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 CIA间谍?也得先帮我把钱赚了 - 重生军工子弟

966 CIA间谍?也得先帮我把钱赚了

“这就是个傻b!现在进美国股市,那不是送钱进去么?” “就这样的水平,居然能在这里大放厥词……” “也是这王八蛋走了狗屎运,他猜中一次,就认为自己真的是股神了?” 电视机前,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齐正山完全就是个撒比,根本就不懂得资本市场,更不了解股市。 头一天美国都休市了半天时间,大量的卖单没有抛出去,一旦重新开市,这些卖单将会让整个股市跌得太过厉害。 他自己都说了,美国经济形势不好,尤其是美国的外贸赤字那么庞大,政府债务那么高,搞不好美国政府就得破产,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敢继续把钱留在美国? 这撒比绝对会继续做空美国股市,甚至做空别的股市,都能跟着赚钱。 现在就进入到美国股市,想要抄底? 谁进去谁特么的是撒比。 甚至有人愤怒得把电视机都给砸了。 “齐先生,我没听错吧?”女主持人一脸惊诧,没有拿话筒的手捂着因为惊讶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的嘴。 “对,你没有听错。本来这是属于我们公司的机密,不应该说出来的。你这么漂亮,我忍不住就说了……”齐正山调侃着女主持人。 女主持人听到这话,一脸娇羞地白了齐正山一眼,“谢谢齐先生的夸奖,为什么在美国股市刚刚崩盘的时候,甚至美国股市发生的灾难引发全球股市灾难的时候,反而会看好美国股市呢?是出于投机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我相信美国政府不会对他们股市这种毫不理性的崩盘坐视不理。当然,这也是出于一种赌博的心理吧……”齐正山知道,没有人会相信美国股市会在第二天就能遏制跌势。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齐先生,请问这笔钱是您的还是?”女主持人也知道这个问题非常冒昧,但是这才是吸引人关注的东西。 齐正山背后的投资者究竟是谁? “对不起,这是机密。如果一会儿你有时间,我们可以共进晚餐,到时候我偷偷告诉你,如何……” “这王八蛋真特么的嘚瑟,这刚有钱了,就开始泡妞儿了?”谢凯见到电视上的直播画面瞬间被切断,不由摇头。 对于齐正山,谢凯都不知道怎么说,这货表现完全跟一个暴发富没有区别。 也不知道这货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儿。 “这种人,很容易坏事儿。”廖东劝着谢凯。 谢凯摇头,“水至清则无鱼。不过得让人盯着他,别到时候真的把我给卖了。” “放心,我会安排人的。”廖东点头。 要是被美国方面知道齐正山的钱来源于谢凯,这笔钱搞不好就会被美国给冻结了。 以美国人不要脸的程度,这种事情干起来毫无压力。 “boss,亚洲的消息,那个幸运儿要继续往股市里面投钱……”华盛顿,一名助手向大卫;路德汇报着情况,“我们是不是泄漏了消息?” “泄露消息?”大卫;路德眉头拧在一块儿。 助手把齐正山在tvb的直播情况详细地汇报了一番。 “就这样?他能分析出来这种,那算是他的本事。当然,如果那些投资者跟着他的操作,这样会让股市更容易止住跌势。”大卫;路德听完后笑了起来。 他们现在就希望能有更多人参与进来。 最好是把市场上的卖单全部都消化了,这样一来,美国股市就不会继续跌了。 至于涨幅? 再怎么涨,都不可能让整个市场一天内恢复到头一天下跌的程度。 只是可惜,不会有人那么傻,即使真相信齐正山那样的疯子,一般人也会先观望。 “如果大多数人都相信他的言论,这将会对整个计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多少人能看到一个亚洲人的言论?