,之前就该想想我爸,想想我妈……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多少钱,我爸每次加班请手下人喝酒,还得问我给借零花钱,还得跟我一起坑我妈的零花钱……我妈一直舍不得花钱,总说把所有钱都攒着,留给将来我娶媳妇儿……”谢凯说着说着,就流泪了起来。 三亿美元啊! 就这样没有了,虽然一直他对钱没有什么概念。 哪怕跟各国的军火合同动不动都是几十亿美元,这三亿美元的重要性,绝对不亚于那些合同。 这关系到航母,关系到一些技术。 需要用这笔钱去打通苏联的关系,需要用这钱去收买土耳其的混蛋们,要不然,到时候他们不让航母过海峡,都是麻烦事情。 一直以来,谢凯都是非常谨慎的,如果不是考虑了又考虑,根本就不会碰金融。 广场协定签署,明知道日本国内资本市场会发生什么,他依然很少让人去操作,去圈钱…… 甚至基地的钱投入,他都担心损失。 莫齐本来想要让谢凯多想想父母,哪里想到却起了反作用。 不由记得要哭了。 而这时候的孙娟,已经被送入了急救室,很快,主治医生就对跟着进去的李丽说,必须让家属来,大人孩子很可能只能保一个。 记得李丽六神无主。 “医生,保孩子!”孙娟虚弱的声音传入了李丽的耳中。 “不行!必须去找谢凯,无论大人还是孩子,我都没有权利做出选择。”李丽咬牙说道,正准备离开,却被孙娟紧紧地拉住了。 孙娟一脸哀求,“姐,我只能为我哥做这么多……” 孙娟很清楚谢凯要是知道她有了孩子,会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但是他真正喜欢的是莫齐,哪怕莫齐不一定适合谢凯。 这样一来,谢凯就会处于一个两难的境界。 无论是对谢凯,还是对基地,都不是好事。 “医生,求求你,两个都保,行吗?”李丽对着医生哀求着。 “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没有到预产期,因为情绪波动而造成的……只能实施剖宫产,风险很大……”医生强调着。 “那就选择手术,医生,求您了!”李丽这时候顾不得其他,直接就在手术室里面掏出厚厚的一叠港币塞到医生手里。 医生默默接过钱,“我只能尽力,一旦出现紧急状况,就必须做出选择……” “好!好……”李丽忙不迭地点头。 李丽本来准备去找谢凯,医生却不放他走,毕竟一会儿得签字。 谢凯一直说着,莫齐越听越着急。 想要安慰谢凯,用谢凯说的那种还有机会,没有到下午收盘结束,可她自己都说不出来。 已经上午11:22了,距离收盘,只有八分钟了。 纽约华尔街,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笑容满面。 唯独一些运气不好的人,手中的股票依然还是红的。 今天上午,是个好时光。 不少人都是收获众多,涨势最凶猛的一些股票,甚至已经超过了15%。 无数的投资客发财。 还有8分钟,即将休市,所有人都认为,今天上午就会这样结束了。 希姆莱特看着这样疯狂的涨势,即使不相信,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结果,这是他从业以来最失误的一次判断。 到现在,他依然想不通,究竟是什么支撑这么大的涨幅的。 可以说,这是最近几个月最大的单日涨幅了。 之前几个月就一直涨不动,不少基金跟投资机构都认为股市到了,亚洲一个疯子疯狂做空市场,不是没有道理的。 涨了好几年了,经济形势也不好。 怎么可能还会继续这样疯涨呢? 没有谁在意交易大厅里面失魂落魄的希姆莱特,很多人都开始呼朋唤友一起准备共进午餐好好庆祝一下。 大多数的投资者,都是采用杠杆融资,投入跟回报相比,绝对值得庆祝了。 量子基金,索罗斯一直都关注着。 当见到道琼斯指数涨到6.1%后就不再动弹,等了一两分钟,脸色瞬间聚变,向着外面冲去:“抛售所有的股票,快,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抛售!” 手下都愣着。 马上都休市了,抛售干什么? 市场买单那么多…… “快点,别愣着了!晚了我们都得跳楼!” 当量子基金的操盘手们把卖单抛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就数量众多的买单,好像全部消失不见了。 “降价!必须快速抛出去!” 这样干的,不仅只有量子基金一家,如同联系好了的一样,大量卖单不断涌现,一开始还被那些一直挂单无法买到的小投资者们吃下。 可当他们看到股价如同拉肚子一般,一泄如注,顿时就变得惊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