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 一群人跳楼,谢凯不用跳楼了(3/16) - 重生军工子弟

959 一群人跳楼,谢凯不用跳楼了(3/16)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人都蒙了。 反应快的,跟着抛单,却发现就是降低价格都不再有人接手,只能继续把价格下调。 当更多人反应过来后,更多的人抛售手里的股票。 原本还在缓慢上涨的股价,因为众多投资者开始疯狂抛售,价格快速向下跳动,一开始只是几美分几美分地跳动,到了最后,居然几十美分,几十美分地跳动。 “全部都用开盘价抛售出去!”索罗斯急了。 不是他没有想到,而是他的这次冒险,眼看就成功了,只怪他自己还是太过贪心,从一开始设定的只要达到5%的涨幅就抛出去,后来见到行情不错,一直都在往上波动,加上手下都觉得还能有不小的涨幅。 哪怕罗杰斯在一边劝他,也都没有在设定的利润抛出去。 这其实跟罗杰斯在这里也有关系。 按照原来的行事风格,索罗斯不会这样改变自己的原定计划,他跟罗杰斯两人就因为理念不合,之前在一起的十年,很多次索罗斯想要投机,最终因为罗杰斯的阻拦而没有成功。 这几年,罗杰斯在离开量子基金后斩获颇丰,尤其是在奥地利股市的收获,更是让无数投资者津津乐道。更是被称为奥地利股市之父。 对于罗杰斯,索罗斯那是相当不服气的。 今天本来就准备好好让罗杰见识一番他的神奇操作,一时间没想到自己居然入了套。 发现得太晚了,谁都没能想到,那些混蛋会在即将休市的时候动手?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准备结束上午的工作,变得松懈下来。 索罗斯也是见到在高位突然出现大量卖单,很多的股票交易虽然都是零散的,但是跟之前相比几乎没有卖单不同,一时间涌出了太多的卖单,把之前一直挂着的高位买单几乎全部喂饱了。 不仅如此,还有大量闲置的卖单。 洞察力敏锐的,不只有索罗斯一个人,很多机构跟投资公司的人都一直盯着,他们不到最后一秒钟,绝对不会松懈。 股市里面,几分钟发生任何状况都有可能。 “怎么不动作了?”见手下有人停了下来,索罗斯愤怒了。 “现在跌得厉害,已经低于我们买入价格,跟早上开盘价快要持平,已经触及银行设置的底线,被强行平仓了……”手下员工汇报着。 爆仓了! 索罗斯蒙了。 玩投机这么几十年,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无语。 蒙了的人,不只有索罗斯,还有整个交易大厅原本看着绿油油显示屏兴高采烈呼朋唤友一起午餐的投资者们,这时候正都已经反映过来了,疯狂地想要抛售手中的股票。 他们甚至骂证券交易所,为什么不规定股票当天买进的不能卖出去。 不仅以前握着股票的人在疯狂地想要出手手中的股票,就连刚刚买入还在向身边朋友炫耀吹嘘自己股神附体的人们,都在抛售。 “哈哈哈……那些混蛋们,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希姆莱特是交易所唯一一个没有那样惶恐的人。 他手中的股票,早就卖光了。 或则,现在这股市都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只不过验证他之前的分析结果而已。 那些资本大鳄们,布局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没想到在最后时刻,还圈进去很多贪婪的羊。 这次薅的不仅是羊毛,甚至把羊都给宰了。 希姆莱特知道,这次股市完蛋了,疯狂的买家同时也是疯狂的卖家,尤其是那些外国资本。 所有人都想把股票卖出去,减少损失。 每个人都这样想,但是却没有人接单。 不接单? 没有问题,继续降价。 于是乎,一上午都还绿油油,使得整个道琼斯指数突破了6%的各支股票,在短短3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就已经开始翻红。 急于把手中股票抛出去的人们,不停地改着价格,希望更低一点的价格可以有人接招。 于是乎,29年美国股灾那样的股市践踏就再次上演了。 越来越多的卖单出现,在距离休市还有3分钟的时候,整个交易大厅显示屏上面,所有个股已经全线飘红,再也看不到任何一支冒着绿油油美刀一样颜色的股票。 价格不断地翻着跟斗往下跌落。 道琼斯指数同样在快速地往下掉。 早就已经回到了早上2247.06,这是很多人心中祈祷股市企稳的数据,他们希望各个公司可以维持股价,把指数维持在早上开盘的时候。 可惜,从最高点的2384.13的高位上一泄如注掉下来,在2247.06的位置上,甚至连30秒的时间都没有保持,就继续地快速下跌。 “2100点是支撑……”有人眼见自己手里的票抛不出去,充满希望地喊道。 希望有人会听自己的,把自己手中的股票给买走。 