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 投资瘟神到股神,只差一条粗大腿 - 重生军工子弟

960 投资瘟神到股神,只差一条粗大腿

“你们真是为富不仁,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当齐正山从窗子外面站起后,一脸鄙视谢凯个他们。 谢凯现在理都懒得理他。 在一楼,窗台距离地面也就只有一米多高,不是运气差到极点,根本摔不死。 刚才钱胖子守着门,就是怕谢凯往外面跑,而莫齐则是忘记了环境,毕竟整个香江,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谢凯整个人是真的蒙了。 都已经放弃了,甚至都已经认亏了。 结果告诉他,历史并没有出现偏差,道琼斯指数比早上开盘时候,依然下跌了五百多点。 而且还是在先涨了一百多点之后才跌的。 “道琼斯指数从最高2384.13狂跌六百多点,午盘以1738.74收盘,纽约交易所已经宣布,下午休市……”汇报的人快速地说道。 谢凯整个人彻底蒙了。 老天对自己还是眷顾的。 “真的跌了这么多?”齐正山一个箭步冲上去,激动地抓着前来汇报的人的衣领,“真的跌了这么多?” “是的……” 汇报的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哈哈哈……”齐正山顿时就狂笑了起来,“终于不用跳楼了,发财了!” “谢凯,成功了……”莫齐一脸喜悦地看着谢凯。 终于,谢凯不会再为了这次亏损而去干傻事了,她也就不用这样担心。 “是啊,终于不用担心了,尘埃落定……”谢凯说完,整个人昏倒了下去。 搞得还在一边发呆的钱胖子都吓得跳了起来,“赶紧送医院……” “发财了,谁特么的再敢叫老子投资界瘟神!老子就是投资界的神话!”齐正山癫狂了地咆哮着,笑着笑着,眼泪了就流了出来。 四十好几的人了,一事无成,甚至连个家都没有成。 “老板,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他对着谢凯原本坐着的方向双膝跪下,可谢凯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是谢凯给他带来的机会。 以后必须紧紧地抱住这条粗壮的大腿,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谢凯不仅给了他工作,甚至让他有尊严地活着。 更重要的是,这个年轻人才是真正的神! 不知道谢凯去了哪里,齐正山现在就想着应该回去给那些人一个交代了。 之前他以为彻底亏了,跑路到大陆去找谢凯,一直以为谢凯也会要他命,可最终谢凯并没有要他命。 最终纽约股市还如同谢凯预测到的那样,在这一天给他们来了惊喜。 对于无数国际投资者来说,今天的星期一无疑是黑色的。 然而,对于齐正山来说,这一天则是喜庆的,他的幸运日,他甚至做出了决定,把这一天改成他的生日。 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的道路上,齐正山就如同街头那些醉鬼一样,走路都飘着…… 当齐正山回到他自己那个只有20多平米的小房子时,就被眼前看到的景象给弄得直摇头。 这是一栋有些历史的老楼了,过道上都显得陈旧,这是六十年代的房子,还是齐正山已经去世的父母给他留下的。 昏黄的灯光下,血红色的油漆在他房门上画了一个大大的“死”字,两边的通道上,同样是红色油漆画的“欠债不还,死全家!” “齐正山,你还有脸回来!”齐正山正看着门外这些娇艳欲滴的红油漆的涂鸦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然后,整栋大楼就热闹了起来。 一群年龄各异,穿着睡衣背心的人拿着锅碗瓢盆,菜刀等从楼上各处涌了出来。 哪怕已经是深夜了,这些人依然都没有半分睡意。 “还钱!” “对,还我的养老钱!” “还老娘的嫁妆钱……” 人们越围越近,眼看场面都要失控。 “都让开!你们那点钱算个屁!”正在老人们要动手,场面要失控的时候,几名染着黄毛的混混出现了,为首一人脖子处隐隐露出一片纹身。 原本还群情激奋的人群,顿时就退开了好几步。 “齐瘟神,很不错,居然还有胆子回来。”为首的纹身男子一脸冷笑,“骗了山鸡哥600万美元,居然还有胆子回来……” 齐正山这会儿一脸镇定,看着眼前的混混,“跛脚秃,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兄弟们,给我把他弄走,剁碎喂鱼。”跛脚秃一脸荡漾的笑容,“钱被你花了,那么,你就用命来偿还……” “为什么要用命?