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 被TSNY告了(7/7) - 重生军工子弟

986 被TSNY告了(7/7)

见谢凯不说话,程不时也没有继续说这方面。 宽体运-10是为军用而研制,投入民航市场不一定能行,即使真投入民航,需要的道路也很长。 没有外来投资,全靠404支撑,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当天晚上,谢凯就跟莫齐离开了秦飞。 “凯哥,你为什么不支持大飞机?一直以来,不是你对大飞机的发展支撑力度最大吗?甚至自己掏腰包买五架运-10……”莫齐有些不解,在飞机上问着谢凯。 他们乘坐的是一架波音公司生产的707,麦道在国内生产的飞机,并不飞这些不算繁忙的航线。 飞机上并没有太多人,大多数都是穿着西装或则四个兜的干部。 谢凯没兴趣跟这些干部们认识,大家不是一个系统的,认识不认识都没有多大用处。 当然,这些干部们除了一开始打量了一番谢凯跟莫齐,后面也没有谁上前来主动找谢凯聊天。他们认为谢凯可能是某个领导的孩子,坐民航飞机,也是正常的。 这年头出差能坐飞机的领导,还是非常淳朴的。 指着有一半空位置的机舱,谢凯问莫齐,“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你觉得,一架售价超过一亿五千万的飞机,要飞多久才能挣回来?” 莫齐不解。 想要说军用,飞机上并不合适。 “不是不支持,而是得考虑目前的情况。”谢凯叹了口气,“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 一路无话,到了首都,办事处有人来接谢凯两人。 对于首都办事处的人,谢凯原本还认识,甚至熟悉,也不知道汪贵林他们怎么想的,这边除了负责人跟几个重要岗位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两个月就轮换一批。 沪市、蓉城、花都跟特区,都是有着办事处。 也不是是为了圈地还是为了越来越多的民品。 不过这些办事处倒是有着另外一个好处帮着运-10接航空运输订单,要不然,每次运十也不会全国到处乱飞。 好不容易到了办事处,准备洗漱睡觉,就听到外面有人在院子门口喊,“谢凯,电话。” “谁打来的?”谢凯有些无语。 莫齐都已经上床了呢。 “你小子这整天乱跑,找人都找不到……”谢凯刚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就传来了龙耀华那熟悉的声音。 谢凯吓了一跳,赶紧回想,这阵子自己好像也没有犯错误吧? 龙耀华亲自打电话找自己,绝对不会没事儿跟自己拉家常。 “首长,我这没犯什么错误吧?”谢凯赶紧赔笑地问道。 “你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坦桑尼亚国防部把你告了……”龙耀华的话,顿时就让谢凯有点蒙。 坦桑尼亚国防部把谢凯给告了? 为什么? 这些货之前不是没有谈妥,然后连订单都没有下,说是要回去商量沟通,反正这阵子404手中不缺订单,谢凯也就没有关注这事儿了。 回到学校老老实实地上课,这几天因为乍得那架米-25被偷回来了,才回去看个稀奇。 然后现在科瓦鲁比那老家伙居然告状。 “明天晚上,你来我这边一趟。” “首长,事情很大?至少得让我知道为什么啊。”谢凯不知道科瓦鲁比是告自己给佣兵团整了太多重型武器装备还是别的事情。 哪怕是告河蟹佣兵团是谢凯弄出来的,这都不是好事儿。 “处理不好就是大事儿,明天晚上来了再说。” 谢凯还没开口,那边就挂了电话。 搞得他原本盎然的性致都消失了。 “怎么了?”莫齐有些奇怪,之前谢凯一上床都是猴急的不行,今天居然这样老实。 “科瓦鲁比那老家伙把我给告了,也不知道什么事儿。要是姆维尼那混蛋告状,这就更严重了。”谢凯心中想着这个,却没有说出来,口中只是叹息了一声,“老郑打电话问运-10生产计划的事儿呢。” 莫齐倒没有多想。 这些事情她都是跟着谢凯经历了的。 第二天上课谢凯也没有心思看书,到了下午,给莫齐说了一声有事儿要去国防科工委,晚上晚点回来,就直接跑到龙耀华办公室去了。 原本莫齐还想跟着,后来一想,还是算了。 她以为谢凯是去找上面说运-10宽体客机的事儿呢。 “首长……” “一边等着。”龙耀华正在看文件,没有理会谢凯。 谢凯一脸赔笑,能让他进来,已经是非常不错了,这些大佬,要是没有预约,根本就见不着。 中途龙大佬有个会议,也没说让谢凯怎么样,直接就离开了。 即使无聊透顶,谢凯也不敢去乱动大佬桌子上的文件,保密守则,他还是知道的。 无奈的他,就只能想究竟是坦桑尼亚的谁告了自己,找的哪个部门告状。 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除了科瓦鲁比跟姆尼维,其他的人跟谢凯也没有多少交集啊。 河蟹佣兵团好像也没法成为告他的理由,当初签合同,那是坦桑尼亚跟廖东签的,跟谢凯没有关系。 就连帮河蟹佣兵团采购武器装备,谢凯谈,但是从来不会签字什么的,连河蟹佣兵团的股份他手中都没有留下一点。 怎么就可能告到国防科工委来了? 越想谢凯越整不出头绪来,这都想了一天了。 甚至他还想过,究竟要不要让坦桑尼亚换个国防部长…… 一直等到天黑,想着这闹心事儿的谢凯甚至连谁开电灯都没有在意。 “还没走?”龙大佬再次回来,已经是七点过了。 “首长,我这敢走么?他们告我啥了?科瓦鲁比那老家伙,我可没得罪他啊。”谢凯见龙耀华回来,满脸委屈地问道,说完觉得不够,继续补充了一句,“昨天晚上接到您的电话我这可是一晚上没睡……” “你现在知道睡不着了?之前怎么不想后果?”龙耀华一脸严肃,语气严厉到谢凯都觉得事情已经及其严重了。 严重也得找到事情的根源才能解决不是? “首长,究竟是为什么?” “你之前是不是跟他们提出了资源换武器计划?当初你们跟坦桑尼亚的武器交易,承诺过,他们先支付装备采购费,然后你们贷款给他们,并且帮他们建立一些工业基础……”龙耀华严肃地问着谢凯。 不是佣兵团的事儿? 谢凯也不敢确定,当初是做过这样的承诺,可坦桑尼亚根本就没有采购多少武器。 何况国内有不少的单位到坦桑尼亚投资开矿。 “首长,这事儿不耐我们啊……” “不耐你们?布隆迪那边你们投资了多少?人家现在不满了!前阵科瓦鲁比将军来这边,跟你们谈这个,被拒绝了是吧?”龙大佬的火气很大,“还有,你们承诺的医疗队,小学什么的呢?人家给了一百万亩的土地,而你们……” 谢凯听到百万亩地,整个人都担心起来了。 果然还是佣兵团的事儿么! 科瓦鲁比这孙子究竟想要闹哪样? “他们政府不断找咱们外交部,想要无息贷款,而外交部那边又不是财政部,直接把这事儿丢给了咱们。你们惹出来的,自己解决去!” 军方根本就没钱。 别说军方没钱,就连财政部的钱都不是够用的。 国内基础建设投资太大,国内自己用都不够呢,何况贷款给别的国家? 更何况,贷款出去,那是需要外汇的。 整个国家都缺外汇。 “首长,那边究竟要多少?贷款的事儿,他们得找政府,找外交部,跟咱们没有关系。” “他们罗列了十亿美元左右的武器采购清单,全都是你们的武器……”龙耀华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份文件,丢到谢凯面前。 谢凯顿时无语。 坦桑尼亚人究竟在玩儿什么? 有什么不能好好谈? “难道他们想要从国内买武器,不给钱,让国家先贷款给他们?” “你觉得如果是这样,会找你们?他们说这是当初你们承诺出售的武器装备,而且承诺过,提供投资帮他们开采矿山,建立配套的工业设施等……”龙耀华确实非常生气。 这会儿,谢凯没吃饭,他连提都没提。 坦桑尼亚那边,现在就一直以这个说事儿。 404之前为了卖武器装备,提出了资源换武器装备的计划,同时还准备把国内淘汰的二手工厂设备也给倒腾到那边去。 结果吧,国内的单位想要走出去的不多。 谭林他们也都是喜欢金银这些贵重金属矿山,毕竟这玩意儿开采出来不卖都是钱。 国内这些年建设的冶炼厂什么的都已经有产能过剩的现象,国家为了避免经济过热造成太大的通货膨胀,正在执行财政紧缩的政策呢。 “首长,您这不会是准备让我们投资给他们吧?”谢凯有些无语。 坦桑尼亚太不要脸了。 想要投资,不说向中国学习,多整点好政策,多完善配套,居然采用这样的方式。 “这个不管,反正这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就得你们自己解决。”龙耀华说道。 谢凯无语。 怎么是自己搞出来的呢。 “首长,这不对啊,这应该找老郑他们。” “郑宇成他们说是你搞出来的,你在那边搞了百万亩地,不是他们要搞的……”龙大佬的脸上依然是一片寒霜。