然而,一分钟时间不到,2100点就成为历史…… 距离休市尚还有3分钟,道琼斯指数被断崖式的股价下跌拖到跌了200点,眼看就要跌破200点,终于出现不少买单。 然而,相比铺天盖地的卖单,这些买单不到一分钟就消失。 股价继续下跌。 1950点…… 1850点…… 1800点…… 1750点…… 没有任何一个位置是支撑。 1738.74,终于不动了!不断变化的道琼斯指数,就停在这个数上,不再变化11:30,股市休市了。 短时间断崖式的下跌,甚至连管理方都还没有来得及拿出应对措施。 时间静止了下来,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交易所的显示屏。 为什么? 不是涨得好好的么? 怎么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呢。 “该死的资本家,你们都会下地狱的!” “砰!” 一声枪响,让安静的场面变得混乱了起来。 人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报警,或者围观,交易所旁边的一栋大楼上,一个人张开双臂,好像要投入主的怀抱,或许他认为自己是一只有翅膀的鸟,想要展翅高飞…… “砰~” 人体从十多层的楼上跳下来,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把坚硬的地面都给砸了一个很深的坑,鲜血四溅…… 没有人去关注他。 因为这个时候,华尔街上已经到处都是跳楼的人。 这样的跳楼境况,在这里,常见。 尤其是每次股市发生大的变化时,常见。 不是华尔街的人没有同情心,因为这时候在华尔街的人,很多都已经向着楼顶走去,或者正准备向楼顶走去…… 希姆莱特回到他原来所在的公司,秃顶的总经理,已经站在了天台上。 这一次,公司再也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不仅把公司所有的资金全部投入到股市,甚至还使用了杠杆…… 数亿美元的债务,他根本就无力偿还,就连整个公司股东,都不一定能偿还得起。 “希姆莱特,你是来看我笑话的?”秃顶的老头看着希姆莱特,一脸惨笑。 希姆莱特摇了摇头,“我只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你不顾客户资金安全。作为投资者,我们不是投机者。” “那些客户根本就不会考虑他们资金安全,只会关心帮他们赚了多少!”秃顶总经理笑容更惨,“赚钱了,他们就把你捧成神;亏损了,我们什么都不是……” 这话希姆莱特赞成。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别人只会注意到你的利用价值。 “你一直问我凭什么能拿到百万年薪,但是却很少关注董事会一直要求先保持不亏,再去争取更多利益。”希姆莱特叹了口气,“这两年股市涨得太多了,经济发展已经不行了,政府债台高筑……” “谁都知道,可客户跟董事会那帮混蛋给的压力,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只是运气差了一点而已。”秃顶老头倒是看得明白。“以后公司交给你了……” 成功了,他就会被客户当成上帝,被公司董事会当成宝贝。 希姆莱特摇了摇头,“董事会已经把我开了。我现在只想去见见亚洲那个疯子,他究竟是怎么断定今天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确实,原来他是疯子,现在,他是神了。” 说完,秃顶老头没再有任何犹豫,就这样张开双臂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而他口中的变成神的疯子,这会儿也站在了窗子边。 “你真不挽留我?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从你面前消失?”骑坐在窗台上,一条腿悬在空中的齐正山没想到,谢凯居然这样冷血。 自己在他面前跳楼,居然都不吭声。 其他人也是这样。 “爱跳不跳,关我屁事儿。”谢凯懒得理会这孙子。 虽然他已经认亏了,那也不至于让他就此放弃自己生命。 他已经想通了,既然老天要跟他开玩笑,他也没法反抗,只能以后更加谨慎,这些风险大的,玩心跳的,不再去搞了。 “还是不是人?还有没有一点通情心?”齐正山顿时无语了。 往外看了看,有点头晕。 “好消息,纽约股市大跌……” “跌个屁,全线飘绿,能跌多少?这会儿都休市了……”齐正山根本就不相信。 反正他没法活了。 谢凯也是,坐在那里让汇报的人出去,涨了那么多,跌一点也是正常,不还是涨么。 “不是,休市前8分钟,道琼斯指数从最高2384.13狂跌六百多点……” “什么?” 齐正山顿时激动起来,这一激动,整个人就这样向着窗外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