用钱不行么?”齐正山一脸笑意。“都给我听着,明天上午十点,都来和记大厦一楼领钱!” “领钱?你特么当我们是傻子?股市可没有大跌,你做空,哪里有钱偿还?” “对,大家不要相信他……” “去打听打听,美国股市大跌,道琼斯指数跌到1700多!”齐正山得意地说道。“咱们发财了!” 众人显然不相信他。 “跛脚秃,你们顶着他,明天让他们带我们去领钱,不给钱,砍死他!” “就是,跛脚秃,他明天不给钱,让山鸡哥把他剁碎喂鱼……” 谁不希望拿到钱? 跛脚秃他们被安排在这里守着,一旦齐正山回来,就把他抓回去,必须让他赔偿老大的钱。 600万美元啊。 那不仅是他们老大的钱,也还有他们这些小弟的钱。 也不知道齐正山究竟用什么办法让山鸡哥给他这么大一笔钱。 一个夜总会,齐正山被跛脚秃押到的时候,头发被剪成鸡冠头的山鸡正跟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搂在一起乱啃。 “山鸡,你的素质越来越差了。” 齐正山现在可不是原来的他,一千多万美元,以五十倍杠杆操作,就变成6.5亿美元,20%的利润,这就成了1.3亿美元。 手握上亿美元,他哪里还会怕山鸡这些小混混? “你特么还敢回来……”山鸡一见到是齐正山,顿时把搂着的女人推开。 “两千万美元,明天上午十点给你。”齐正山的一句话,顿时就让山鸡抛开了愤怒。 “你特么的说两千万就两千万啊!钱呢?老子现在就要见到钱!”山鸡咆哮着。 三十出头的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这些年,道上的钱不好搞了,而且很多搞到钱的都开始上岸洗白,从《中英联合声明》公布后,还有十年,香江就得回归。 整个香江的有钱人都在担心,更加不要说靠着见不得人的生意活着的这些混混了----中国政府不是英国那种,绝对不会允许这些黑帮的存在。 漂白,这是很多黑帮都在做的事情。 “你特么傻啊,现在都已经凌晨了,哪个银行能取钱?”齐正山一脸鄙视,随后坐在山鸡对面,翘起二郎腿,“财神来了,不好好伺候着?” 其他人不知所措,山鸡倒不怕齐正山骗他,“上酒,给齐财神安排两个漂亮的马子!” 谢凯被送到的医院,就是孙娟所在的医院。 只不过,谢凯不需要进急救室。 在谢凯被送到医院的时,急救室里面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哭声。 “恭喜,母子平安。”急救医生满头汗珠,对着一直守在旁边的李丽说道。 李丽喜极而泣。 终于不用让她来选择孙娟跟孩子谁活着。 也不知道谢凯那边什么情况了。 这会儿孙娟母子都需要人照顾,她又无法离开,就只能继续守在这里。 “我怎么到医院来了?”谢凯很快就醒了过来,见自己手臂上挂着点滴,问着旁边一脸担心的莫齐。 “疲劳过度,情绪波动太大导致昏迷,需要好好休息。” “那住院干啥?回去,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呢。”谢凯做起来就准备拔掉手腕上的针头。 莫齐急忙阻止,可根本就阻止不了,怕他又出事儿,索性就依了他。 “你们这是……”钱胖子刚办完住院,见谢凯跟莫齐两人出现,不有纳闷。 把事情说了一下,钱胖子的东西还在上面病房,只能让两人先等一下,自己去取东西。 这一上去,刚好遇到从急救室转移出来的孙娟。 “你怎么在这里?”几乎是同时,两人一起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娟儿生了?”钱胖子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道琼斯指数跌了?”李丽也是不可思议地,之前还疯涨呢。 随后,两人就面临了一个问题----给谢凯说还是不说。 “先不说吧,等后面找个机会。他跟莫齐之间显然……要不然,到时候我们里外不是人,这么长时间都不说……”钱胖子拍了拍脑袋。 谢凯跟莫齐两人滚床单了,作为过来人,钱胖子自然清楚。 如果当初早点告诉谢凯,他就不会纠结了…… 李丽不想告诉谢凯,因为最开始孙娟就同意孩子跟他们一起养,要是谢凯知道了,到时候弄回基地去,她敢回基地么? 钱胖子把谢凯他们送去安顿好,又回到医院陪着李丽照顾孙娟,当孙娟醒来,听着纽约股市最终还是崩盘,也是喜极而泣。 第二天一大早,全世界的报纸,几乎头条头条都是纽约股市狂跌,黑色星期一的标题什么的。 尤其是香江,报道得更多,更多的是,以《香江惊险股神,三月前预测纽约股灾实现》、《黑色星期一,美国投资者损失惨重,股神获利颇丰》、《从瘟神到股神》之类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