这里是美国!在之前,就有很多人看衰股市,看衰美国经济……”大卫;路德觉得自己的助手完全是杞人忧天。 之前华尔街天才希姆莱特一直都是高调宣传,多少人相信? 即使在上周他把他们公司所有资金都从股市抽调回去,结果还不是被他们公司的高管给全部投入到股市里面? “希姆莱特的行踪找到了吗?” “他在股灾爆发后就乘坐到香江的航班,现在已经到了香江……” “唉,可惜了,原本还准备给他一份工作呢。”大卫;路德有些惋惜。 希姆莱特确实是一个天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内部消息,仅仅从股市上的一些细微的变化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整个华尔街,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高级顾问在股灾之前就把所有股票清仓。 所有参与行动的公司,都没有任何动静,其目的,就是不让市场发现,要不然效果就没有那么理想了。 美国股市上,现在有着太多的国际游资的炒作。 这些游资一向都是在股市中兴风作浪,让人很是不爽。 在行情好的时候,这些游资疯狂涌入,使得股价不断攀升,泡沫增加;而行情有了变化后,这些游资又疯狂地撤离,想要减轻损失,这对于任何股市来说,都是雪上加霜。 昨天的股灾,本来不会跌幅那么快,一开始证券交易委员会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休市,但是游资太过疯狂,几乎是不计成本地抛售,所以才导致整个股市断崖式下跌。 原本就准备对这些外国游资薅羊毛,结果他们送上门,自然不能放过。 只是可惜,希姆莱特这样的天才的话却没有多少人听。 “吉姆,下一步你怎么打算?”索罗斯对于头一天的股市也是心惊胆战。 即使他反应很快,也是没有来得及把手中的所有股票全部抛空,还有数量不少的股票留在手中。 从股灾发生后,索罗斯就一直在分析,他不是总结已经失败的投资,而是寻找未来可能的机会。 但是他有些不确定了。 无奈之下,只能找罗杰斯单独聊聊,哪怕已经是凌晨。 罗杰斯看着索罗斯,“乔治,这样的行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等一等。” “这应该是很好的机会!”索罗斯迫切地想要把这次的亏损给弥补回来。“估计再继续跌,整个国家经济都会完蛋,政府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确实不会。但是他们什么时候出手,谁都不知道……目前国际游资肯定会继续逃离,将会让整个股市跌幅更大。”罗杰斯认可索罗斯的看法。 问题是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政府会投资。 “我们可以联手,先做空股市,然后再做多。”索罗斯说道。 “很多人都会做空市场,做空的利润并不会太高。”罗杰斯摇头,“何况,政府不会容许太多人继续做空……” “……”索罗斯无语。 显然,罗杰斯是不准备跟他一起操作了。 “目前最好的方式就是等待……” “等待,这会错过一个巨大的机会。即使政府干预,道琼斯指数至少会继续再跌100点,这还是开市的时候政府就宣布救市……”索罗斯觉得,他这已经是非常保守的了。 罗杰斯看着索罗斯,真心不希望看到这个有着十年友谊的朋友去冒险,“索罗斯,作为朋友,我不得不警告你,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更应该保持冷静。” “你觉得我不冷静?股市崩盘开始,我就一直在分析原因,这样的灾难如果不是人为,几乎不可能发生。”索罗斯有些不满了。 他如果不冷静,至于会现在跟罗杰斯谈么? 罗杰斯也知道没法再跟他交流,只能保持沉默。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投资理念跟方式。 在香江,已经开始进入黑夜,一天疯狂的下跌让香江不少身价百万的投资者成为穷光蛋,甚至让更多人负债累累。 齐正山要把头一天在美国股灾中赚到的钱继续投入到美国股市,却没有多少人关注他了。 不过有个人不同,因为他主动找上了齐正山。 “你们今天晚上真的准备做多美国股市?”宋延进问着齐正山。 齐正山点了点头。 老板要求他做,他能如何? “多少资金?” “大部分。”齐正山没有透露具体的数额。 “我给你介绍个人,原本被誉为华尔街天才,本来在股灾发生之前的一周,就已经把他们基金公司管理的股票全部从股市中撤离……”宋延进说完,就拍了拍巴掌。 希姆莱特从外面走了进来。 希姆莱特没想到,齐正山居然这样年轻,比他都差不了多少。 对于齐正山这个人,他了解了不少,根本就没有读多少书,很多时候的投资,完全就是那种梭哈式的赌博。 原本想要找宋延进获得一份新的工作,却没有想到,宋延进把他介绍给了齐正山。 宋延进管理的基金,不适合让希姆莱特参与进去。 “宋总,你这是什么意思?”齐正山不解地问道,他自己什么水平,他清楚。 一个来自华尔街的天才,居然介绍给他,不是来揭穿他这个股神么? “你可以问问你老板。”宋延进直接让齐正山问谢凯。 齐正山无奈。 宋延进跟谢凯之间的关系,他都没有弄明白,但是却也知道宋延进跟谢凯的关系匪浅。 “他跟你们的理念相同,认为美国政府即将会救市,同时也认为应该在今天开市的时候就介入……”宋延进齐正山纠结,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解释着。 希姆莱特听不懂汉语,哪怕他连日语都有所涉猎。 只能坐在一边默默地喝着咖啡,反正也听不懂对方聊什么。 “我先问问我老板吧,我做不了主。”齐正山说道,随后起身说有点事情先去处理一下,一会儿再跟他们聊。 谢凯正在绞尽脑汁地想有哪些股票适合在纽约股市一开盘就可以买入的。 一部分,他准备用来做长线,等到外面需要钱,再把股票给抛掉;大部分的资金,都得快速撤离美国股市,要不然被不要脸的美国牛虻给冻结了,不划算。 可无论他怎么想,都想不起太多。 毕竟他这种连k线图都看不明白,追涨杀跌连股民都算不上的人,对于中国尚未建立起来的股市都不是很熟悉,也就不要提美国股市了。 唯独知道几个也就是有代表性的。 六亿美元相对庞大的美国股市来说,不多;一旦采用杠杆…… 如果砸一支股票,那是肯定不行的,只是砸几支股票,都不太可能。 “谢凯,老齐的电话。”莫齐敲响了谢凯房间的门。 “他不是跟那个女主持人约会去了么?”谢凯有些好奇,这个时候刚过了饭点,齐正山如果勾搭上了那女主持人,这会儿应该正在滚床单。 “他说有个美国华尔街的高级顾问刚到香江,投靠宋延进,宋总把他介绍了过来,知道你不方便接触,就介绍给了齐正山。”莫齐解释着。 谢凯一听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华尔街的人,还是高级顾问,肯定了解美国股市的那些投资潜力巨大的公司。 股市的股价不一定反应公司的发展潜力,但是公司的发展潜力一定会反映在股市上。 他想要去见见那个高级顾问,但是又想着廖东说cia也在查他,担心那边是美国方面专门安排的高级间谍,也有些犹豫。 “钱胖子他们呢?” “不知道,他们说房子先给我们住着,他们在外面找地方解决……”莫齐摇头。 对于钱胖子他们的行踪,莫齐并不关心。 反正她知道钱胖子不会出卖谢凯就行了。 “那就让齐正山问问对方,看看对方究竟什么来路,另外,让他说说看美国有哪些股票昨天晚上跌得厉害的。”谢凯琢磨了一下,对莫齐吩咐着。 哪怕是cia安排的高级间谍,至少也得先给自己把钱赚了再说。 “你不怕那边坑你?”莫齐有些担忧地问谢凯。 投资的事情她不懂,一般也不会过多说话。 只不过目前的情况来看,谢凯还是待在国内才安全。 “怕什么?反正我已经拟定了几个公司的股票,那些都是美国市场上核心的公司。实在不行,其他的就乱买一些呗……”谢凯一脸惆怅地说道。 这样的好机会,真心不应该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